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第五百二十三章、井玉秀
  • 第五百二十三章、井玉秀

    作品:《无尽神域

        其他人也看到了石壁之上的异常。零点看书

        所有人顿时沉默,目光急转起来。

        显然,相较而言,三种方式,传式之招这一种,最不靠谱,也是最难。

        没有人知道这神仙璧会对什么样的武学感兴趣,所有人都没有任何把握。

        只看数十上百年来,整个神仙璧流传下来的传就那么多,屈指可数,引为传,就可以想见,想要办到让它显露异相,有多困难。

        而剩下两种,武道龙魁,和惊世之举,则相对而言,则要好办很多。

        当然,好办,不代表真的容易。

        武道龙魁,在场这么多人,真能称得上尖之数的,也没有多少。

        而司安南,周绮罗,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肯定会各占去一个名额。

        就算独孤兄弟二人联体,只算一人,那也是三人。

        剩下众人,在场数百人,则只能去抢那剩下的两个名额。

        而惊世之举……

        看起来最简单,但其实,数百年来,多少惊才绝艳之辈,他们留下的记录,又岂是那么好破?

        不然,也不叫‘创纪录’了。

        当然,虽困难,总可一试,只是最好与自己的特长相结合……

        只是一瞬间,在踏花侯的催促下,众人就确定了自己的第一方式。

        当然,第一方式可能不靠谱,所以,另外两种方式,众人也要试一试。

        多打鱼,广撒网嘛……不管成不管,碰碰运气总是好的。

        譬如最后一种,不定,随便打出一套普通拳法,就引动神仙璧显露异相,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传式之招,可不一定是你的招式真有多绝出,看的,还是神仙璧的反应……

        ……

        别人确定了自己的方式,厉寒目光一闪,也确定了自己的方式。

        他对别人的比武赌斗没有兴趣,毕竟,这段时间,连续打了五十多场。

        ■↖■↖■↖■↖,m.≡.co⊕m  再加上即将到来的江左青年修士擂,南境青年修士擂,有的是战斗给他打,估计到时候都会打得想要吐了。

        所以,他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那惊世之举上。

        至于传世名招,即使他身怀地品功法,亦是没有什么把握,并不打算去试。

        他更想尝试挑战一些,自己没有做过,或者曾经做过,却有些不一样的挑战。

        而在场众人,虽然在江左一地,也算尖青年高手,但除了寥寥几人,其他人,比起宗门一些尖弟子,却仍嫌不足。

        他自然没有兴趣去尝试。

        更不愿为此,让‘踏花侯’衣轻欢,发现他的武学特殊,从而对他的身份起怀疑。

        毕竟,虽然他将各种道技,用幻术隐藏得很好。

        但隐藏得再好,在这种在江湖中打滚了不知多少年的滚刀肉一般的老牌强者面前,却仍是有可能暴露底细。

        所以,能少出手,就少出手。

        不过,按照‘踏花侯’的规定,参悟‘天道宝图’的十个名额,前五个名额,却将由比武赌斗分出胜负。

        因此,第一场开始的,便是‘武斗’。

        ‘文斗’,要稍稍押后。

        ……

        明确了获胜方式之后,所有人自然有些迫不及特。

        既是对这场云集了整个江左青年才俊的盛会感到热切,也有对天道宝图的渴望。

        “唰!”

        当即,还不待踏花侯吩咐,一名身穿黑衣,虎背熊腰的持枪青年男子,就从走廊一张坐椅上,跳了出来,来到亭前一座巨大的圆形白石广场。

        目光环顾四周所有人一眼,狮目更是看向了坐在武侯亭中的十几人,目光中的战意瞎子也能看见。

        只听他朗声开口道:“在下双枪门弟子,‘金枪银臂’赵奔雷,哪一位朋友下来指教!”

        人群中静了那么一瞬,随即,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万州双枪门,一个不入流势力而已,‘金枪银臂’赵奔雷,更是没有听过。”

        完话,随即,“唰”的一声,一个白衣青年,仿佛带著一团幻影,从最外围的圈子纵进广场,负手而立,冷笑道:“阴州井玉秀,一介无名辈而已,也没想在这蓬山武会上摘得大名,领悟天道宝图。只是战胜你,替那些真正的高手扫清障碍,还是办得到的,请吧!”

        “好胆,污辱我的宗门,找死!”

        ‘金枪’赵奔雷明显是一个暴燥的火脾气,看到白衣青年井玉秀跳上广场,二话不话,扬起一枪便刺。

        他手中,的确是一柄丈二金枪,枪身之上还有一条白龙,一枪刺出,枪身急晃,枪尖却凝成一,“呼呼”风声大起,竟然真的有破雷之声。

        ‘金枪银臂’名不虚传不,他的名字也没有起错,奔雷奔雷,他这枪法,真的有一其疾如风,其猛如奔雷的想法。

        如此招式,威猛无俦,相信就是一座铁山在他面前,也能一枪刺穿,甚至能威胁气穴后期。

        不过……

        面对如此气势威猛的一击,那名有些阴柔的白衣青年井玉秀,却只是一声冷笑,身形一旋,化为一团白光,就闪避了开去。

        ‘金枪’赵奔雷的枪法,顿时击在空处。

        他顿知不好,身形一闪,就要再提力,运枪再刺。

        就在此时,在他面前,白影一晃,一声淡漠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雕虫技,不自量力,下去吧!”

        完,他就感觉,自己手中的金枪之上,蓦然多了一对雪白的手掌,再一刻,枪身一重,再陡然变轻,一股大力涌来。

        “嘭,嘭,嘭……”

        ‘金枪’赵奔雷闷哼一声,陡然朝后跄踉跌出,手中的金枪都差握之不住,一口逆血已经涌上喉头,嘴角陡然沁出一丝血丝。

        只是一击,他就已身受重伤!

        不止是外围,或者走廊之人,一片哗然,满目惊骇,就是亭子中的那十三人,也不由目光一凝,有些讶异地看了那名白衣秀士一眼。

        “好手法。”

        良久,才有一人惊叹道。

        ‘金枪银臂’赵奔雷,在整个江左可能不算什么,但在他们双枪门所在的万州,也可是大名鼎鼎的一号人杰,这次修士擂,他取得了四十连胜的成绩,就算比不上亭中众人,至少也不是庸手。

        可是,仅仅一招,他就败在了那名之前从来没有听过的白衣秀士掌下,甚至众人都没有看清他怎么办的。

        这一下,众人不由真正明白,这个世间,卧虎藏龙,高手在民间,就是一个看起来不眼间的农家青年,不定就是一等一的少年高手,众人再也不敢轻觑任何人。

        不过,这毕竟只是第一战,赵奔雷下场之后,面红如赤,坐回桌子之后,头低得低低的,再也不敢提下场挑战之事,一击被人战败,如果不是怕现在离开引起更大耻笑,他甚至坐都坐不住。

        不过别人早忘了他的遭遇,因为,在井玉秀下台之后,又有人上场挑战,一时间,武侯亭前这片广场,刀风剑影,枪声纵横,飞沙走石,打得激烈,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