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手段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手段

    作品:《超品相师

        “我有分寸的。”秦宇给了张华一个放心的眼神,张华无奈只得跟着李卫军走出去,不过还有一个人却是不愿意走,那就是许晴。

        “我告诉你,你不能乱来。”许晴怕秦宇做出什么触犯法律的事情来,她要在一旁盯着,一双眼睛jing惕的在秦宇脸上打量。

        “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我只是想和我们的三井少爷谈谈而已。”秦宇淡淡的笑道。

        “你最好不要做出什么犯法的事情,不然我不管你和李叔关系多好,我都会逮捕你的。”许晴不想离开房间,但看到李叔一直在给她使眼sè,李叔的面子她还是要给的,只得在离开前jing告秦宇道,秦宇回了许晴一个灿然的笑容,没有说话。

        “你要谈什么,你要钱我可以给你。”三井胜田是被打怕了,秦宇那灿烂的笑容落在他的眼里不吝于恶魔。

        “三井少爷这么急干嘛?我先给你们泡杯茶。”

        这包厢里面有茶杯,秦宇倒入六杯茶摆在桌上,接着又看了被绑在桌上的六人,笑道:“今天给你们泡一杯特殊的茶。”

        提着追影走到三井胜田的身边,在三井胜田恐慌的目光中,秦宇一剑在他的手上割出一道伤口,接着用茶杯接住他伤口的鲜血。

        如法炮制,秦宇也依次在另外五人手上各割出一条伤痕,取到他们的血液于茶杯中,在六人疑惑的眼神中,秦宇脸上闪过奇异的sè彩。

        眼下这六个茶杯都被血液染成红sè了,秦宇用身躯挡住三井胜田几人的目光,右手双指并拢,在六个茶杯上画着符咒。

        只见一道黄芒顺着秦宇的手指游走,最后分别窜入这六个茶杯中,紧接着一股白烟从茶杯中冒出,那沾染鲜血的茶水瞬间沸腾起来,犹如滚烫的茶水一般,秦宇等这水沸腾了半响后,双手一收,这水又瞬间平静下来。

        “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喝下这杯茶水,或者被我手中的剑捅一个窟窿出来。”秦宇看着三井胜田、光头刘、还有几位马仔,笑的很无害。

        “喝了这茶水,你就会放开我们?”光头刘不愧是混江湖的,还知道先把话问清楚,要是他们喝了后,秦宇依然要对他们下手,那还不如不喝。

        “不错,只要你们喝了后,我就把你们的绳索解开。”秦宇点点头答道。

        “你们几个先喝掉。”

        光头刘盯着秦宇看了一会,他不知道秦宇这话是真是假,但现在的情况他只能选择相信秦宇会说话算话,当下招呼了自己的小弟一声。

        由于秦宇先前的动作是背对着他们的,几人都没有看到这茶水的异样,只不过觉得这茶水沾染了一些鲜血在里面,对他们来说这不算什么。

        “喝吧。”

        秦宇把杯子端到那四个小弟的嘴边,四个小弟看了秦宇一眼,又在光头刘的逼视下,将茶水给喝进了肚子里。

        光头刘让手下的四个小弟先喝,也是怕这茶水有毒什么的,不过他观察了四个小弟的脸sè盏茶时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这才也放心的喝下。

        “三井少爷,快点吧,就剩你一个了。”秦宇看了眼用怨毒神sè盯着他的三井胜田,笑着说道。

        “三井少爷,先喝了吧,好汉不吃眼前亏。”三井胜田旁边的光头刘也劝道,他喝下这茶水,感觉除了有点腥味外,也没有其他的反应。

        看到三井胜田最后也喝下茶水后,秦宇笑的灿烂,走到一头,将绑住三井胜田几人的裤带给解开,刚一解开光头刘的一位小弟手上捆绑的裤带,对方就朝着他挥拳过来。

        “定。”

        秦宇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脸上没有什么慌张的神情,右手两手对着挥拳过来的男子一指,那男子瞬间定住不动。

        不止是男子,秦宇的这一手势让光头刘、三井胜田还有其他三位马仔也全部定在原地不动。将所有人的皮带都解开,秦宇分别在六人的面上用手指画了一个负责的符咒,接着才转身朝门口走去,再即将踏出房门的瞬间,秦宇的脚重重的在地上跺了跺。

        砰!

