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71章 七夕词会(下)
  • 第171章 七夕词会(下)

    作品:《儒道至圣

        大多数人不理会诗君首徒的评价,因为人人都知道诗词文无论是开头惊艳、还是开头平平但后期石破天惊,都是堂皇大道,这一句“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明显在叙事,以妙词开头中规中矩,是不如《陋室铭》的开头惊艳,但也没有瑕疵,更何况那才气爆发的过程非比寻常。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方运写下第二句。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才气二度喷发上涌,如同橙色的光柱立在纸页上,异常凝实,超过两尺,已经达府!

        董知府刚读完后,忍不住又加了一句:“半首达府!”

        冯院君听完后猛地一拍大腿,忍不住惊呼:“成了!无七夕之哀,化恨为惜,一改写牛郎织女必然悲愤莫名的惯例!既然天人相隔,一年一度相见,自然要珍惜这一刻。悲了一年,到今日自然要喜,两人之情真意浓自然远胜他人!”

        “秋风秋露原本平平,可到了七夕这一天写成金风玉露,足以衬托牛郎织女相见的来之不易。”

        众人不由自主点头,一位老举人拂须赞道:“那首“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代表了七夕诗词之巅峰,每逢七夕词会,文人墨客绞尽脑汁写牛郎织女如何悲伤、如何怨恨。但这首诗把恨一笔带过,第一句平铺直叙,但第二句奇峰突起,相见应当欢,悲从何处来?更真!更妙!更动人!”

        连许多敌对的庆国人都下意识点头,虽然各为其主,但都是读书人,这么多年所学让他们本能地认同真正的好词。

        诗君首徒冷眼一扫。所有庆国人立刻低下头。

        方运又酝酿片刻,继续书写。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这次纸面上的才气只多了五寸,达不到三尺。还停留在达府,不能鸣州。

        第三句一出,方才大赞的人立刻闭上嘴,甚至有些尴尬。

        诗君首徒立刻笑道:“我一开始还佩服方运的出奇,可这一句写两人相见的互诉情深,短暂的相遇和梦一样虚幻。离开时连鹊桥都不敢看,还不是和那些俗诗俗词一般!痴男怨女,悲恨交织,大煞风景,落了下乘!”

        景国人无言以对,因为诗君首徒说的一点没错。这第三大句似乎又重走了前人的老路,下一句万一继续写心中之怨,怎么也不可能妙得过那一句“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很难鸣州。

        但是,那些老人和进士则十分平静,因为方运前两句写的极好。就算第三句略显平淡,第四句只要稳住,也有机会鸣州。

        方运缓缓写下第四大句,而董知府用平稳的声音跟着念完。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好!”两个庆国举人脱口而出!

        诗君首徒的脸色瞬间由白变红、由红变青,最后由青变紫,愤怒地盯着那两个人,心里骂道方运可是景国人啊,你们喊什么好!

        众多景国文人忍不住拍案而起,拍得桌子砰砰响。然后激动地盯着那页纸。

        周围天地元气涌动,纸页上才气冲天!

        上面的才气瞬间冲破三尺,达到鸣州,随后又再度喷涌,直破四尺。最后才气停在四尺五寸处,词成镇国!

        纸页上的字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每一个字的光芒都和月色一样明亮。

        一股浓郁的墨香向四面八方传播,犹如八月桂花香飘十里一般,每一个人闻到后都精神一震。

        “神来之笔!见前恨,见时喜,见后悲,起落有序,但最后却看破离别苦恨,看破难分难舍,若情在,纵然千山万水相隔又何妨!”

        “最后一句感情至深至善!人人都知牛郎织女之情,可数百年来说来唱去,终究脱不了怨憎的枷锁。这最后一句击碎万千七夕诗文,当真超脱了寻常的诗文。此文情之重,可比千山重!”

        “此词一出,那些痴男怨女的七夕诗词便不需看了!”

        “若牛郎织女星有灵,必叹方运乃唯一知己!”

        “此诗的意境,真的已经有超脱之象。才气四尺五,若传唱百年,必然能再升数寸,突破五尺,词传天下!”

        “是极!”

        “这最后一句,隐隐有看透世情的大智慧啊!这下方镇国的名号算是坐实了!”

        一个秀才大声道:“庆国人,谁方才说这首诗落了下乘?”

