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1631章 炼器大赛
  • 正文 第1631章 炼器大赛

    作品:《绝世武神

        木林雪此刻心中颇为喜悦,没想到林枫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如此的幽默,炎锋本想威慑于他,却被他随意几句话挑起了怒火,使得炎锋好像一个人在那表演般。

        此时的炎锋怒极,依旧站在虚空之中,释放恐怖力量,但是,根本没人鸟他,林枫和木林雪,都只是以嘲讽的目光凝视着他的身影。

        法则的力量缓缓的收敛了起来,炎锋冷漠说道:“木林雪,你会后悔的,炼器大赛落幕之时,等你到了我炎家,我看你怎么求我。”

        “至于你!”炎锋将目光移向林枫,冰冷道:“你大概连自己处于什么地步都不知道吧!”

        “林雪,我们下去吧。”林枫对着木林雪微微一笑,没必要和对方逞口舌之利。

        “恩。”木林雪微微点头,两人牵手朝着下空降临,使得炎锋的神色又一次僵在了那里,脸色格外的难看,那木府的第一美女,真的是他的未婚妻?此刻当着所有人的面,正牵着别的男人的手呢!

        “那人到底是什么人,这是彻底的激怒炎锋呢。”不少人看着林枫心中暗道,无论是炎家还是炎锋,都已经将木府的木林雪当做了炎锋妻子的,由今天的炼器大赛决定,过了今天,木林雪将成为炎锋的人,但炼器大赛之前,木林雪却和其他男人如此亲密,这无疑是当着众人的面打炎锋的脸,同样也是甩了炎家一个响亮的耳光,这家伙,太大胆了。

        林枫此刻倒没有空想那么多,此时在这片空地之上,汇聚的人越来越多了起来,都是来参加炼器大赛的。

        “那是焰金城东域的司马南,他也到了,传闻司马南早已经成为了二级炼器师,只是还没有来焰金塔,让焰金塔为他证名。”众人看到远处闪烁而来的两道青年身影,前方那一人正是东域非常有名气的青年炼器大师司马南。

        东域司马南、西域葛清风、北域炎锋、中域恨长天,这四人在焰金城都非常有名气,属于青年一辈最杰出之人,接下来才能轮到木林雪之流,而且,和木林雪拥有相似炼器天赋的人,绝对不止四人的,只是因为木林雪除了炼器外,人也是极为美貌,才显得与众不同,更被人所熟知。

        木林雪也看到了司马南,对着林枫道:“这司马南为焰金城青年一辈炼器最强的四人之一,但为人颇为低调,没有人知道他的炼器实力到底如何,但是,应该不会比炎锋差多少。”

        “恩。”林枫微微点头,在这炼器大赛上,若是真的只炼制出二级皇器的话,恐怕真的连前十之席位都拿不到,炎锋他只是北域的天才而已,焰金城这么多,每一域都有一些炼器天赋强大的青年。

        “葛清风也到了,他是西域的炼器天才。”木林雪又指着另外一道御空而来的身影,这葛清风披着银色的长袍,熠熠生辉,真的如同一阵清风般,悄无声息啊的降临在了炼器大赛的空地上。

        林枫目光灼灼,扫视越来越多的身影,来参加炼器大赛的人,其实都拥有能力炼制皇器,否则,也不会前来丢人现眼,皇器都无法炼制出,没有任何意义,根本不可能有焰金塔的人会看上他们。

        当然,即便是参加炼器大赛的人都能炼制出皇器来,但注定大多数人只能沦为陪衬,将某些人衬托出来,同在一个舞台比较,才能看得出谁更有炼器方面的天赋,这炼器大赛,就好比炼器界的擂台战。

        “林枫,你看那里。”木林雪指着焰金塔前的主看台,对着林枫道:“那些身上披着印有焰金塔图案长袍的人便是焰金塔的炼器师,长袍的颜色代表了他们级别,赤、橙、黄、绿、青、蓝、紫、赤金、紫金,分别代表了一到九级的炼器师。”

        林枫目光朝着那一方向眺望而去,紫金色长袍的人他只看到了一位、赤金色长袍的有三位,而紫色长袍的有七人,大多数人披着的都是蓝色长袍以及青色长袍,也就是说五级炼器师和六级炼器师占据多数,七级以上的炼器大师级别人物,不多,那意味着能够炼制出高等级的皇器来,而且是独自一人,炼器师的等级是非常严格的,两个人配合炼制出一件皇器,不能作为评炼器师等级的依据。

