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52章 名胜悟道河
  • 第152章 名胜悟道河

    作品:《儒道至圣

        大源柳家,柳子诚书房。

        从见到这八品官员开始,柳子诚的手就一直在抖,进了书房仍然在抖。

        “你可知曹魏为何被司马家篡夺?”

        “曹植才高八斗,有半圣之资,曹丕生怕曹植成大儒威胁他的皇位,于是命令曹植前去灭妖,致使曹植死于妖族之手,后半圣一言诛杀曹丕。自此曹家大势已去,数十年后被司马家夺得江山。”柳子诚老老实实道。

        “方运之才,已超同龄曹植。你连番加害,他今日妄图查清,圣院刑殿必然插手。一旦确定你有罪,左相只会名誉受损,但你兄长柳子智和一族必然受到牵连,再无科举的可能。”

        “那是他成名前的事!他这是在报复我!”

        “他若两次杀你,你当如何?”

        柳子诚沉默不语。

        那八品官员缓缓从袖子里抽出一条白绫,扔到柳子诚脚下。

        “你写好遗书,承认一切罪行,向他道歉,一人做事一人当,望他放过柳家其他人。”

        “我……”柳子诚现在不仅手臂在抖,连两条腿也在轻轻颤抖。

        “你是自己死,还是要拖累柳家几十口一起死?”

        “可是……左相大人他真的不能救我吗?”柳子诚问。

        “他若能救你,我就不会来了。”那人平静地道。

        “若我不想死呢?”柳子诚心虚地问。

        那人看了看窗外,道:“我只给你半个时辰。”

        柳子诚突然惨然一笑,道:“当然,我不死,你也会杀了我。我只是不甘心!他明明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寒门子弟。凭什么几日不见什么都会了!他极可能是妖族潜伏到我人族的孽种!他必然会危害人族。”

        那人冷冷一笑,道:“那日文院前,史君亲自与他对话,说在圣院等着他,你还猜不透吗?”

        柳子诚愣住了。惊讶地道:“史君是南……那位的弟子,而那位游戏人间,你是在说,方运实则是那位之徒?”

        “你知道就好。他掌管的那件文宝,你心里也清楚,方运为什么能在短时间有如此成就。一切也说得通了。那位引领当代史家,你竟然敢连番害方运性命和文名,一旦逼得那位开口,不要说你兄长,连左相也地位不保。”

        柳子诚呆了许久,目光暗淡。缓缓道:“既然有那位教导,那我便死了这条心,你务必转告我兄长,若有机会,亲自找方运负荆请罪,化解两家之仇!怪不得那位看重他,其实。我已经服了,已经悔了,只是……只是不甘心罢了。”

        “我说,我写。”

        “是。”柳子诚用颤抖的左手抓紧颤抖的右前臂,然后右手握笔。

        “我说什么,你写什么,开始。一切错在我,与柳家其余人无关……”

        不多时,柳子诚写完最后一个字,把笔扔在地上。跌跌撞撞拿起白绫,手抖得更厉害。

        那人拿过椅子,夺过白绫,然后把白绫掷过房梁系紧。

        柳子诚双腿抖得更厉害,眼泪不由自主流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

        “我好后悔啊,我害谁不好,非得害半圣弟子,非得害方运!我怎么那么傻,怎么那么蠢……”柳子诚唠唠叨叨踩上椅子,双手抓着白绫,缓缓把脖子送入白绫套子中。

        “我怎么就那么蠢……”柳子诚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再也不像是那个名门的公子哥,而是如同一个怨妇。

        那个八品官员突然踢走椅子,柳子诚的身体悬空,惊慌失措,手臂乱抓,两腿乱踢,最后却突然不挣扎了,静静地吊在白绫套中等死,同时看着那人,像是要说什么。

        眼看柳子诚就要断气,那人阴冷地一笑,道:“你兄长不知今日之事,我也不会阻止你兄长为你报仇。”

        “唔……”柳子诚眼中迸发出无尽的恨意,然后气绝身亡。

        “哼,你们大源柳家让左相背了污名,自然要自己去洗净!”

        第二日一早,方运正在读书,书房的六品县伯官印突然形成奇异的波动扩散。

        “有鸿雁传书?”方运走过去,伸手握住官印,就见一只文字鸿雁飞出,最后在方运面前解体,铺成一篇黑色的文字悬浮在空中。

        方运神色不变,慢慢看完全文。

        这是大源府的孙知府发来的传书,详细说明了柳子诚的死亡情况,最后让方运警惕。

        方运一挥手,文字消失不见,随后扭头看向窗外。

        “不愧是左相,这一招先发制人用得很好。不过,我方运不怕背负逼死柳子诚的骂名,倒是柳山逼死柳家人,却是会让他手下警惕。堂堂一国左相绝不会如此大意,接下来必然还有后招。可惜我纵然是文人表率,也无法奈何百官之首,但等我成为进士入朝堂的那一天,就是你柳山日薄西山之时。”

        “柳山,你不是把我现在的功劳转成文功么?那你继续,我也会继续立功。我只是很好奇,第一次官袍加身的时候,我到底会是几品!”

