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一卷 诗成惊鬼神 第2207章 紫衣人来
  • 第一卷 诗成惊鬼神 第2207章 紫衣人来

    作品:《儒道至圣

        鼠密皇那超过二十丈的身子仿佛小小的丘陵,全身毛发如墨,一双灯笼大的眼睛正散发着贪婪的光芒。

        人族与星妖蛮紧张地盯着它。

        一旦鼠密皇加入战斗,战局必然逆转。最可怕的是鼠密皇从来不正面战斗,最喜欢潜伏偷袭,以它的实力,每一次出动必然不会空手而归。

        别说方运有行流皇骸,就算是活着的行流在此,也只能护住自己,无法护住其他妖蛮。

        “虎蛮皇,若我助你,算你欠我一次。以后我遇到麻烦,你要全力助我。”鼠密皇道。

        虎蛮皇不假思索道:“我答应你。”

        “好!”

        鼠密皇说完,全身的鼠毛炸起,露出嗜血的笑容,但下一刹那,它周身的鼠毛突然倒伏,眼睛眯起,后背弓得极高,喉咙里发出低低吼声。

        所有人望向鼠密皇看到的方向。

        一个身穿紫袍的人正脚踏平步青云而来,远远望去看不太清,但即使这样,那人影也给人一种携山披海之势,仿佛天地为他而开,山岳为他而分。

        “是珠玑先生!”宗文雄惊喜道。

        “的确是知世先生。”席峦轻轻点头,却不动声色地看了方运一眼。

        一旁的李正罡也好似不经意地看了方运一眼。

        两人都记得岳阳楼文会上,衣知世曾到场,虽然没有表明支持方运或是宗家,但却让人感觉态度有些暧昧。

        论榜上早有人在讨论,无论是谁,本来是半圣之下第一人,风光无限,可突然被一个无比年轻但才华横溢的人夺走所有光辉,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想法。不要说文豪,即便是半圣遇到这种情况,心中都会有些许波澜。

        许多大儒都知道,当年衣知世曾经有打压李文鹰的嫌疑,即便是他身后的武国出手,他没有制止,终究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

        方运立于行流之上,神色淡然,与先前比没有丝毫变化。

        虎蛮皇面色慌张,虽然同为皇者,但也有高下之分。像妖皇那是皇者之巅,甚至能战胜半圣化身,衣知世、敖雨薇等人则是仅次于妖皇,可以说半步的皇者之巅,之后还有许多强大的皇者,而虎蛮皇自己虽然不是最差的皇者,但也只能说普普通通,跟衣知世这种皇者毫无可比性。

        人族皇者数量极少,可每一位都无比强大,尤其是使用圣言大术的时候,别说普通皇者,连妖皇都会皱眉。

        虎蛮皇传音给鼠密皇询问怎么办,鼠密皇直接大吼道:“这有什么好问的,收拢所有妖蛮,要么跑,要么谈和!”

        “可是……”虎蛮皇看了方运一眼又对鼠密皇道,“妖皇殿下让我拼尽全力阻拦方运。”

        “蠢货,他又没让你阻拦衣知世!快收拢队伍,衣知世马上就要来了,若是他强行出手,咱们冲进神赐山海里!”

        “好吧……”

        虎蛮皇不得不发号施令,很快,所有血妖蛮聚集在一起,挡在澄澄金色光柱之前,足足有八十之数。

        人族、古妖、星妖蛮、火族与影族则联合在一起,数量一共只有二十二。

        衣知世来势极快,很快便飞近神赐山海。

        一众妖蛮严阵以待,几个妖蛮甚至瑟瑟发抖,因为其中有些妖蛮曾经见识过衣知世的厉害。

        未成文宗的时候,衣知世就凭借深厚的经学功底用出圣言大术,以一己之力挡住十数大妖王,名震万界。

        “见过知世先生!”

        “见过珠玑先生!”

        包括方运在内的八位大儒同时问候,不过其余七人都是恭恭敬敬作揖,弯腰九十度,方运只是轻轻点头。

        虚圣身份,其实还在文豪之上,只不过虚而不实,人族大都当两者齐平,也有人认为文豪方方面面具佳,当在虚圣之上。但是,若加上长江之主、血芒之主、十寒之主和文星龙爵的身份,便稳压衣知世。

        不过,名是名,位是位,终究不如实。

        半圣之下,万界也只有妖皇一人可稳胜衣知世,即便是敖雨薇等各族强者对上衣知世,也不过是五五之数。

        衣知世白鬓黑发,随意一站,却与周围浑然一体,天空如衣衫,大地如鞋履,双目如明月,所在之处,便是光芒之源。

        在场的大儒情不自禁想起前些日子衣知世在岳阳楼上现身的场景,那当真是天骄之子,有日月之辉。

        方运仔细看了衣知世一眼,发现他竟然比进入葬圣谷前年轻了两三岁,银白色鬓角中的黑发明显比之前更多。

        衣知世先是轻轻扫视众人,每一个人都感到他在于自己对视,态度更加恭谨。

        即便是那些不修经典的星妖蛮都本能地露出恭顺谦卑之色。

        随后,衣知世的目光落在方运脸上。

        “方虚圣,多日不见,未曾想已经晋升三境,他日便可踏入四境,怕是治经有所得,美哉。”衣知世面带微笑,真诚地夸赞方运。

        其余七位大儒这才诧异地看着方运。

        人族大儒若用美哉,基本是称赞山河秀丽天地壮观之语,现在用来称赞方运,显然是衣知世对方运非常认可,而不只是欣赏方运的诗词之道。

        “珠玑先生智慧过人,末学的确在治经一方略有所得。”方运道。

        “好,待离开葬圣谷,你我便谈经论典,互为友朋。”衣知世眉目间颇为欣喜。

        “固所愿尔。”方运同样含笑点头。

        其余大儒则各怀心思。

        有的羡慕方运,因为衣知世乃是当世经学大家,不要说寻常大儒,就算是有几位半圣在儒家经典方面比之衣知世也有所不如,毕竟半圣更潜心自身圣道。

        也有的赞叹衣知世胸怀宽广,其实天下都隐隐把衣知世与方运对立起来,衣知世主动邀请方运,这便是提携后辈。

        也有的大儒看认为,衣知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发觉方运开始精研儒家经书,如遇同道,分外开心。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同时,这些大儒对方运充满好奇,不知道方运治哪一部经,成果如何,但听衣知世的意思,方运的成果不小。

        宗文雄忍不住问:“方虚圣,老夫有点好奇,您所治何经?”

        方运笑而不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