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1519章 无天剑皇(二更)
  • 正文 第1519章 无天剑皇(二更)

    作品:《绝世武神

        “禹皇,东皇最痛恨的便是你天台,因此第一个找到了你,你之后,你认为他会寻找哪位武皇复仇!”问皇等人依旧在原地没有离开,他们就在这里等,等众皇汇聚而来,将力量凝聚到一块,才能防止东皇逐一击破。

        东皇是中位皇,又有寻人至宝,只有他猎杀别人,而其他人想要找到他击杀根本不现实。

        “那天齐家覆灭,有哪些武皇出现,便最有可能是其中的武皇。”禹皇几乎没有犹豫便开口道,他明白他伤得不冤,东皇最痛恨的肯定是他,能保住命已经不错了,而且还有治愈的希望。

        “齐家毕竟是东皇的心血,那些人流淌着他的血脉,齐家被灭,东皇必然受到了刺激的,会展开疯狂报复,而报复的人一定会是那日出现过的!”禹皇补充了一声,众人都深以为然的点头。

        “伊人有危险!”林枫的眼眸陡然间绽放出一道锋芒,当初参加齐家覆灭那一战的人很多都就在这里,除了这些人外其他武皇不是很多了,还有就是守望之父、六欲武皇、杀手之皇等几人,如若东皇要复仇,除了这里的人,几乎可以肯定他要选择的目标很可能就是六欲武皇。

        林枫目光看向炎帝,却又有些犹豫,若是他让炎帝去了,这里的人就挡不住东皇了,万一东皇又回来了呢?

        “剑阁!”林枫突然间想到了一处地方,随即道:“炎帝,你帮我走一趟六欲仙宫如何,我和师尊依旧诸人前往剑阁,剑阁的前辈和我有一些交情,他应该能护卫我们安全。”

        “也好,炎帝你修为强大,是极少能够威慑到东皇的人,而且速度比东皇还要快,为了不让八荒武皇折损,你和问家老皇一起出动更好!”禹皇听到林枫的话也表示了赞同。

        “好,本帝替你走一趟!”炎帝看了林枫一眼,随即脚步一错,身体陡然间消失,人群抬头,随即只看到虚空当中留下了几道脚印纹路,引动天地之力的纹路,使得他的步伐快到不可思议,转眼间就已经看不到了,丝毫不逊色掌控了虚空法则力量的武皇。

        “可怕的速度,比我要快多了。”问皇看着炎帝消失的身影暗暗说道。

        “我们启程前往剑城吧!”林枫对着人群说道,他也很久没有回剑阁了,至于他对炎帝很放心,既然炎帝答应了他,自然会做到最好,那家伙是个人精,很聪明,有他前往对付东皇,恐怕东皇不会那么舒服了。

        “我也想见见剑阁的那位老皇!”禹皇笑了笑,随即一行人卷动了虚空,朝着中荒之地剑城的方向而去,如同一道道流矢般迅猛。

        中荒,剑阁,林枫携诸强者降临,剑阁之人自然是客气相迎,剑墓亲自作陪,而木尘到了剑阁之后便离开了,他要去将天台的其他人召回来,谁知道东皇是否会猎杀天台的弟子了。

        林枫并未冒昧的带人前往剑冢,老人隐匿于剑冢当中,喜好亲近,他带人来到了这里,便已经是在剑阁前辈庇荫之下,自然不好带人前去打搅,林枫只是一人来到了剑冢。

        剑冢的老人看到林枫,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了一缕淡淡的笑意,道:“外面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双方势力都不按照规矩来了,没想到竟然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规矩?”林枫颇为诧异,弑皇同盟和守望联盟之间,难道还存在什么规矩不成。

        “前辈,我师尊想见前辈一面!”林枫对着老人说道,是禹皇对他说想要见一见这剑冢的老人的。

        “让他来吧!”老人平静的点了点头,林枫这才折返,随后和禹皇一道而来。

        走进剑冢,老人那颇显得浑浊的双眸扫了禹皇一眼,叹息了一声:“你也和老头我一样了,可惜!”

        禹皇看了老人片刻,眼眸颇为凝重,随即微微躬身,客气的道:“不敢与前辈相提并论!”

        “不必行什么礼数,我们随便坐吧!”老人随意的坐在了扫帚上,对着禹皇摆了摆手,又对着林枫笑了下:“林枫,你也坐!”

