•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二十八章、窥虚之眼
  • 第五百二十八章、窥虚之眼

    作品:《无尽神域

        一般古琴,皆有七弦。零点看书

        但上古古琴,却只有五根琴弦,后来历经千年,又各加文、武弦各一根,遂成现世之七弦琴。

        不过,玄楚月却号称六弦惊艳,而不是七弦,自有其道理。

        皆因她所在之这一门,语琴楼,所修琴道,不类当世,有些追溯上古的意思,虽然没有回到最早五弦琴的时代,但使用的古琴之上,却也较寻常古琴少了一弦,只有六弦。

        第六根,囊括现在第六第七两根弦的作用,合称文武并弦。

        古琴指法,自然非同凡晌。

        玄楚月的大名,也为众人所熟知。

        因此,见她也下场,全场众人,鸦雀无声,目光在厉寒,灵星河,周绮罗三人身上打转,却不知谁会下场。

        看周绮罗……

        周绮罗丝毫也没有动静,毫无一丝想要出手的迹像,仿佛对这第五个珍贵的名额毫不在乎,众人虽感愕然,但也无可奈何。

        再看厉寒……

        这个当初玉皇城中崛起的神秘青年,所使手段复杂无比,千变万化,有人根据他的容貌特征和神情表现给他取了一个称号,叫‘冷面’,意即大多时候他是表情冰冷,面无表情的。

        所以,‘冷面’厉凡,就是他在江左青年修士擂上所用的化名。

        而现在,玄楚月已经下场,周绮罗没有反应,剩下的两人,便只有他与灵星河了。

        两人总有一个要出战。

        可是,和周绮罗一样,他亦是面无表情,目光虽然注视在玄楚月的身上,却似只是对她们的战斗感兴趣,却没有丝毫要下场的样子,似是亦对这第五个珍贵的名额丝毫不感兴趣。

        “搞……毛……”

        这是大多数人,此刻心中的呼声,明明羡慕得要死,却又嫉妒无比。

        如此珍贵的名额,别人是没有机会,有机会要抢破头。

        怎么到了他们这里,却都是一幅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

        』∷』∷』∷』∷,m.≠.  难道他们真的奢侈到,眼界已经高到完全看不起天道宝图这种等级的宝物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

        不他们不信,便是连踏花侯这个等级的存在,看著厉寒与周绮罗,眼睛中都露出一丝不可思议。

        “除非……”

        他心中一动,目光瞥向身后的神仙石壁,‘或许……’。

        而场中。

        因著厉寒与周绮罗久久不动,最终,一声苦笑,同样一身白衣,清俊若雪,整个人俊朗得不似凡尘中人,但一双眼睛却呈灰白色,显得十分奇特样子,江左十二世家之一,控魂世家的那名白衣年轻弟子,‘无目公子’灵星河,终于站了出来。

        他来到清美女子玄楚月的对面站定,摸了摸鼻子道:“既然没有人愿意上场,那这第五个名额,看来也只有在我们之间最后一决了。”

        “控魂世家,灵星河,请指教!”

        “语琴楼,玄楚月,请!”

        两个请字出口,玄楚月终于出手,面对这名看起来眼睛有恙的控魂世家弟子,她的神情却变得凝重无比,没有一丝轻松的样子。

        ‘天圣潮音曲!’

        气流自足底升起,她整个人漂浮而起,如同盘坐在虚空广场之上,古琴横于膝上,白光环绕,清圣不可方物。

        她双手微抬,目光凝注对面白衣青年,不敢分心分毫,左手中指却丝毫不乱,快若闪电,直接朝下一捺。

        “铮!”

        第一个音符,便如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响起龙吟虎啸之声,滚滚杀伐气息,扑面而来。

        便是场外之人,亦感其强大,耳膜如被刺穿,深觉惊惧,不由退后数十步,方才站定。

        而场中,首当其冲的白衣青年‘无目公子’,自然感受更为深刻,见状不由无奈一摇头:“语琴楼的三大神曲之一,还真看得起我……”

        “如此,那我也不能让姑娘看了……纵横之身!”

        话声方落,其整个人,竟然莫名一动,如同一道白光在空中一折,就避过了这天圣潮音曲的正面冲击。

        潮音往返,玄楚月的第二道‘琴剑’已经再次攻到,然而他的身影再次在空中一折,就如一道之字曲线,将虚空切割得击离破碎,再次闪避过其攻击。

        玄楚月的天圣潮音曲虽然强大无比,笼罩方圆,却似是屡屡被他窥出其中虚弱遗漏处,遁出那一线生机。

        “纵横之身,又名天一遁法,控魂世家的无上绝学,威能不输于所有宗门的一切半地品身法,甚至其奥义直追普通地品。”

        “想不到,他居然练习得如此纯熟,绝对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不止四周的人惊叹,便是上首一直关注著这一战的踏花侯,眼睛也不由猛地一缩。

