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1642章 你服不服
  • 正文 第1642章 你服不服

    作品:《绝世武神

        当身披紫金长袍的九级炼器大师宣布炎锋获得第二席位,林枫和木林雪获得冠军席位的那一刹那,木府的人心头陡然间都狠狠的颤动了下,他们心中的感觉非常复杂,难以言明。

        在这之前,他们是准备在此次炼器大赛之后,便将木林雪嫁入炎家的,所有人都认为此次炼器大赛木林雪必败,但是,因为林枫的出现,木林雪和林枫的组合,夺得了此次炼器大赛的冠军席位,这可是他们木府的子弟,本来此时他们应该感到无比荣耀的,但是此刻他们真实的感受却是怪怪的,他们即将要抛弃的人,夺得了冠军,这是多么可笑。

        在炼器大赛中夺得冠军席位,这种意义,非比寻常,虽然他们都清楚,这冠军归属,林枫出力才是最大的,但毕竟林枫和木林雪是一对组合,接下来得到的一切,都将是属于他们两人共同的。

        木清影神色复杂,深深的看了林枫方向一眼,心中生出一个想法:“若是林枫是配合我炼器,会炼制出什么品质的皇器来?”

        然而就当人群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心中的想法之时,炎锋不服的声音就已经飘荡而出,传遍八面之地,使得所有人的目光再度汇聚到了他身上。

        炎锋他当然不服,刚才,他以为冠军席位已经到手了,甚至已经说出了大话,不仅是他,绝大多数的观众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最终,紫金长袍炼器大师却将冠军席位赐予了林枫,这让炎锋何其难堪。

        “大师,我炎家众人,也是有些不服的。”此时,炎家家主站在那,对着那九级炼器大师微微欠身,以示歉意,公然质疑九级炼器大师的裁断,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他不敢太过分,因此虽说不错,但依旧恭恭敬敬的。

        那九级炼器大师目光看了炎家之人以及炎锋一眼,神色淡然,缓缓的道:“你们不服,难道我需要改判你们获胜才行吗?”

        “大师,我等不敢。”炎家的家主听到对方的话顿时心头微微颤了颤,虽然是这种意思,但是从对方的口中说出来意义却完全不同,那九级炼器大师认为林枫获胜,他们不服,难不成就要炼器大师改判他们获胜?

        “你不敢,那你告诉我,你们怎么才服?”紫金炼器大师淡漠的说道。

        “前辈,炎锋只想有个公平机会,让我手持我炼制的皇器,和他炼制的皇器碰撞,这样一来,孰强孰弱,前辈自然能够看出来。”炎锋微微低头,躬身说道,他心中波动起伏,但也不敢太造次,毕竟这是炼器大赛的规矩,而此刻,他在质疑这规矩,质疑一位九级炼器大师的裁断,若是真惹怒了对方,对他而言绝对没有半点好处的。

        “笑话,使用皇器的人有强有弱,你难道认为一位上位皇他手持一级的皇器杀不了手持九级皇器的下位皇?”那炼器大师冷淡的说了声,皇器只是外力而已,虽说一件四级的皇器,已经可以威胁到中位皇强者,但那只是基于理论,真正战斗起来,中位皇强者难道会站在那里让你杀?你一个尊武之人,拿着九级的皇器也没用,一样被轻易辗压杀死掉,除非你的实力比对方差一些,借助厉害的皇器,才有可能反过来压制对方。

        炎锋说他和林枫各自拿自己的皇器来碰撞,因为他和林枫实力不对等,所以那紫金长袍炼器大师认为这种碰撞不具备参考意义。

        “前辈,我不介意让他试试。”此时,林枫对着紫金长袍的炼器大师开口说道,顿时使得那九级炼器大师抬起头看着林枫,思忖了片刻,随即他的目光再度看向炎锋,道:“既然别人都同意了,那我便给你一次机会。”

        “多谢前辈。”炎锋眸子中露出兴奋的神色,随即他的身体豁然间转向林枫,目光变得冰冷,没想到此人竟然主动求战,可笑。

        长剑在手,火焰法则的力量席卷而出,扑入到手掌中的赤血长剑之中,顿时一股恐怖的赤血剑芒吞吐于虚空,还未绽放,便已经出现丈余赤血红芒。

        林枫右手持枪,银枪细而长,安静的呆在林枫的手掌之中,却隐隐有一股无比可怕的破灭锐气。

        “所有人都会看到,真正的炼器大赛冠军,会是我,炎锋。”

