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3章 才气演武
  • 第143章 才气演武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心中异常谨慎,因为才气演武只有三次机会,失败三次则将无法融入智之圣道。

        同时,方运也无比高兴。

        一旦完成才气演武,瞒天过海之计的威力将大增,而且因为有了圣道力量,虽然不可能拥有战诗词那么强大的破坏力,但必然会出现类似“诗魂”的‘兵魂’,有意想不到的奇效。

        当年孙子、孙膑、吴起等兵家半圣进妖界如入无人之境,凭借的就是兵书的力量,连亚圣在这方面都远不如兵家传人。

        兵家的神秘莫测、奇险狡诈远超其他百家,哪怕是杂家的权术也无法相提并论。

        “将军您醒了?我们有救了!”

        众将欢呼。

        方运点点头,扫了这些人一眼,没有多言,继续思考。

        “不要打扰方将军想计策,一起出去。”

        “末将告退。”众人陆续离开。

        方运看了一下自己的腿,猜到应该是才气演武的限制,把自己的身体方面压制在最低,只考校兵法谋略。

        这是第一次带兵,方运却一点都不紧张,甚至隐隐有些兴奋,还有一种自信,这自信源于他这些天的学习,且不说《孙子兵法》等兵书属于众圣经典,他早就背诵并完全理解,单单这一夜不断消耗才气学习研究,就比不消耗才气研究一年的效率更高。

        “来人,送我出去!”方运道。

        立刻有士兵抬来抬椅,把方运抬出去。

        “升帐,点卯!”

        方运自然知道这个考验不可能只纯粹考瞒天过海之计,因为任何兵法都不是**存在的,而进入才气演武后没有多出任何记忆。所以应该最先了解下属。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简单,但也无比正确。”

        进了中军帐,方运坐在主位。军中的将校分列两旁,方运亲自点卯,而将校一一喊到。

        在点卯的过程中,方运仔细观察每一个将领,动作、语气、神态,从而模糊推算其性格。进行初步的了解。

        “这是《六韬》中‘八征’的简易用法。《六韬》又名《太公兵法》,是战国时期的一位大儒假托姜子牙所作,实际是借姜子牙和武王的问答来解释自己的兵法,这书虽然没有让他成为半圣,但也成为真正的兵书,也经过才气演武。后世留名。”

        “八征实际并不复杂,就是通过各种方式考察一个将军的思维、应变、忠诚、廉洁、脾性等各个方面,只不过这时候没办法施展,只能通过心理学的一些技巧做出快速判断,不够准确,但必然一定用处。”

        方运很快发现有一个营校略显紧张,暗记在心。

        “范参军。把我军和敌军详细情况细说一番,士气、军械、粮草、环境等等所有细节一一说明,不得有误!”方运无比严肃,毫不怯场,极有大将的风采。

        这就是书山幻境获得的巨大好处之一,若是在上书山前,他断然不可能这么快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是,大人!”

        那参军快速把整个形势说了一遍。

        原来是景**队刚与狼蛮大战一场,双方互有死伤,而景国士兵非常疲惫。士气低下,正准备撤退。

        最可怕的问题是粮草不足,从昨日开始,众人只能吃三成饱,今天别说战斗。就连操练都可能无法进行。

        蛮族虽然论智慧不如人类,但却比妖族聪明得多,而且还有逆种文人在狼蛮中当军师,若战必败,所以连参军都知道,必须要掩饰景军的虚弱,让敌人以为景军还有余力,让景军安然撤离。

        方运听完参军的说明,仔细思索。

        “历代瞒天过海之计不少,其中以半圣孙膑的减灶最为著名,敌人不可能一个一个数清我军的士兵,只能通过其他方面判断。军人要生火做饭,一个炉灶能煮多少食物供多少人吃是固定的,所以孙膑在撤退的过程中,第一次扎营留下十万人的炉灶,而第二次扎营留下五万,第三次留下三万。那庞涓以为孙膑的军队士气崩溃,就去追杀孙膑,但中计遭到伏击,最后庞涓不得不自杀,成就了孙膑的智名。”

        “减灶是真强假弱,而这次才气演武反其道而行,让我领了一支真正的弱军,要想撤退,必须要给蛮族一个假象,让蛮族以为我很强。这……难度绝对比孙膑那个还大,那个减灶要是失败,孙膑的军队没有大损失,不过等于浪费了一些粮草,而我要是失败,那就是全军覆没。”

        “这才气演武,如果是仅仅掌握瞒天过海之计,也只有一半的胜算,因为一个再懂计谋的人如果不知兵,不知道如何具体一步一步运用这个计谋,不可能胜利。空口谈兵和实战演武,简直是天壤之别!”