        此时那些焰金塔炼器师已经开始在就为了,而天穹中的太阳,也正渐渐的朝着正中挪移,正午时分,就快要到了。

        陡然间,一阵剑啸之音滚滚,随即众人看到一群强者御剑而来,一色的银白长剑,透着绚丽的银光。

        “这应该是剑山势力吧。”众人暗暗说道,随即只见那些剑山的人朝下空降落,赫然到了炎家人群所在的看台方位,显然他们有着合作关系。

        不仅是剑山到了,八面看台之地,到了许多焰金城周边的大势力,他们,都和焰金城的一些炼器家族有着不浅的关系。

        “好大的阵仗。”林枫颇为吃惊,八面看台之上,有人气息澎湃,也有人隐而不发,但随意往那一坐,却给人一种如山般的威严,这些人,都是一方强者,但此刻都汇聚于此,观炼器大赛。

        焰金塔方向,一道身披黄色长袍的炼器师踏步而来,他身上长袍的颜色,意味着他的等级是三级炼器师,但他的面容,却很年轻,是一位青年人物。

        “恨长天。”木林雪神色一凝,道:“恨长天乃是焰金塔本门弟子,炼器天赋恐怖,没想到他已经成为三级炼器师了,好快。”

        三级炼器师,放在焰金城中看似算不了多强大,但是考虑到恨长天的年龄,便显得有些骇人了,无论是何方势力的人,参加炼器大赛,年龄一定是在三十之下,恨长天自然也不例外,三十岁达到三级炼器师的境地,谁能说他以后不会成为一位炼器宗师级别的人物?

        “他竟然独自一人参加炼器大赛。”木林雪神色微凝,好自信的家伙,当然,恨长天本来便是一位三级炼器师,想要找到一个和他配合的三十岁之下的青年,又谈何容易,身为三级炼器师的他在阵道上的造诣不可能会弱的。

        “林雪姐。”此时,木林雪的身旁,木清影和木潇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不仅是他们,木府的其他人都在这里,站在一起炼器,他们心中也有些底气。

        “怎么了清影?”木林雪看向木清影道。

        “看到这么多的炼器师,我心中竟有些紧张。”木清影脸上带着一缕尴尬的笑容,此刻的她明白了木府家主以威压来淘汰两组人的用意了,在此刻这种环境下,站在人群当中,都会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木林雪笑了下,道:“放松些,权当一次历练吧,即便失败也没有什么。”

        木林雪嘴中虽这么说,但此时即便是她又何尝没有忐忑之心,她的压力,远比木清影要大得多。

        此时,木林雪只感觉一道目光朝着自己射来,随即她的眼眸转过,便见到炎锋竟来到了她身旁不远处,站在那停了下来,就准备在她旁边不远的位置炼器。

        而同时,在焰金塔看台之上,七道身披紫色长袍的七级炼器大师身形闪烁,降临在浩瀚空地的上空方向,目光环视众人。

        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穹的太阳,此刻正高悬当中,正午时分已至。

        “站定位置之后,所有人都不要动了,每人相隔十米之地,不得影响他人炼器。”一位紫袍炼器大师看着众人道:“炼器大赛的第一轮,时间一个时辰,炼器失败,自动退出,没有炼制出皇器,也一样,自行离开,视为淘汰,离开之时不得打搅其他人炼器,这第一轮,只有一次机会,任何人不得二次炼器。”

        听到这第一轮的规则不少人瞳孔微微一凝,虽然他们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但当炼器大师说出来的时候,那些炼器不稳之人依旧忍不住心头一跳,这第一轮,只给一次机会,炼制不出皇器来,直接淘汰,炼制失败,也直接淘汰。

        这一轮考验的是扎实的炼器基础以及心理承受力,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恐怕这第一轮,便会有许多人被淘汰掉。

        “现在,炼器大赛,开始!”紫袍炼器大师吐出一道声音,顿时空间仿佛都是一凝。

        “呼……”木清影长长的吐出口气,她和木潇的组合炼制皇器是要看概率的,无法做到每次都成功,但这一次,他们不能失败。

        目光朝着身旁的木林雪看了一眼,只见此时木林雪已经取出了携带的炼器炉等炼器材料,直接开始生火,将备好的材料放在炼器炉上灼烧,炼制皇器,对她和林枫而言没有什么难度,这第一轮,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努力了,否则,你的人,可就是我的了。”另一旁,炎锋吐出一道冷声,随即也将自己的炼器炉取出,开始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