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40章 阁老会议
  • 第1340章 阁老会议

    作品:《儒道至圣

        



        

        


        “说吧,我们听着。零点看书”张知星摆出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方运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众人本以为他要说出批评之语,都想看看颜域空如何反应。

        “非要说这首诗有什么瑕疵,那就是,此次是送春文会,他的这首诗却像是迎春,不妥,有瑕疵!”

        方运一说完,笑声此起彼伏,颜域空笑得最开心。

        张知星怒道:“这哪里是挑错,完全是在敷衍!这首诗的诗题规定是‘春’,而并非是‘送春’,送春是文会不是诗题。你要认真说此诗的缺点,否则等于藐视本文会!”

        “是啊,太藐视我们这些老学子了,不行,一定要批评!”

        “必须下重口,这种所谓瑕疵根本就是隔靴搔痒!”

        连一些新学子都觉得方运是在维护颜域空。

        方运露出为难之色,道:“这样做不好吧,我已经挑出了瑕疵,不能继续挑了。张知星,你在文会上一手遮天,小心我向崇文院的先生们告状!”

        “告状?随你,但在告状之前,你必须把颜域空的错给我挑出来!”张知星理直气壮。

        众人越发觉得有趣,老学子把虚圣逼到这份儿上,以后可见不到了,于是众人起哄,要求方运不能避重就轻,必须给文会一个交代。

        连一些新学子也跟着起哄,全场的气氛极为热闹,越发符合这个文会的目的,大家都是来玩的,堂堂虚圣都不摆架子,自己更要玩的开心。

        方运无奈摇头,道:“没办法,这就怪不得我了,我可真说了!”

        “快说!”张知星笑道。

        笑声渐消,众人看着方运。

        方运轻咳一声,道:“这首诗。本身说不上什么瑕疵,问题在于,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前两句是‘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春时春草生完全可以算得上佳句,朴素又具体,意象真切。但前一句就有些差了,春水倒也不错。甚至春池也不错,但两者连在一起,便有些冗赘,关键比之后句相差甚远。若是换成‘春来春池满’,不仅与后面的‘春时’呼应,作为整诗开头,‘春来’开门见山,直入诗境,更显词句干练。换成‘来’字平仄虽有所欠缺,也可以改为‘到’‘暖’等字。”

        众多学子轻轻点头。春时春草生无比自然,春水春池满就显得过于刻意,而且方运所改明显更佳。

        颜域空微笑点头,知道是自己写得急了,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否则不会如此,方运只在数息内看出问题,显然功底深厚。

        “一个不够,再说一个!”有人大叫。

        方运笑着看了那人一眼,圣院学子在各国至少小有名气。很快认出此人,名叫宁懞,庆国人,与自己的友人关系都不深。是一位庆国侍郎的侄子,那位庆国侍郎可没少在庆国朝堂上指责自己。

        方运笑道:“我只看出这一处瑕疵,这位兄台想必看出域空的新诗瑕疵众多,来,请这位兄台站出来批判两句,让我学习一番。”

        宁懞顿时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许多人笑嘻嘻看着宁懞,好友折腾一下方运倒也罢了,明明与方运不熟还想继续逼方运给好友挑错,就不要怪方运反击。更何况这场文会就是玩闹,方运这么做正符合这场文会的主题。

        张知星呵呵一笑,道:“这位文友若是觉得此诗不妥,可以站出来说说。”

        宁懞僵坐在那里,暗道这个方虚圣厉害,嘻嘻一笑,道:“不敢不敢,在下起哄凑热闹行,论诗谈词比不过方虚圣,不说也罢。”

        方运一看这人服软,也就不再说什么,自己要是继续反击,对方装委屈再次认错以退为进不算什么,但让文会气氛全无便过于无趣,这个分寸自己要掌握。

        方运笑了笑,喝了一口春酒,众人便明白,方运不想在文会上闹僵,便不再起哄,颜域空毕竟是半圣子弟,点到为止,玩闹可不能演变成攻击。

        “看完颜域空的,再看他同桌其余九人的。”张知星说着,陆续拿出其余九人的诗词,一一朗读。

        很快,众人便发觉之前方运那句“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之言用在这里也极为妥帖,同样是仓促之作,颜域空的那首诗明显好于其余人。

        文会继续进行,张知星与孙仁兵陆续抓到五桌人,这些人有的作出一两句妙句,有的格式稍微奇特,但水平都只能算尚可,很难有出彩之作,毕竟是即兴作诗。

        点完五桌的名字,张知星便说休息,先吃吃喝喝养足精神,吃喝完毕会收走所有的诗词,最后让十个老学子快速评选哪十篇最差,然后再评选出十篇最好的,给予奖励,并可和那些成名的大学士或大儒一样,第一时间进入明天的无穷战殿。

        方运与其他人一样,准备吃饭。

        性格比较开朗的段青站起来,笑道:“都是读书人,吃饭不能脏了纸,我先把纸张收起来,吃完之后我再发给各位。”

        “多谢段兄!”众人都觉得此人想得周到,陆续把自己面前的文房四宝交给段青,让段青放到一边。

        段青一边收众人的纸张,一边看众人的诗词,发现有几人没写完,方运也只写了十个字而已。

        一些热菜陆续端上来,众人一边吃喝一边聊天,相邻的各桌还会敬酒,文会的气氛越发活跃。

        方运这才明白为何要打乱众人的次序排座,这么一场文会下来,同桌之人算是有了交情,谁若想继续结识是水到渠成的事,谁要是想找另一人也有了借口,让学子之间加强交流,益处极大。

        一刻钟刚过,饭菜还没吃完,方运就收到圣院传书。

        方运伸手拿出官印一看,原来是战殿要开阁老会议,议题有两个,一是如何让孔圣文界的大军配合两界山作战,第二个便是商讨如何防御蛮族进攻,而且第二个议题主要讨论四海龙族的参与,四海龙族是方运以真龙令换来,任何计划行动都需要知会方运才行。

        方运一看是如此重要的会议,不能耽误,先跟同桌之人说了几句,然后快步走到张知星那里,低声说明离开的原因,最后迈步走出苌弘院。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