        “既然是才气演武,那我就必须主持瞒天过海之计的一切细节,这些将校现在恐怕只能算木偶,有坏事的可能,但绝不可能主动帮我成事,若是我随便说一些计谋他们都能帮我完成,那智之圣道也太简单了。”

        “所以,接下来我要走遍军营,了解每一个地方,彻底做到知己知彼。然后,我就要考虑用什么方法来完成瞒天过海之计,最后则是要考校我的具体执行方案和细节。”

        方运经过缜密的思考,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在中军帐内,方运又问了几个人,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这些人都不会为他出谋划策,只会执行他的命令,看情况执行能力恐怕只能一般。

        最后,方运看向那个神色慌张的营校,突然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俞营校,你还不认罪!”

        那俞营校吓得当场跪在地上,叩头求饶:“求将军饶恕下官,求将军饶恕下官!下官不该贪墨军粮!现在的军粮实际只有上报的一半,最多两天,军粮就会耗尽。”

        众将校大惊,有的大骂,有的绝望,有的则在竭力思考。

        方运本以为情况已经够糟糕了,没想到实际情况比原本想象的更加困难,若是在平常时期,他会选择立刻杀了这个负责粮草的营校,但现在若是杀他,等于告诉全军粮草出了问题,不用蛮族来攻,必然士气崩溃。

        “你虽然有大罪,但念你多年为国,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将功赎罪,若你能完成,我饶你一命,若你做得不够好,你便是罪上加罪!你可愿意?”方运道。

        “谢将军不杀之恩!下官必当结草衔环、做牛做马报答将军的恩德!”俞营校泪流满面,无比感激。

        “你先站到一旁,之后我会吩咐你做什么。”

        “得令!”那俞营校急忙起身。

        此时此刻,方运心中瞒天过海之计的轮廓更加清晰,但在细节方面有所缺失,所以他道:“你们带我去查看军营!”

        于是,众将校带着方运去一一查看军营的每一个地方,从外面的防御措施到明哨暗哨,再到所有的兵种等等事无巨细,方运一一了解。

        整个过程太消耗时间,方运到了午后才摸清军营的状况,因为他身有才气,又得奇书天地相助,哪怕不是进士也能过目不忘,所以把一切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有了足够的细节,方运的脑海中终于有了一个计划,虽然不够完美,但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瞒天过海之计。

        方运正要调兵遣将布置瞒天过海之计,阵营对面的蛮族突然发起总攻,随后他眼前一阵恍惚,眼前闪现一些画面,有蛮族杀人的场面,有烧毁军营的场面,而最后“自己”的尸体被高高挂起来,悬尸示众。

        方运吃力地睁开眼,发现军营消失了,自己正坐在桌前,手里正握着那支毛笔,粘满墨汁的毛笔压在纸面,整张纸彻底废了,需要重写,而且他感到全身酸疼,右臂已经麻木。

        “这天色……”

        方运扭头望去,日悬正当中。

        提笔时候还是凌晨,太阳没有升起,可现在却已经是中午。

        “看来这里的时间和才气演武是一样的。不好!今天要给张将军送行!”方运急忙揉着手臂起身,推门而出,就见杨玉环和家里所有人都在门外。

        “小运你没事吧。”杨玉环急忙走来问。

        方运微笑道:“没事,而且有好事,具体我就不便说了。”方运不想让杨玉环等人担心。

        杨玉环松了口气,道:“那就好,怪不得奴奴不担心。”

        正趴在花坛边晒太阳的奴奴睁开眼,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向方运挥舞了一下小爪子,算是打过招呼,然后继续埋头睡。

        “我现在要去得月楼,大牛,备车。”

        “车就停在外面,现在就能走。不过,张都督的亲兵来过,已经回去复命了。”方大牛道。

        “你们对他说了什么?”方运问。

        杨玉环道:“我们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只说你现在真的不便出来。”

        “嗯。我先走了,你别担心!”

        方运和方大牛急匆匆离开,到了车上,方运平静下来,很快想起昨日的事情,曾答应过给张破岳一首送别诗。

        方运掀开窗帘看向窗外,暗道可惜。

        “没下雨,渭城朝雨浥轻尘就不能用了,一片冰心在玉壶也不能用,他走陆路不是水路,烟花三月下扬州也不能用了。让我仔细想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PS:咳咳,实在不好意思,这两天很忙,下一章会在0点前更新。明天三更!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