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1630章 决裂
  • 正文 第1630章 决裂

    作品:《绝世武神

        焰金塔前端的看台,此刻有不少焰金城周边宗门之人过来拜见那些焰金塔阵道大师,他们中哪些人是焰金塔炼器师一目了然,所有焰金塔炼器师都穿着印有塔状物的长袍,区别在于颜色不同,那些长袍的颜色分别为:赤、橙、黄、绿、青、蓝、紫、赤金、紫金。

        九种不同颜色的长袍,代表着他们的身份不同,赤色长袍者为一级炼器师、橙色为二级,赤金色长袍者为八级炼器大师、而身披紫金色长袍之人,则为恐怖的九级炼器大师,即便在焰金塔前端的看台之上,都只有唯一一人身上披着的是紫金色的焰金塔长袍。

        此时,一位身披紫色焰金塔长袍的老者正在和一群人交谈甚欢,似乎都非常愉悦。

        那紫袍炼器大师目光看向一位青年,目光和煦,笑道:“炎锋如今已经得到了焰金塔承认,为顶尖的二级炼器师,他日再由我来教导,三年之内,必让他冲刺五级炼器大师之境。”

        那青年正是炎家的炎锋,此刻的他身上披着一件和焰金塔之人一样的长袍,不过确实橙色的,这是经过了焰金塔测试才能够得到的长袍,对于如此年轻的炎锋而言,无疑是一种荣耀,让许多人都心生羡慕,听说他都快要突破到三级炼器师之境了。

        “前辈愿意教导于我,炎锋感激不尽,定尊前辈为师长,如同父辈一样执子之礼。”炎锋非常客气的说道,他知道能够得到一位七级炼器大师青睐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这将是一个重要的机会,进入焰金塔的核心。

        “哈哈,这小子,老夫喜欢。”那老者含笑说道:“听说你此次和木府有一个约定,是否如此?”

        “恩,木府木林雪乃是木府第一美女,而且炼器天赋也非常不弱,此次我和木府约定,若是我炼器胜了她,便将娶木林雪为妻。”炎锋如实说道。

        “你小子心怀不轨,不过英雄向来爱美人,而且这木林雪我也听说,倒也和你般配,老夫支持你将他拿下。”紫袍炼器大师笑道。

        “多谢前辈。”炎锋攻击的道。

        “炎锋,怎么还称呼前辈。”炎锋身旁,他的一位长辈故意佯装不悦的道,使得炎锋目光一闪,随即对老者深深的躬身下去,道:“炎锋如今还未在炼器大赛中崭露头角,不敢执弟子之礼,怕有辱前辈之威名,等到我在炼器大赛取得成就,再执拜师之礼。”

        “哈哈,你小子想得周道,我越来越喜欢了。”紫袍炼器大师爽朗笑道,而炎锋眼眸中则闪过锋芒,此事已经是铁定了他,他必将成为焰金塔核心成员,才能在炼器一途中得到更好发展。

        “前辈,我先准备炼器大赛去了。”炎锋依旧非常客气,紫袍炼器大师点了点头,道:“去吧,不要让老夫失望。”

        “一定。”炎锋身体缓缓后退,随即炎家之人都转过身,满面笑容。

        “木府的人到了。”此时,一位炎家之人目光朝着远方眺望过去,只见那边的虚空之中有一行人影腾云而来,赫然正是木府之人。

        “走,去拜会一下亲家。”炎家一位老者笑着说道,顿时众人脚步一踏,滚滚腾空,片刻之后,便降临到了木府众人面前。

        “木兄别来无恙。”炎家家主含笑上前,开口道。

        “诸位来的早。”木府家主一样面含微笑,看不出他们的心中在想些什么。

        “既然偶遇,我们下去闲聊几句,正好炎锋和林雪多日不见,让他们年轻人聊聊。”炎家家主说罢便转身往下空踏去,虽说是邀请,但似乎根本就没有给木府之人拒绝的机会,这一幕使得木府中不少人都露出了不悦之色,但他们依旧跟随着家主朝下空而去。

        至于炎锋,身形一闪,来到了木林雪的身前。

        “林雪,过了今日,你便是我炎锋女人了。”炎锋目光盯着眼前的那张美貌容颜,心中颇为意动,他等这一天很久了,终于来临了。

        “不知所谓。”木林雪冷冷说道。

        “你承认也罢,不承认也好,今日结局已然注定,炼器大赛你必败无疑,而那时,你必将成为我的女人,谁也拦不住。”炎锋身上锐意十足,随即他的眼眸落在了木林雪身旁的林枫身上,眸子中仿佛有火焰在跳动着。

        “我记得曾经警告过你,不许在我妻子身边吧。”炎锋声音冰冷,他的女人,岂容得其他人觊觎。

        “他是我的搭档,将配合我炼器,参加此次炼器大赛。”木林雪冷漠回应。

        “搭档也不行。”炎锋依旧盯着林枫,道:“说话。”

        林枫眉头一挑,随即目光看向木林雪,问道:“林雪,此次我们参加炼器大赛,焰金塔,可否保障我们安全?”