        同为江左十二世家之一,他自然对另外十一家的后辈弟子,了解甚深,这个灵星河,的确是控魂世家的不世奇才,然而也不过如此。

        在今日之前,他绝对没有太过注意到他的身上,而且,这灵星河为人低调,也甚少在外界出手,所以知道他真正身手的人不多。

        但今日一见,才知道强绝到了如此之地步。

        纵横之身,又称遁去的法,天地大衍有数,五十而四十九,唯留一线生机,那就是遁去的一。

        不过这一线生机,太过难以捕捉,而且天圣潮音曲,又不是普通琴曲,覆盖方圆一面,几乎没有破绽处,只是琴声覆盖范围,终归不能威力一样,有强自然有弱。

        如果能看出琴声覆盖范围的‘弱’,也亦如围棋的‘气位’,便能穿梭而出,避过这一杀机。

        不过,这种‘弱’,或称围棋的‘气位’,亦能随著曲调的转折,指法的变换,而不断更改,转换地方。

        也就是,纵有生机,只要没有人能抓得住那千分之一个瞬间,就不可能从其中穿出。

        但现在,灵星河做到了,他是怎么做到的?真的只是这身法的强大吗?

        想到此,所有人都摇头不信。

        纵横之身虽然是江左鼎鼎有名的极等身法,但是,语琴楼的天圣潮音曲,可也是不弱于其等阶的存在,号称语琴楼第一杀伐之曲。

        和静心玄咒曲,普渡大悲调,并称语琴楼三大绝学。

        不过静心玄咒曲是静心悟道之曲,普渡大悲调则是济世救人之曲,攻击力和这天圣潮音曲,都不可同日而语。

        而如今,身为语楚楼三代第一弟子的玄楚月,所发出的这种天圣潮音曲,居然缕缕被他避过,不能不让人怀疑其另有凭借。

        “怎么可能?”

        玄楚月也是一脸不信,还有心中对自己琴道绝学的怀疑。

        在此之前,她对于自己的琴技有著足够的信心,认为就是周绮罗下来,纵使不敌,至少也能一战。

        没想到,周绮罗没出手,只是一个以前名不见经传的弟子,居然也能屡屡破她琴曲,让她下不下台。

        “我不相信。天圣十澜,瀚海东折——过尽千帆皆不是!”

        双手急抚,琴声顿密,轰轰隆隆,如阵雷自天上滚过,仔细听,又是潮音千回,在虚空中织成朵朵云朵,其中竟然有百帆从中穿过。

        这便是天圣潮音曲中的绝式之一。

        天圣十澜,是真龙圣景之一,和伦音海潮齐名,传是一片上古云海,千百年来,如巨龙翻滚,大海起浪,震撼人心,无可名状。

        天圣潮音曲,一仿潮音,二,模拟的便是这云海,只是潮音为上半阙,云海为下半阙。

        潮音主防,云海主攻,为真正的杀伐绝学。

        天圣十澜一出,便是对面的白衣青年,终于也感受到了压力,就在此时,他陡然一睁那对灰白色的双目。

        两只本来灰扑扑,毫不起眼的眼睛,竟然陡然闪过一丝如星辰般的蓝芒。

        下一刻,其身躯“唰”的一声,跃过了云海,竟然在千钧之一发之间,避过了玄楚月的杀招,再一次脱身而去。

        “这!”

        所有人大惊,皆感到不可思议,身为当事人之一,玄楚月,更是不敢相信地看著这一幕。

        她可是深知天圣十澜的可怖,以前从来不轻易动用,今天是看奈何不了这灵星河,才冒险一试,没想到,居然再一次无功而返。

        而踏花侯,在此时,眼睛却猛地一动,落到灵星河那对灰白色的奇怪眼睛上,不禁喃喃低呼了一句:“窥虚之眼,没想到这上古灵眼之一,居然又在这一代现世,还落在了控魂世家的一名弟子身上,难怪其能如此轻易闪避过玄楚月的所有琴声攻击。”

        “窥虚之眼?”

        在其身旁,几名弟子闻言,顿时不由神情一震,接著望向灵星河的目光,顿时变得震惊起来,再也不敢觑,这个之前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白衣青年。

        其他人可能不知道窥虚之眼是什么,但他们身为修道界中的天之骄子,又岂能没有听过上古灵眼的传。

        而窥虚之眼,正是其中一种。

        ……

        传,窥虚之眼,有青、白二种颜色。

        青色的窥虚之眼,能上窥九天,下探灵泉,查探出种种灵气密集,或宝藏藏身之地。

        而白色的窥虚之眼,则更多是的刺探破绽,看出破,运用在道技上,就是对方道技哪里有弱,气血哪里不足,甚至体内哪里有内伤,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有此眼,玄楚月的天圣潮音曲,十成中发挥不出一成威力,此战,必败矣!

        果然,再战数十招,灵星河轻描淡写,潇洒自如,但玄楚月已是香汗淋漓,道气大损。

        最终,知道再战下去也是必败无疑,她一声苦笑,收琴落下,望了对面白衣青年一眼:“你胜了。”

        “承让。”

        灵星河也没有什么得意之色,平静地一回礼,并没有因自己得到这第五个感悟天道宝图的名额,而欣喜若狂。

        闲看庭前花开,静观天下云落。

        好心境!

        别人也不由喝一声彩,这个灵星河,的确有其不凡之处,不止是其纵横之身,以及窥虚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