        诗君首徒低着头,不言不语。

        那些举人进士完全忘记反驳诗君首徒,沉浸在这首词最后的那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中,许多人拿出纸笔纷纷书写,反复议论。

        许多人的神色慢慢变化着,似是被这首词勾起往事。

        突然,天空的牛郎星和织女星大放光华,落下两道星光,犹如两道光柱落在南副城,每一道光柱都有十里粗。

        牛郎星星光周围的光芒很淡,但中心处最为明亮,甚至有些耀眼,照在方运身上。

        方运微微眯起眼,感到全身似乎有水一样的东西在流动,慢慢渗入自己的体内,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感觉,说不上好或坏。

        织女星的星光落在城下。

        方运好奇地走到城墙边,就见织女星光的最亮处,站着一身淡青色衣裙的杨玉环。

        杨玉环双手捂着嘴,无比激动,难以置信地看着城墙上的方运。

        两人遥遥相望,宛如金童玉女,仿佛天地间的灵秀都集中在两个人的身上。

        所有人都羡慕地看着方运或杨玉环,那可是象征着爱情的牛郎星织女星,此事不仅会轰传天下,也极可能名留史书,至于各种野史更是不用说。到了后世极可能被传成神话,和牛郎织女一样成为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宾客席上的赵红妆看看方运,最后又看着杨玉环,眼中充满艳羡。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这神奇的一幕所吸引,许多人好奇地看向天空。不知道这牛郎织女星的星光有什么用。

        不一会儿,光柱慢慢收缩,然后仅照耀方运和杨玉环两个人,最后收缩为一线星光消失。

        董知府舌绽春雷的声音传遍全城。

        “方运以七夕词《鹊桥仙》才压全场,词成镇国!”

        万人齐声欢呼,尤其是那些少男少女。每个人都坚信牛郎织女星的星光是对他们最好的祝福!

        与此同时,一道道洞破虚空的目光望向天空的牛郎织女星,又很快收回,只有一些神念略过玉海城上空。

        玉海北副城引龙阁内,一个老者前辈地弯着腰,手持传音海螺。

        “公主您说。”

        “想办法换来那首镇国《鹊桥仙》!只要方运愿意换。尽可能满足他的要求!”

        “万一他的要价太高怎么办?”

        “我只想看到《鹊桥仙》手稿!”

        那边没了声音,老者愁眉苦脸看着传音海螺,心道这公主如此看中方运,用强肯定不行,可自己上门去交换,必然会被方运宰一刀,如何是好?

        城墙下的街道。

        方大牛激动地看着赖偏将。道:“赖大人,您说话算数不算数?”

        赖偏将笑道:“算数!当然算数!等回去就商量你们两个人的婚事。”

        方大牛偷偷看了小莺一眼,却发现她也在看自己,两个人四目相视,又迅速分开,满脸通红。

        一旁的邻家少女抱着杨玉环的手臂,娇声道:“玉环姐姐,我好羡慕你啊,连织女星都照在你身上,你马上就会天下闻名!你就是织女下凡。方运哥哥就是牛郎星下凡!”

        杨玉环俏脸微红,心中无比欢喜。

        方大牛道:“我们家少爷明明是文曲星下凡!”

        “可文曲星又没照到他。”

        “这……很快就照了!牛郎星都照了,文曲星还会远吗?”

        “咦?大牛你这话颇有趣味。”

        方大牛摸着头不好意思笑道:“呵呵,我们跟在少爷身边,多多少少被他的才气影响!”

        庞举人望着城墙上道:“上面估计会很热闹。不知道庆国人拿出诗君的赠诗后,会是什么样。”

        城墙上,景国的文人赞声如潮,不过人人都流露出惋惜的神色,因为他们亲眼看到方运第一时间把那首《鹊桥仙》塞进怀里,断了所有人的念头。

        “人心不古啊!”

        方运不听他们的议论,抱着奴奴问身边的冯院君:“这牛郎织女星光有什么用?”

        奴奴瞪大眼睛侧耳聆听。

        冯院君道:“我们只知道文曲星光的用处,这牛郎织女星的星光有什么用,还真是没有明确的记载。不过,有半圣引动过其他星光,但都没说那些星光有什么用。只是听说,别的星光似乎对人族都没有特别大的用处,对妖族倒是十分重要。”

        方运立刻问:“妖族不会找上门吧?”

        “这可说不好。不过若真有妖族抓你,圣院应该会提前接到消息保护你。其实你不用担心,牛郎织女不是凶星,那些妖族应该不会看中。我去问问圣院的朋友,若是有消息一定先知会你。”

        “那就好,谢谢冯大人。”

        冯院君低声道:“星光非比寻常,相隔那么远照下来,总不能当油灯照一下吧?你放心,这次是两星连照,你和你家媳妇儿都有大好处!”

        “这牛郎织女星不是妖族需要的凶星,也不是最强的星辰文曲星,真的会有大好处?”

        冯院君道:“若有人得牛郎织女星光天照,自然会有记载,你仔细想想,可有记载?”

        “没有。”方运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