        方运心里略一盘算,若是能考中进士,至少会在学宫得一个八品的编修或学宫讲郎的职位。加上现在积累的文功已经可以升三级,从七品、正七品直到从六品,已经超过一县县令。

        “而状元更是一步到七品,品级更高!进士试分贡试和殿试两场。不过十国的殿试十分不同,不是国君在金銮殿里殿试,而是半圣坐镇众圣殿亲自考核和评判,最后由半圣确定各国进士的排名。那殿试的考试内容,更是不同寻常。”

        “多亏了书山幻境,举人和进士考的诗词、经义与策论已经不在话下,接下来就是不断积累,空暇越来越多。为了将来的殿试,我过几天必须要开始实践。在文院、官府或军中任职一段时间,不然,我以后要做的那些事便没了依据!无论是兵法、农工商等书籍,都必须有合理的借口才能出现。”

        方运心里想着,奋笔疾书把《白蛇传》剩下的部分写完。方运喜欢大团圆的结局,所以最后让“饰演法海”的蔡禾悔过,去边军守护国境,而许仙和白娘子隐居,其子许仕林终成一代大儒。

        书成,方运用自己的官印给唐大掌柜发鸿雁传书。让他尽快出版《白蛇传》。

        只要在圣庙周围,有官印的人都可以接收或发送鸿雁传书,但远离圣庙之后,官印失去各种神奇的效用,若官印是文宝还有作用,像方运这种不是文宝的爵位官印。远离圣庙一点用处都没有。

        随后方运把奴奴叫来,奴奴认真看完《白蛇传》的结局,然后高兴地扑到方运怀里撒娇感谢。

        “你很喜欢这个结局?”方运问。

        “嘤嘤!嘤嘤!”奴奴挥舞着小爪子开心地轻叫。

        “那就好。”方运又仔细重新看了一遍《白蛇传》,修改了几处地方,正式定稿。

        圣元大陆人与妖的恋情时有发生,只要是不吃人的妖族,人族对其都抱有同情。

        但若是吃人的妖族。无论怎样都会被人族所痛恨。所以这《白蛇传》纵然有反对声也不会太大,毕竟这书还是宣扬人族至上的思想,并不背离原型安承材守护人族的信念。

        把原稿放在一边,方运不由得想起《桃花源记》的残稿,心里总想完善。

        “圣墟不仅有那七尊半圣遗留的圣血、圣玉或文宝,应该还有别的大儒污文和真文,毕竟每十年人族和妖蛮的精锐都会进入其中,若是能补全《桃花源记》,大儒真文的力量将更加强大。传说死过众圣的古地还会有笔老、墨女等怪异的东西,用处极大。连半圣都求之不得,不知道圣墟会不会有。”

        不多时,玄庭书行的唐大掌柜传书而来,说他明日就到玉海城。

        方运看完唐大掌柜的传书,又有一只鸿雁。方运打开一看,无奈地笑着。

        写信的是玉海府的著名绘画大师胡墨远,他原本进入丹青二境许多年,几乎再没可能突破,但自从方运说出那番“阴阳三面”理论后,他的画技不断增长。胡墨远在半个月前就去了悟道河,而就在两刻钟前,他在悟道河边悟道,绘画水平更进一步,进入十国罕见的丹青三境。

        胡墨远最后说,八月前后他会以丹青三境的力量画一幅妖将战画,赠送给方运表示感谢。

        方运摇头轻笑,有了冯院君和胡墨远两人悟道,以后悟道河畔别想安生了。

        不一会儿,济县县令蔡禾发来鸿雁传书,内容洋洋洒洒数千字,核心内容是让方运继续为悟道河造势,而他准备以悟道河为主、以方运的文牌坊为辅,打造一个闻名十国的名胜。信中还说主要是为了方运的文名和济县的发展。

        “这个蔡县令,明明是在捞政绩。不过,把我老宅的井水用来卖钱,命名为‘圣前水’,是不是太过了?把我常在的河段封闭起来,改成‘悟道城’收费进入,这也太会捞钱了。虽说有我的分红,可卖书的名声可比这个好多了,《西厢记》赚的钱至今花不完。不行,不能被他骗,他可以收费,但给我的分红,应该建立书院,免费招收寒门子弟入学!”

        “设立免费书院不仅是立功,也是‘立德’之举,是天下读书人都追求的。很多大儒都有属于自己的免费书院,我既然是文人表率,把悟道河所得银两用来建立免费书院,是最佳之举。”

        方运想好一切,继续读书,临近中午,李文鹰发来鸿雁传书。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