        这炎家乃是焰金城北域大家族,势力恐怖,比木府都要庞大,他孤身一人,实在是有些寒颤,不得不问问清楚,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获得炼器大赛前十之人,在焰金城中,焰金塔绝对保证安全。”木林雪缓缓说道,焰金塔矗立于焰金城无数年,每三十年召开一次炼器大赛,若是连炼器大赛排名前面之人都保证不了安全,谁敢轻易参加炼器大赛,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因此,一直以来在焰金城便有铁律,凡炼器大赛获得前十名者,谁若敢诛杀,便是和焰金塔为敌,必灭之。

        焰金塔,只保护强者,十名之后的人,焰金塔便不负责他们的安危了,当然,出了焰金城,焰金塔同样不负责,焰金塔手伸不到整个大世界。

        “哦。”林枫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目光落在炎锋的身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嘴中吐出一字:“滚!”

        炎锋神色一凝,仿佛没有听清楚般,林枫,让他滚?

        “在整个焰金城北域,从来没有人敢对我说这个字,即便是整个焰金城,也没有几人敢,你倒是让我大开眼界。”炎锋目光带着几分戏虐的神色,盯着林枫,他身为青年一辈的天才炼器师,即便是焰金塔的人都非常看重于他,一位紫袍炼器大师将收他为弟子,但林枫,胆敢让他滚!

        “林雪,我们走吧。”林枫对着身旁的木林雪微微一笑,随即伸出手,竟牵着木林雪的手掌。

        “恩。”木林雪很配合的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对着林枫点了点头,两人一起从炎锋身边走过,他炎锋不是很牛吗?林枫直接无视,拉着他所谓的未婚妻的手从他身边走过。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得出来,但毋庸置疑,让炎锋极其的不舒服,他高高在上的对林枫说话,但林枫根本懒得理会他的豪言,而且,和他内定的妻子,正牵着手,一股火焰从炎锋的眼眸中释放而出,背对着林枫,炎锋双拳仅握,杀意毫不掩饰,恐怖的法则力量席卷这片空间,使得无数人将目光朝着这边投来。

        随即众人也都看到了林枫牵着木林雪,而炎锋,则释放自己的法则之力,用这种威势来震慑林枫。

        “那人是谁,好大的胆子,炎锋的女人他都敢碰,而且惹怒了炎锋。”不少人看到虚空中的一幕神色一凝。

        “炎锋竟然领悟法则之力了,一只脚已经踏入武皇境界。”有人则震慑于炎锋的强横实力,心头波动,这天才可不仅仅是表现在炼器方面,实力也同样惊人。

        炎家和木府的人眉头同时皱了起来,许多人面色都不好看。

        “木兄,这就是你们木府的管教么,我炎家丢不起这种脸。”炎家家主冰冷说道,他炎家的媳妇,此刻被其他男人牵着。

        “林雪。”木家家主冷漠的吐出一道声音。

        木林雪目光转过,看向木家的家主,道:“我在做什么我心中清楚,我也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若是木府要将我逐出木家,随意。”

        木林雪和炎锋一样,她等这一天很久了,当然,是在知道林枫的阵道能力之后,她需要参加此次的炼器大赛,摆脱木府对她的掌控,自从木府决定牺牲她,没有过问她而将答应炎家的条件之后,她便对木府没有责任感了。

        “你……”木家主神色冷漠,眼眸随即扫了林枫一眼:“你胆子很大。”

        “这木易的交代,真不好办啊。”林枫心中苦笑,因为木林雪所处的位置,他要救木林雪,就必然是要得罪木府和炎家,若是这次拿不到炼器大赛的前十,那可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不过他现在也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了,谁让这是木易的嘱咐呢!

        “我胆子向来不小。”林枫耸了耸肩,颇为无语,这炼器大赛还没开始呢,就得罪了两股势力。

        “轰!”一股澎湃的火焰浪潮滚滚袭来,炎锋身披火焰,站在林枫上空之地,若非是在炼器大赛举办之日不得有任何争斗,他会当场格杀林枫。

        “林枫,他在干什么?”林枫指了指炎锋,对着木林雪问道。

        “不知道。”木林雪学着林枫耸了耸肩,两人看炎锋的目光就如同看小丑的表演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