        坐在沙发上如木偶的三井胜田等人突然活动了起来,脸sè变得很奇怪,六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互相扑了上去……

        “小宇,怎么样了?”秦宇从包厢里出来,张华就急着问道。

        “没事了,咱们都走吧。”

        秦宇笑着说道,这夜总会没有摄像头什么的,倒是给他们离开提供了便利,也不会被人发现。

        “翘翘怎么就你一个人?”秦宇发现那女飞贼好像不见了。

        “姐姐说她先走了。”翘翘乖巧的拉着秦宇的手脆声答道。

        “李总,咱们也走吧。”

        李卫军虽然不知道秦宇一个人在包厢里弄了什么,不过也没有多问,点点头,几人朝楼下走去。

        “走什么,这些人贩卖儿童,企图强jiān,我要把他们带进局里去。”走在最后面的许晴,一脚踹开包厢的门,却看到了让她面红耳赤的一幕。

        几个脱光了衣服的男人赤_裸的搂抱在一起,那少儿不宜的画面看的许晴赶忙把门关上,轻啐了一口,连忙跟上秦宇等人。

        秦宇看到许晴的表情,心里偷笑,许晴刚刚踹开包厢的动作被他的眼角视线扫到了,他清楚许晴脸上的红晕是因为什么来的。

        许晴几次很想开口问秦宇是怎么让这几个人做这么变态的事情的,不过秦宇根本不给他机会,快速的离开了夜总会后,秦宇就抱着翘翘上了表哥的车子,和李卫军告别后,开着车子直接离开,把许晴给晾在了一旁。

        “表哥,调转头回去。”

        和李卫军分开后,张华开着车子行驶了一段路程后,秦宇突然开口说道。

        “回去?回哪啊?”张华回过头,朝坐在后座的秦宇问道。

        “回夜总会的门口去。”秦宇眼中闪过奇异的光芒,张华看了下,前面倒是一个转盘路口,可以直接掉头往回开。

        “我说小宇你又回夜总会干嘛?”一边转这方向盘,张华一边疑惑的问道。

        “回去看场好戏。”

        等车子再次回到夜总会的门口,秦宇看下时间,嘴角上扬,眼眸带有深意的看着夜总会的门口。

        “有什么戏好看的?”

        张华等了几分钟,都没发现有什么戏好看,正要询问秦宇,突然眼睛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夜总会门口出现的一幕。

        **裸全身不挂的男子从夜总会中冲出来,在夜总会的门口上演活chun_宫,后面一群保安想上又不敢上的样子。

        尤其是领头抱在一起的两个男子,张华一眼就认出正是什么三井财团的少爷还有那个老大派头的光头男。

        “啊!”

        夜总会门口有不少女的开始尖叫的跑开,不过还有不少好事者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场面,一边拿出手机拍摄。

        这场景可是很少见啊,要是拍摄下来,传到网上去肯定很火爆,不少人都已经开始拿起手机,边抓拍边发消息了。

        “太子夜总会门口惊现六大搞基男子,赤_裸肉搏。”

        这新闻绝对劲爆啊,虽然夜总会的保安已经开始赶人,但架不住围观的人多啊,驱散了半天,不但没有把人驱散掉,反而越来越多。

        而同时那六位**裸的男子的动作也已经到了关键的地方,秦宇回头捂住翘翘的小眼睛,这画面还是不要让小女孩看到,影响不好。

        “走吧。”看到了眼前的场景,秦宇笑了笑,招呼了表哥一声。

        “哦,好的。”张华正看的津津有味,听到秦宇的话,愣了一下,这才发动车子离去,表情还略带不舍呢。

        “小宇,这是不是你搞出来的啊?”

