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袁大师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袁大师

    作品:《超品相师

        “姐,怎么办,刘顺天把资金给撤走,咱们去哪找钱继续施工,要是工程没有按期交付,可要赔付三倍的违约金。”

        看着刘顺天走后,男子面如死灰,虽然他这些年也赚了不少,不过都被他挥霍的差不多了,而眼下承包的这个工程又是一个上千万的工程,三倍的违约金,就是三千多万,他就是所有身家加起来也不够赔的。

        “刘顺天,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

        “姐,你说什么?”

        男子看到自己姐姐脸上的表情打了个冷颤,女子打满了厚厚的粉底的脸,因为面部过度扭曲,已经彻底的露出来,一双眼睛流露出恶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门口方向。

        “去找袁大师。”女子从地上站起,瞥了男子一眼,说道。

        “还找他干嘛,就是因为他,才害的刘顺天会撤回资金的,他不是说他的秘法不会被别人给看出来的吗?”

        一听到女子提到袁大师,男子的表情变得愤怒起来。

        “那现在除了袁大师还有谁能帮助咱们,刘顺天是铁了心要咱们姐弟倾家荡产,只有找袁大师,让他做法除掉刘顺天,这样的话咱们还可以帮助蕊蕊把刘顺天旗下的集团给拿下,到时候……”

        女子脸上露出了yin测测的笑容,她的话,让男子全身一震,结结巴巴道:“姐,这可是人命啊,要是被发现了的话,咱们都活不了。”

        “人命,难道那两个小孩就不是人命了。”

        女子瞥了眼男子,淡淡的说道,她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甚至还从包里掏出了化妆盒,重新给自己补起了妆来。

        “姓袁的即贪财,又好sè,姐你不会是想……”看到自家姐姐在化妆打扮,男子的眉头皱了起来。

        “只要能弄死刘顺天,什么事情我都可以接受,我现在就去找袁大师,你想办法联系下蕊蕊,最好是能把她哄骗出来。”

        “哎,姐……”男子还想说什么,女子已经提着挎包出了房门,开车离开了。

        李倩离开了弟弟的家后,开车来到了一条胡同口里,最后停在了一栋院子门前。

        停车后,李倩没有急着下车,反而是把上衣给脱掉,一手伸到背后,把胸罩解开,一瞬间一对浑圆雪白的兔子颤巍巍的蹦了出来。

        李倩拿起副驾驶位上放着的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件镂空镶着黑sè蕾丝透明吊带的胸罩,再次把那雪白给束缚住。

        只是这胸罩戴和没戴美多大区别,因为是镂空的,几乎就相当是全裸,加上那透明吊带,反而更充满了诱惑。

        扣好胸罩后,李倩又把袋子里的几件衣服都能拿了出来,这是她刚刚经过某家情趣店买的内衣。

        一件粉sè小内_裤,还有一双肉sè丝袜,而丝袜的顶端和粉sè小内_裤有两条白sè带子连着,显然这是一套的。

        把内衣都换掉后,李倩又穿上了一件紫sè连衣裙,不过面料却是非常的薄,根本就没法遮住李倩的内衣,反而更增加了一丝若隐若现的诱惑。

        对着镜子照了下全身,李倩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对于自己的身材她一向是很有自信的,虽然年过三十了,但是因为保养的得当,仍然是凹凸有致,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双峰,她就不信那袁老sè鬼还不被她给迷住。

        咚咚!

        李倩下了车,敲了几下院门,随即就听到院内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谁啊?”

        “袁大师在吗,我是他的老熟人了。”李倩对着门说道。

        “来了。”

        院门被打开,一位年轻的男子瞧见门外的李倩,目光只在李倩的身上扫了一下,整个脸就红了,从他的角度看,李倩就跟着只穿了内衣没有差别,反而因为这紫sè连衣裙的遮掩,更加能引起男人的yu火。

        “袁大师在里面?”

        看到年轻男子的表现,李倩脸上闪过得意的笑容,她这身打扮果然是能勾起男人的**,李倩的手轻轻的在年轻男子的肩膀拍了拍,随即直接朝着院内正房走去。

        “他娘的,这女的穿成这样,师傅真是有的享受了。”年轻男子看着李倩摇曳的身姿,那粉红小内内在紫sè连衣裙内随着臀部的摇曳而左右摇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袁大师,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李倩一进正房,就朝着坐在主座上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开口说道。

        “哎呦,是李总啊,真是稀客稀客啊!”