        炎锋身上火焰滚滚,如同怒龙呼啸,他的身体动了,手持利剑,朝着林枫而去,剑已悬空,随时准备斩出。

        林枫没有说任何的话语,此时任何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唯有用事实来验证一切。

        “风之吟!”林枫身体动的那一刹那,就如同一阵风般飘动,快到整个身体都化作了一道影子,而他手掌中的长枪疯狂的旋转了起来。

        “斩!”炎锋怒喝一声,长剑斩出,而几乎在同时,林枫的银枪刺了出去,虚空破灭,那可怕的赤血火龙被撕裂开来,朝着八面扩散而去,极为壮观,林枫的手掌陡然间松了,长枪突兀的消失不见。

        “嗤……”虚空仿佛被撕裂开来,炎锋只感觉一股恐怖到极致的破灭之威朝着自己滚滚扑来,刺痛他的脑袋,仿佛要将他的身体都生生的撕裂破开掉。

        “去!”炎锋猛的挥手,剑脱手斩了出去,随即一道碰撞之音想起,破灭之威压仿佛化作了一股恐怖风暴,将赤血之芒龙芒吞撕裂掉,赤血长剑被狠狠的震荡回去,炎锋伸手去抓,却感觉一股可怕的力量将他的手掌都震裂来,让他无法把持住,接着,剑柄狠狠的撞击在了他的胸膛,使得他闷哼了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飞退了几千米之遥。

        但炎锋却好似感受不到身体上的痛处,此时的他面色苍白,身体停下来后显得有些失魂落魄,脸上没有血色。

        败了,他的剑被对方的长枪击退,这无疑已经验证了一切,那九级炼器大师的裁断,没有任何的问题。

        人群的目光都盯着虚空中的两道身影,炎锋,竟然败得这么彻底,他可是掌控了法则的力量,但在皇器的碰撞中,他炼制的剑,输了。

        那一次碰撞,无疑是在宣告,林枫和木林雪获得此次炼器大赛冠军席位,是实至名归。

        “在炼器大赛的结论还没有出来之前,你便自称得到了冠军席位,炎锋,你可真幽默。”林枫伸出手擦拭着手中的银色长枪,淡笑着吐出一道声音,使得炎锋的面色要多难看便有多难看,这不正是他之前对林枫说的话么,林枫直到彻彻底底的击败他后才正式予以回击,这样的回击,才最有力度,没有人能质疑,因为林枫是胜者,而这时成王败寇的武道世界!

        那看好林枫和木林雪组合的紫袍炼器大师露出了笑意,这次赌注,压对了,目光看向身边的紫袍大师,只听他笑道:“你貌似也在之前问我要老夫我的炼器之术吧,你真幽默,现在,该给我了吧!”

        对方嘴角微微抽搐,却感觉心头堵的慌,此刻对方嘴中的幽默两个字,是多么具备讽刺感啊。

        不久前,当炎锋炼制出皇器的刹那,炎锋自己、他、还有炎家的人,几乎已经是在对外宣布炎锋获得炼器大赛冠军席位了,即便是在林枫炼制出皇器之后都是如此,但现在结局却截然相反,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他们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仿佛众人看向他们的目光都透着讽刺之意。

        “我裁断炼器大赛结局你质疑我,要战,那么现在,你服不服?”那九级的炼器大师对着炎锋问道,声音略带一丝冷意,他本对炎锋没有任何恶意,相反,炎锋能够拿到炼器大赛第二席位,他也颇为欣赏,是个好苗子,但是炎锋和炎家的人,公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质疑他的裁决,这是多么不给他面子,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顾及炎锋的脸面了,炎锋一个小辈敢质疑他,他身为九级炼器大师,难道还要在意炎锋、给他面子不成?

        每个人都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炎锋选择了质疑他,那么现在,便该付出质疑的代价了。

        炎锋身体微微颤了下,这种局面之下,让他对着所有人说,他服?此刻他似乎忘记了,刚才他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质疑一位九级的大师,说他不服,那现在,他该再说一次了,服不服?

        “真让人头疼啊!”那看好炎锋的赤金长袍大师揉了揉太阳穴,心中颇为郁闷,这家伙年少轻狂本没错,但是,这种轻狂若是在不适当的时候表现出来,有时候确实是要付出代价的,许多人的年少轻狂,便是这样被慢慢的磨干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