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28章 家主杀手
  • 第1328章 家主杀手

    作品:《儒道至圣

        两圣亲自送出贺礼,把婚宴推上了**,方运举起酒杯,敬在场所有人。零点看书

        接下来,皇宫内觥筹交错,欢笑声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方运与杨玉环拾级而下,开始向来宾敬酒,表示感谢。

        由于来的人太多,方运不可能一一敬酒,于是先去有大儒的席位处,向一桌人敬酒。

        方运喝的是真酒,而杨玉环喝的只是白开水。

        敬完所有的大儒,方运便按照区域敬酒,一敬便是几十桌。

        最后,方运走到皇宫外,以舌绽春雷向京城的所有人敬酒,引来海啸般的欢呼声。

        方运返回皇宫,就见一位大学士起身,微笑道:“方虚圣,请留步。”

        方运转身望去,正是景国四相之一的辅相司悦庆,此人是柳山一党的中坚,与柳山交情深厚,很多时候柳党都是由这位辅相出面。

        “司大学士。”方运微笑面对司悦庆。

        司悦庆向方运一拱手,道:“方虚圣,您的大喜之日,老夫本不应该提前离席。不过,雷家家主雷傲乃是老夫好友,他今日下葬,老夫本应第一时间吊唁,不过老夫还是先来您的婚宴。老夫自认为已尽礼数,若有不妥,等老夫自雷家返回,您再责罚。老夫现在就要赶往嘉国雷州,若是再迟,恐怕会错过雷傲的葬礼,告辞!”

        不等方运开口,司悦庆转身就走。

        皇宫内的声音渐渐消散,很快,所有人一起望向方运。

        随后,左相一党的人竟然都快速起身。

        “方虚圣您切勿见怪,雷家主去世,我们不能不前往!”

        “方虚圣您继续,不要在乎我等,若有得罪,改日赔罪!”

        “我等先来此处。正说明您的婚礼在我等眼中最为重要,至于雷傲大学士之葬礼,实在无法推脱,告辞!”

        就见数百人向外走。完全不理会方运。

        杨玉环微微皱着眉头,方运面无表情,静静地看着那些人离开。

        这种时候,没有任何借口阻拦他们。

        直到这个时候,方运才明白为什么在进入皇宫前。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那般怪异。

        “妈的,白吃白喝完,撒泡尿留下一地腥臊就要走?当本龙不存在?”敖煌摇身一变,化为二十丈巨龙本体,就要发作,但被方运一个眼神制止。

        “滚!”敖煌一声怒喝,狂风骤起,把那些人吹得东倒西歪,不得不以才气护住身体,无比狼狈。

        李繁铭突然阴阳怪气道:“走的好!对了。你们帮我给雷家带个话,方运现在人送外号‘家主杀手’,目前的战绩是两位家主死亡,两个退位!我倒想看看,新任雷家家主如此嚣张,能撑多久!”

        “雷重漠毕竟是西海龙宫的女婿,毕竟是下一代四大才子呼声最高之人,毕竟敢在虚圣婚礼时候开葬礼!我赌啊,他能当一年的家主!”孔德论冷笑道。

        华玉青佯装怒道:“德论,你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你怎能如此污蔑雷家家主?我赌他能当十三个月家主!”

        颜域空淡然道:“我押三百天。”

        一些人直翻白眼,这些人真是变着法儿损雷家和雷重漠。

        皇宫的许多人早就知道此事,只是为了方运的婚礼一直不说,现在柳党既然在这里扰乱方运大婚。他们也不再装作不知道。

        姜河川冷声道:“我早就拟定好奏章,请礼殿严查此事,给雷家应有的惩罚!雷重漠身为雷家家主,做事竟然如此荒唐,若与他见面,定当问个清楚!”

        方运听到文相这话。心中微暖。

        堂堂大儒说的“问个清楚”,不只是简单的问清楚,而是以大儒的力量质问雷重漠,一旦雷重漠无法通过姜河川的质问,圣道必然有缺,成大儒的时间至少会被推迟三年。

        姜河川乃是景国文相,自己国家的济王被雷重漠如此对待,有足够的理由惩戒雷重漠。更何况,雷重漠乃是虚圣家族的家主,地位比姜河川还高一层。

        许多景国人义愤填膺,姜河川这种老好人都被气成这样,可见雷重漠何等不得人心。

        别人不知道,方运却知道,在自己死讯传出后,左相党开始行动,在柳山抓捕那些刺杀他的人后,姜河川深夜拜访,说是谈文论道,实则是意图以大儒的力量废掉柳山文宫。

        可惜柳山有宗圣庇护,姜河川失败而回,不过也逼得柳山之后不敢出门,否则柳党气焰更加嚣张。

        “河川兄若有闲暇前往雷州,周某一同前往。”

        “夜某那日理当也有闲暇,一同去那著名的雷祖山游玩。”

        “老夫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竟然有十多位大儒要与姜河川一同去雷家。

        司悦庆突然停下脚步,摇头叹气道:“虚圣的婚礼是婚礼,大学士的死就不配有葬礼吗?诸位,人死为大,雷傲无论犯了什么错,既然已经自杀谢罪,而且方虚圣分毫未伤,何必如此咄咄逼人?雷傲葬礼在今天举行,不过是巧合而已,难道只是因为今日是方虚圣的大婚之日,他就要陈尸一天,明日举办葬礼,更改忌日吗?众圣不是这般教我们的啊!”

        司悦庆痛心疾首说完,继续迈步向前。

        “司大学士说的好!杀虚圣情有可原,斥死人罪不可恕!司大学士的心肠一定很软。”方运的声音响起。

        众人按耐不住,纷纷责斥司悦庆,方运一举手,众人停下。

        “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听闻此事,喜上加喜,诸位为何会生气?以后每年的今日,不仅会想起是我与玉环大喜的日子,还会想起仇人自杀,当浮一大白。我这人,不记错,但记仇!”方运坦荡笑道。

        “说的好!事关性命之仇,怎能不记!”

        “被人杀还不记仇,那不是圣人,是愚人。”

        “拿死人做文章,丢活人脸面!”李繁铭讥笑道。

        “用葬礼玩手段,为婚礼添喜!”颜域空立刻对句。

        众人哄笑,雷重漠与司悦庆制造的阴影被方运和友人的几句话驱散,婚礼的气氛再度轻松起来。

        方运的圣墟友人们本来怕方运因此生气,但现在用方运的角度一想,还真和他说的一样,自己婚礼当天,仇人死了,这不是双喜临门是什么?

        于是,大量的友人向方运敬酒,祝贺方运双喜临门。

        随后,婚宴的话题变成雷重漠到底能当多久的家主,众人不分文位高低各抒己见,时而有人口出妙语,引发众人大笑,完全抵消了雷家葬礼带来的影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