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73章 龙门思无愧
  • 第1373章 龙门思无愧

    作品:《儒道至圣

        “我们不要离开爹爹!”五头小蛟龙立刻游向方运,他们不太明白敖苍与敖陌的话,但能感觉到去了就很难再回来。零点看书

        “这五个孩子,因圣道之音而成鱼龙,若蛟圣宫赐予修炼秘法,方某感激不尽,若不管不问,方某也绝无怨言。若谁敢以私欲害我们,只有一言奉告,不死不休!”

        方运冷冷地看着敖陌。

        敖陌微微一笑,道:“方虚圣反应太过了,您是文星龙爵,我们蛟龙宫怎敢加害。这五个小家伙又是我们蛟龙,我们再蠢,也不可能加害。若我们真做了,父亲第一个容不下我们,毕竟这五个小家伙都有封圣的潜质。若是您将来封圣,而启迪他们的语句能进入众圣经典,他们封圣的可能性至少会达到三成,比我们这些圣子蛟龙的可能性都高。您放心,我们不是人族,不会放弃未来的五位蛟龙半圣。诸皇时代,也意味着诸圣时代啊。”

        方运轻轻点头,突然意识到自己平时太过于注重自身的修习,忽略了万界大势。经过敖陌这么一说,才意识到,在远古时期,每当出现诸皇时代,等诸皇成长起来后,必然会有相当多的皇者晋升半圣,说是诸圣时代很恰当。

        方运扫视敖桂与敖巨等大龙王,心中生出一丝危机感,文星龙爵可以跟大龙王分庭抗礼,但他们将来若封圣,名面上不会动自己,可暗地里绝对会下手,就如同西海龙圣一样,明知是虚圣还敢下杀手。

        敖苍却道:“敖陌,希望你们蛟圣宫不会让我们龙族失望!”

        敖昌立刻道:“东海龙宫也是龙族,文星龙爵也是龙族!”

        敖陌闭口不语,其余蛟王也不说话。

        方运看得明白,至少目前为止,蛟圣宫还不想表明态度。

        “爹爹,我们还跃不跃龙门啊。”敖仁皱着眉头。

        “爹爹。他们都是坏龙吗?我听不太懂你们说什么,但总觉得他们很坏!尤其那个坏龙!”敖信偷偷用小爪子指向镇海龙王敖苍。

        “你们不要管他们,他们不敢坏你们,谁要是坏你们。爹爹就扒了他们的皮。至于龙门,能跃自然要跃!”方运道。

        各族诧异地看着方运,都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且不说诸王大议已经禁止跃龙门,再跃就是违反龙族规矩会受到严惩。就算可以跃龙门,没有暗流,谁也没可能跃过千丈高的龙门。

        雷重漠笑道:“方虚圣,您今日比较喜欢说大话,大概是……第一次如此焦头烂额吧。”

        敖萱却道:“你们小看方虚圣了,这种事怎会让他焦头烂额?我看啊,方虚圣一定有强大的信心!当然,在龙门前,有强大的信心是不够的。”

        “等着龙门回归吧。”敖桂说完,潜入水中休息。其余大龙王也向各处游去。

        第九道龙门前竟然无比平静。

        方运与五条小蛟龙聊了一阵,让五个小家伙去别的地方游玩,自己静静地坐在平步青云之上,出神的望着龙门。

        大龙王敖昌暗中传音,道:“方运,你当时说有两个方法,第一个方法是召开诸王大议,那第二个方法是什么?”

        “硬闯!”方运的回答干脆利落。

        敖昌没想到会是这种回答,无奈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方运的双目之中。偶尔闪过疑色,这种疑色,在学海结束后出现过,而在龙门中使用无上文心“文思泉涌”的时候也出现过。

        因为。在文思泉涌的力量结束后,方运看到过学海龙船的影子。

        当日在学海之时,学海龙船力量提升到极致,最后形成龙门虚影,而后如小岛一般的千丈巨鲸自天而降,把龙门、龙船和方运一起砸入海中。

        后来方运清醒。龙船停留在学海海岸,而文心巨鲸被他捕获。

        学海结束之后,方运醒来的一刹那,好似在脑海中看到龙船的形象,当时并未多想,只当是正常的现象,而就在第八道龙门的时候,也看到学海龙船。

        龙船生龙门虚影,跟跃龙门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在第八龙门前的时候,方运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方运望着龙门,望着两龙口中衔着的通红龙珠,不断与文宫蟠龙沟通,不断调动龙圣星位的力量,不断去接触文思泉涌的文心灯,希望可以找到学海龙船与龙门之间的关系。

        “难道跟圣道之音有关?”

        方运心里想着,缓缓道:“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曾子以此三者日省其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其自治诚切如此,可谓得学之本矣。”

        江水微澜,龙门发出悦耳的叮咚声,令人心旷神怡,甚至让人感到那是龙门的笑声。

        其余各族听后不明所以,但在场的龙族大都轻轻点头,几位大龙王甚至加以点评,颇有人族老先生的风范。

        敖苍等西海龙宫的龙族却极为警惕地望着方运,方运能引动龙门,对他们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方运一看无效,沉思片刻,再次开口。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龙门再次发出悦耳的叮咚声,如同净尘之水、濯世之流,洗涤心中蒙尘。

        那些大龙王听后更是连连称赞,解读方运之文,几头支持封江的大龙王甚至面有愧色。

        孔子推崇杀身成仁,为了成全自己的仁德,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孟子倾向于舍生取义,为了自己的道义,也可以舍掉生命。

        只要能把道义做到极致,自然就能达到仁德的境界,读圣贤书,学习什么?无非是仁与义,如果能学到做到,大概可以无愧于天下苍生,无愧于一切。

        敖昌叹道:“当日此文只有四句,现在终于补全,无憾矣。”

        方运也轻叹一声,不再说话,但心中却有些惭愧,自己现在离文天祥的境界极远,更不要说孔孟两圣,不过,自己带领友人冲进彗星长廊,在登龙台中冒着生命危险救张知星,在进士猎场与瘟疫之主的分身死战,在宁安城中坚守不退,至少没有愧对任何人。

        唯有三谷连战之中,方运心中有愧。

        “我一定要跃过这座龙门!”方运在心中对自己说。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