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30章 忧患谷
  • 第1330章 忧患谷

    作品:《儒道至圣

        整座圣元大陆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零点看书≧,

        方运回到圣院后,发现圣院仿佛在一瞬间变得热闹起来,明明还没到正月十五,过年的气氛一扫而空。

        主管人族战斗的战殿成员最为忙碌,几乎处处都有他们的身影。

        方运把杨玉环和家人暂时安置在崇文院,因为孔家赠送给他的一座孔城大宅院正在翻新,需要再过几天才能入住。

        方运本想让杨玉环在圣院的崇文院居住,崇文院的学生都可以带家眷,但是崇文院人太少,杨玉环一直困在里面有所不便。等过几天,就送她去离倒峰山不远的那座大宅院,孔城的济王府,以后也可当作方家别院。

        方运进入圣院后,立刻赶赴战殿,正式书写文书,把此次婚礼收到的所有未使用的贺礼一分为二,一部分捐给两界山用于抗击妖蛮,一部分送入血芒界,用于血芒界建设,而且,都是以各家族的名义。

        不多时,战殿便在文榜发布了一份方运的捐献名单,根据各家族捐献多少排列。

        雷家堂堂虚圣世家,财富超过普通的半圣世家,可送的贺礼竟然还不如一些豪门,顿时成为各国读书人耻笑的目标。

        至于宗家、翁家或谷家等家族虽然与方运结仇甚深,但送的贺礼都不太差。

        这两日,雷家成为论榜的常客,数不清的读书人讥讽雷家和雷重漠。

        以前读书人虽然攻击雷家,但都点到为止,现在雷家前任家主畏罪自杀,等于承认雷家谋害方运,人族各地的读书人也不再客气,用各种方式攻击雷家。

        雷家的名声跌到有史以来的最低谷,而方运因为成为血芒之主,近日大婚。又捐出所有贺礼,立刻成为读书人争相赞颂的对象,文名如日中天。

        在崇文院安顿好杨玉环后,方运向外走。

        崇文院是圣院学子读书学习的地方,不过要过了正月才正式开学。

        崇文院有更为系统的教育和学习方式,乃是人族最高学府,方运已经决定,等结束跃龙门,就彻底静下心,扎根圣院。读圣贤书,摸索自己的圣道。

        至于三上书山,方运并不着急,只要在晋升大学士之前都可三上书山,与其现在进入,不如再磨砺一些日子,到时候抵达传说中第九座书山的可能性更大。

        今日妖蛮攻打两界山,是一个坏消息,而在昨日。方运也得到一个坏消息。方运本想这几天一直休息,等到了正月十五开启跃龙门直接进入,可听到两个坏消息后,他决定今日开始磨砺自己。不能再继续悠闲。

        现任雷家家主雷重漠已经创造出蛟龙文台!

        刺杀虚圣之事,之所以以上任家主雷傲自杀告终,对其他人不予追究,只是进行一些正常的处罚。主要原因就是宗家等世家家主联名上书。

        而且,雷重漠已经交出自己创造蛟龙文台的所有心得和经验,并且愿意配合圣院研究蛟龙文台。

        一些人认为蛟龙文台乃人族千古未有。而且经过检验,杀伐之能极为惊人,丝毫不下于最强的兵家,在有水的地方,甚至堪称人族第一文台!既然雷重漠能形成蛟龙文台,那雷家人和其他读书人必然也能凝聚蛟龙文台,在人族最需要力量的时候,雷家的地位已然凌驾于许多半圣世家之上!

        雷重漠甚至说,现在文曲星降临,不出几年,有龙族血脉的雷家人必然会陆续晋升大学士,之后极可能会形成更强大的龙族文台,提高人族力量。

        只不过此事并未正式披露,所以文榜上无人讨论。

        方运不得不承认,蛟龙文台的确对人族作用极大,丝毫不下于一首大学士传世战诗。

        昨日,方运还听到一些传言,有人说雷家再次得到雷祖庇护,所以力量会逐渐增强,而且必然会出现半圣,位列半圣世家。

        正是因为听到这两个不好的消息,方运抵达圣院后,直奔一处圣地而去。

        刚出了崇文院的大门,方运收到武国翰林杨玄统的传书。

        方运看完传书,立刻联系孔德论与敖煌,用自己在龙城废墟得到的大量神物换取两滴大圣之血,然后回了一趟景国,又返回圣院。

        做了如此大的交易,方运好似只是吃了一顿饭,并无任何异常,继续前往圣地。

        不多时,方运抵达圣院著名的圣地之一,忧患谷。

        这座圣地与翰林殿非常相似,只是一座普通的大殿,由两个东圣阁的人看守。

        宗家的两个守门进士看到方运来了,立刻行礼问候,一句话都不多说。

        方运迈步进入大殿,随后天旋地转,一眨眼,方运看到自己来到一座山谷之中。

        两座山峰分别立在两侧,前方百丈外就是山谷尽头,看不见尽头有什么。

        在左侧的山峰上,刻着一篇短文。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方运恭恭敬敬向这些文字作揖。

        孟子成亚圣后,便根据《孟子》中这篇文章的核心“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自己的文界创造了一座“忧患谷”,用来磨砺后辈。

        圣陨前,孟子将圣院与忧患谷连通,允许读书人进入,成为人族修习圣地之一。

        在前方,站立着一位面无表情的老者。

        老者看着方运,不疾不徐问:“何为忧患?”

        方运没有立即回答,很快意识到,这里是圣地,不是普通的地方,自己绝不能用别人的理解或者那些老生常谈来作答,必须要用自己的认知来对答。

        思索片刻,方运道:“得不到即忧患。”

        这个回答很简单,却又很不简单。

        那老者轻轻点头,又问:“何为安乐?”

        “知足即安乐。”方运回答。

        老者再次点头,问:“你可进第一谷的舜谷,欲得几重忧患?”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