        车子开出去一会,张华突然朝秦宇问道,他不傻,表弟先前一个人留在包厢里许久,肯定做了什么,而且表弟还特意叫他开车回来,显然是对夜总会门口发生的这一幕早就有所预料了,在联想到表弟一些非比寻常的手段,张华几乎可以肯定这事情肯定是表弟策划的。

        “不会出事情吧?”看到秦宇点了点头,张华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会,他们的记忆里不会记得咱们,而且这夜总会也没有摄像头,没有人会发现这件事情和咱们有关系。”

        秦宇计算好了时间,他们离开了半个多小时后,三井胜田六人才从包厢里冲出来,没有人会把这件事情联系到他们的头上来。

        “那就好。”听到秦宇的解释,张华才放心的点点头,开着车朝工地开去。

        “翘翘,一会答应哥哥不要太伤心,还有哥哥陪着你。”回到工地,秦宇牵着翘翘的手,来到帐篷处,在没有进入帐篷前,先叮嘱了翘翘一番。

        翘翘体内又毒素,要是伤心过度,很有可能就让毒素蔓延开来,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就连秦宇也没有办法。

        翘翘能感觉到秦宇对她的关爱,小手紧紧的攥着秦宇的手,迈着小脚丫走进帐篷内。

        “nǎinǎi。”

        一进帐篷的翘翘就看到nǎinǎi安详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扑倒nǎinǎi的身边,翘翘拉起nǎinǎi的手,呼唤着。

        秦婆婆自然是不可能回应翘翘的了,感觉到nǎinǎi冰冷的手再也没有以前的温暖,翘翘的小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sè,焦急的呼唤起nǎinǎi。

        “nǎinǎi,我是翘翘,你快醒醒。”

        “nǎinǎi,你不要不理翘翘,翘翘下次一定不偷跑了。”

        “nǎinǎi,你打翘翘都可以,但是不要不理翘翘,好吗?”

        站在一旁的秦宇感受到翘翘的害怕和慌张,上前把翘翘给搂在怀中,轻声安慰道:“翘翘,nǎinǎi累了,nǎinǎi要睡一个很长远的觉,咱们不要打扰nǎinǎi,让nǎinǎi睡觉好吗?”

        “那我就在这守着nǎinǎi。”翘翘天真的小脸上,清澈的双眼看着秦宇,充满了坚毅。

        “nǎinǎi要睡很久,要等翘翘长大了才会醒来的,咱们先出去好吗?”秦宇不忍心告诉翘翘,她的nǎinǎi已经离开了,只是他低估了翘翘的聪明程度。

        “你骗人,nǎinǎi没有睡觉,nǎinǎi不会睡觉的,nǎinǎi你快醒醒,不要离开翘翘。”

        翘翘一把推开秦宇,挣扎着爬上床,想要把秦婆婆给弄醒,她年纪虽然小,但是她的心里隐隐的知道,nǎinǎi要是睡觉可能就不会醒来了。

        翘翘小脸上滚烫的泪珠落了下来,小脸贴在秦婆婆的脸上双手不停的摇晃。当然秦婆婆是不可能会醒来的,任翘翘摇晃了半宿,仍然是没有反应。

        “好了,翘翘,让nǎinǎi睡觉吧。”秦宇一直注意着翘翘的情绪,就怕她会因为情绪过度激动,让丹田内的毒素散发。

        “哥哥,nǎinǎi是不是永远的离开翘翘了,当初二胜的nǎinǎi也是这样离开二胜的。”

        翘翘哭花的小脸抬起来看向秦宇,看到翘翘让梨花带雨的可怜神情,秦宇虽然不忍心,但还是点了点头,既然翘翘看出来了,他也就没必要隐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