        袁鹤原本看着手上的一本书籍,抬头看了李倩一眼,双眼闪过jing光,赶忙放下书籍,走到李倩的身边,一双眼睛在李倩身上不停的流转。

        “什么总不总的,都要被人欺负死了。”李倩娇嗔的说道,手掌故意在胸脯上拍了拍,身边的袁鹤可以清晰的听到几声“啪啪”声。

        “哦,在gz这地方还有谁敢欺负李总,难道不怕李总的姐夫吗?”袁鹤嘿嘿一笑,目光落在李倩的胸脯处不动。

        “什么姐夫的,就是刘顺天那家伙要把我这弱女子赶尽杀绝,小妹也是没办法才想到找袁大师帮忙。”

        “找我帮忙,我能帮你什么忙。”

        袁鹤听到李倩的话,脸sè变得谨慎起来,疑惑的问了句。

        “我要刘顺天死。”李倩恶狠狠的说道,旋即又展颜一笑,“所以才来求助大师了。”

        “这个……我也做不到啊。”袁鹤摇摇头,拒绝道。

        “袁大师你可能不知道,刘顺天已经知道他妻子云容两胎难产的真正原因了,你觉得刘顺天会不调查出这背后施法之人吗。”李倩嘴唇凑到袁鹤的耳边,吐气如兰,轻声说道。

        “刘顺天眼下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接下去肯定会调查,到时候袁大师还有我都会被调查出来,与其等着刘顺天来报复,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

        “李总说笑了,我先前做的事情也只是按照你们的要求,既然刘顺天知道了,大不了我离开gz便是了。”袁鹤眼珠子一转,淡淡的回答。

        “老东西真是不见腿子不撒鹰。”

        李倩心里暗骂了一句,脸上继续露出笑容,说道:“大师你常年四处漂泊才有多少钱,只要你能帮我除掉刘顺天,我可以给你五百万。”

        李倩伸出了五个手指,“五百万足够大师你在gz买一套房子,找一个美丽年轻的姑娘了。”

        “刘顺天的家产可不只这五百万。”袁鹤嘿嘿一笑,回到了主位坐下,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倩。

        “那你想要多少。”

        “我要五千万。”袁鹤狮子大开口,也伸出了五个手指。

        “五千万,不可能,最多只能一千万。”李倩皱眉,袁鹤这口开的太大了,根本就不可能。

        “三千万,这是最低价了,再低的话,李总还是另请高明,袁某大不了离开gz就是,那刘顺天就是想报复袁某恐怕也没机会。”

        李倩没想到袁鹤这老家伙竟然这么jing,说实话,三千万相比刘顺天的家产确实不多,只是眼下她哪里拿的出来三千万,先前说五百万也是难拿,最多就是先付个百来万敷衍住袁鹤,然后就说等事成之后,再付清剩下的。

        “三千万可以,但是要等你事情办成后我才能付钱给你。”

        “李总,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这我要是事情办成了,你到时候又翻脸不认账,我岂不是白白忙活了,三千万必须先付钱,除非……”

        “除非什么……”李倩紧跟着问道,她现在根本不可能拿得出三千万。

        “除非李总你拿出你的诚意来,让我能感受到李总的诚意。”袁鹤眼珠子在李倩的身子不停的打量,脸上流露出一丝yin笑。

        “果然是老sè鬼,狗还是改不了吃屎。”

        李倩心里鄙视了一番,不过脸上的笑容更甚,朝着袁鹤抛去一个媚眼,双手捏住肩膀上的连衣裙,轻轻的往两边一挑,整件紫sè连衣裙滑落,那套xing感火热诱人的情趣内衣瞬间暴露在袁鹤的眼皮底下。

        “袁大师,不知道小倩这样的诚意够不够。”

        “嘿嘿,够,当然够,你等一下。”

        袁鹤盯着李倩的**,双目泛着红光,从位置上站起,走进偏房,不一会,一手拿着一个盒子,一手拿着一台摄像机回到了正房。

        “变态,这个老变态。”

        李倩原以为她穿的这套情趣内衣就应该能诱惑住袁鹤了,可接过袁鹤递过来的盒子,打开了一看,哪怕她已经做好了准备,看到盒子里的东西,还是气得想骂娘。

        袁鹤给她的盒子里,装的是一件超薄女仆装,还是带颈圈的那种,而在颈圈上连着一条铁链,李倩没想到袁鹤竟然这么变态。

        “怎么,李总不愿意换上吗,既然李总不愿意,那就算了,只是这样的话,我就感受不到李总的诚意了。”袁鹤开始出声威胁道。

        “大师别急嘛,我又不是说不换。”

        李倩脸上yin晴不定,犹豫了一会,终于出声答应。

        “那就快点换上,对,换上之前,先把自己脱个jing光。”

        袁鹤开始打开摄像机,直对着李倩,竟然是要拍下李倩脱衣的画面。

        “等我拿下了刘顺天的财产,到时候再来收拾你。”

        李倩一咬牙,伸手把胸罩的纽扣解开,两团肥嫩浑圆顿时弹了出来。

        “快,快,还有下面。”袁鹤的声音很兴奋,一边录像,一边冲李倩敦促道。

        李倩也放开了,弯腰褪去粉红小内内,露出那丰满的黑sè森林,袁鹤的脸sè开始变得cháo红,“快穿上那衣服。”

        李倩听话的把那超薄女仆装穿在身上,并且把颈圈给扣在了脖子上,袁鹤看到李倩扣好颈圈,早已忍耐不住,放下摄像机,冲了上去。

        袁鹤一手拿着项链,一手在李倩浑圆饱满出来回搓弄着,开口朝李倩命令道:“把嘴张开。”

        …………

        年轻男子在远处看着正房内的香艳场景,听着少妇的呻吟声,内心一片火热,这房内的人是享受了,房外的就受苦啊。

        ps:我去,太累了,以后能不写坚决不写这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