        “你的身体经历过改造,契合自然,本应该走出这片小世界的,大可不必留在这里,在圣城,也许你能够遇到更大的机遇和成就!”老人身体佝偻,透着病态之意,但每一句话都让禹皇感觉微有些惊心。

        禹皇微微摇头,开口道:“我曾经和老朋友是想要离开的,但是造化弄人,我其中的一位老朋友,他死在了弑皇同盟的手中,这也行就注定了我和另外一位老朋友的命运吧!”

        “因此你们行事激进,使得矛盾彻底的激发,将原有的平衡打破!”

        “弑皇同盟这些年野心越来越膨胀,试图要控制整个八荒九幽,我们只能乘着还有还手之力的时候出手,否则会更惨痛,现在的结局,前辈也看到了!”禹皇目光看着老人,平静的心微有些起伏。

        老人沉默了片刻,终究点了点头:“是的,连守护通道的使者大人都忘记了自己的职责,错不在你们,只要想想便能够明白,占据着绝对力量的他们,是不可能会和你们一直保持那种平衡的,在他们眼中,整个小世界或许都只是他们手中的棋子而已,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禹皇看到老人理解自己,似乎有些欣慰,随即他又缓缓的站起身来,对着坐在扫帚上的老人微微躬身,恭恭敬敬的道:“请前辈出手一次!”

        “我?”老人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和你一样,受到法则之力的创伤无法愈合,能有什么能力出手。”

        “晚辈不相信五千年前剑破天地的无天剑皇会无法做到!”禹皇依旧执着的道,老人听到他的话并未感觉到诧异,而一旁的林枫听到禹皇和无天剑皇的对话眸子中却不断有精芒闪烁着。

        很平静的对话,但却令得林枫有种惊心动魄之感,那对弈的双方到底是谁?为何从师尊口中说来,仿佛师尊是一切的主导般!

        无天剑皇,老人果真是五千年前叱咤风云的人物吗,如今他已经苍老得没有人认识他了,的确,五千年前,现有的剑阁中人,恐怕还都没有人出生吧!

        老人的眸子竟然落在了林枫的身上,伸出满是粗茧的手掌,那些粗茧,是因握剑而生,剑不离手,不过如今,老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握剑,他都怀疑他是否会忘记如何去握剑!

        “林枫,还有天台的其它弟子都不错,他们,才是你们真正的希望吧!”老人拍打着林枫的肩头,轻声道。

        禹皇很坦然的点了点头:“是的前辈,为了保住他们,我等不惜身死!”

        “我们这些老家伙可以死亡,但是他们不能,所以我才会求前辈出手!”禹皇再次对着无天剑皇躬身,这一刻林枫的双手都紧紧的握住,指甲仿佛要渗入肉里面,师尊他即便身死,也不愿他们师兄弟死!

        因此,在东皇出现的时候,禹皇没有在第一时间逃,也没有最先想着如何保全自己,而是以法则之力将天痴他们藏于大地当中,自己则破开虚空将东皇引开来,他是为了保全天痴他们!

        “是什么给你这么强烈的信念!”老人叹息一声,武道之人对自己的生命都是极为珍惜的,能够牺牲自己保全其他人的武修太少了,况且还是一位武皇强者,经历了多少,他们才能够达到武皇的成就,谁舍得死去。

        尤其是那些非依靠家族,全部依靠自己走到武皇的人,更是经历了无数磨难,没有例外,成长起来难,但死亡就太容易了,因为他们之上永远还有更强大的人物,通往金字塔尖端的人是注定了越来越少的,只有踩踏在其他人的头上,他们才能不断跃上去!

        “几百年来,一直陪伴我生命的就那么一个兄弟,他的信念,便是我的信念!”禹皇淡笑着说道,他的眼眸很灿烂,仿佛是想到了他的兄弟!

        林枫看到禹皇此刻的笑容,心头竟然无法忍住的颤抖了下。

        “石皇么!”林枫心中有种淡淡的伤感之意,凭借无天剑皇和禹皇的对话,再想到曾经雪尊者对他说过的话,他几乎能够推断出故事的轮廓了!

        乾域天池,走出了两个立志强大的男人,其中一个男人还带着自己的心爱之人,他们三人一起闯荡,一路变得强大,直到他们有机会走出这片世界,但是,其中一个男人心爱之人却因弑皇同盟而死,于是,他的男人开启了他的复仇之路,而另外一人默默的跟在身边,和他一起,因为他们是兄弟。

        他的信念,便是我的信念!

        PS:情人节元宵节快乐,其它章节晚上一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