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出乎意料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出乎意料

    作品:《绝世武神

        八壶酒下肚,萧雅的脸蛋微红,眼眸迷离,竟好像要睡着般。

        看着林枫,萧雅喊了一声:“哥,我好困。”

        “…………”

        林枫无语,人群也都一个个无语的看着萧雅,好困?

        服用了九壶琼浆玉液,不趁势修炼提升修为,反而想要睡觉,这才叫真正的暴殄天物。

        尤其是林枫他服用我九壶琼浆玉液,自然知道个中滋味,九壶琼浆玉液下肚,应该是灵台清明,浑身即痛又舒爽才对,这时候趁机突破,是最好时机,萧雅倒是好,她竟然说好困。

        苦笑着摇了摇头,林枫看着眼睛都快要闭上的萧雅道:“困的话就躺在我身上睡吧,我背你回去。”

        “好、嘻嘻。”

        萧雅听到林枫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干净的笑容,随即竟真的躺在林枫的肩上,闭目睡了过去,让人群都有些发呆,难道这是服用琼浆玉液后的状态?

        “林枫,你这小妹,倒是很奇特,记得我第一次服用九壶琼浆玉液之时,可是浑身苦不堪言,咬牙修炼,才堪堪突破修为。”

        君莫惜摇头抵笑,这萧雅的反应,太反常了。

        “也许是体质的原因吧。”林枫自然知道服用琼浆玉液后的反应,正如君莫惜所描述的那样,但他可不会将之说出来,否则的话不是告诉别人他也服用过吗?其他人猜测不到,但唐幽幽却一定会猜测的,毕竟上次他便是从唐幽幽的手中拿走九壶琼浆玉液的。

        众人听到君莫惜的话确实放下心来,不是琼浆玉液没有效果,只是那女孩个人原因,连君莫惜都说服用琼浆玉液后突破了,相信他们服用后即便不突破,也能使得修为往前跨越一步,在雪域大比的舞台上,有时候修为强大一点,便可能是生与死的区别。

        就在此时,躺在林枫肩头的萧雅竟真的睡着了,但她的身上,竟有一股气息流露出来,仿佛身体中有一股力量在流转,让人群的瞳孔都是一凝。

        “这样也行?”

        人群愣在了那里,此刻这萧雅,体内的力量流转不息,分明是九壶琼浆玉液发挥了作用,在自行运转,即便她舒舒服服的睡觉,也能让她得到莫大的好处。

        不仅人群不解,连君莫惜、林枫甚至是唐幽幽都愣住了,怎么会这样?

        这琼浆玉液是唐家所酿制,但唐幽幽都没有听说过有这功效,可以让人睡着了都使得力量自己流转,太奇怪了。

        “难道她曾服用过什么,能将琼浆玉液的药效都震住,随即在体内让药效慢慢扩散,为之所用?”

        君莫惜低语了一声,让林枫神色一凝,服用过什么?

        萧老他精通百草,使用草药就能让重伤之下的他起死回生,甚至状态恢复后比以前更进一步,萧老在药草上的造诣,林枫不会去怀疑,若是说萧雅服用了什么东西,一定是萧老干的,萧老以草药,改变了小雅的体质,让她即便服用九壶琼浆玉液都安然无恙,反而想睡觉,让琼浆玉液的药效自行运转。

        若事实真如此的话,只能说明萧老给萧雅服用的药草药效,压过了这九壶琼浆玉液的药效,比这琼浆玉液还要珍贵。

        “萧老,到底是什么人?”

        林枫楠楠低语了一声,精通百草,医人性命,而且随意出手就是归元丹这等极品丹药,但却又突然离开,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

        至于萧老口中喜欢吟唱的悲歌,也仿佛透着几分豪气,听说那是在唱萧雅死去的哥哥,从那歌声中林枫就感觉,仿佛萧雅哥哥生前也是非常的了得。

        “君莫惜说的没错,她体内有东西,能够压制琼浆玉液,才能有如此奇效。”唐幽幽听到君莫惜点醒,立刻便也想明白了,唯有这种可能了,既然如此,那么林枫以及这女孩,也不是普通人呢,体内竟还有压过九壶琼浆玉液的宝物。

        林枫看到君莫惜和唐幽幽的目光笑了下,说道:“小雅,她的爷爷是我的一位前辈,而我那位前辈,精通百草。”

        “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你那位前辈,定是高人无疑了!”君莫惜点了点头,能够将这等药物给女孩服用的人,不简单啊。

        唐幽幽也轻轻的点了点头,唯独云飞扬,看着林枫的目光闪烁了下。

        前辈高人,精通百草!

        他心中的那一缕疑惑,仿佛也被打开了,林枫,可能没有说谎,他可是清楚,之前林枫身边并没有什么女孩,而他失踪之后再出现,人变了,气质变了,身边还多出了萧雅,只能说林枫可能有什么奇遇。

        萧雅体内的力量依旧在缓缓的流动着,如涓涓细流,不疾不徐,非常的平缓,那九壶琼浆玉液,不会带给她半点坏处,只有好处。

        “唐小姐,我妹妹都已睡着,我便不在此久留了,款待之情,多谢了。”

        林枫对着唐幽幽微笑道,唐幽幽点了点头,道:“稍等片刻。”

        “将一百壶酒,送上来。”

        唐幽幽说了一声,片刻后,就有一人包裹了一百壶焚元烈酒,送给林枫。

        “谢了。”林枫一笑,将酒收入储物石戒当中,又对着君莫惜微微点头,他对君莫惜的感觉还不错,天龙帝国青年第一人,虽有傲骨,却外不露傲气,两次见到他,君莫惜都颇为客气,第一次就没有仗着实力去抢他的血魂草,而是制止离恨对林枫出手,将离恨带走了。

        “我也告辞了,这九壶琼浆玉液,云飞扬收下。”

        云飞扬也站起身来,对着唐幽幽点头。

        唐幽幽也不会去阻拦,她邀这些人前来,只是纯粹的送酒而已,唐家每十年,都是这么做的。

        没有任何一个家族能永远昌盛,多结善缘,尤其是那些有潜力之辈,你赠他们以点滴恩惠,也许若干年后,在唐家遇到危难之时,他们一句话,便能解决危难,唐家的这一习惯,是在唐家几百年前发生过的一次危机开始的。

        那时候,唐家险些遭遇毁灭之灾,但就因为几十年前受到过唐家祖上一点恩惠天赋青年成长为绝代强者,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龙山帝国第一世家的唐家危机化解,这一教训,唐家一直铭记。

        古言有云,莫欺少年穷,那些天赋异禀的潜力青年,谁也不知道十年后甚至几十年后他们会成为怎样的天骄人物,就拿这些在坐的人而言,也许几十年后,他们有人早已踏出了龙山帝国,成为大陆的强者,一句话,就能将帝国颠覆。

        在武道的世界,任何事情都能成为可能,有时候目光的长短,也能决定命运。

        林枫将萧雅背在了背上,萧雅这丫头倒是睡的很熟,没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小脸蛋竟还是有些红红的。

        云飞扬也随林枫一起走出,他们离开之时,分明感觉到了一道冷光落在他们身上,这冷芒,不用说也知道定然是狄龙的眼神。

        但林枫和云飞扬倒也没有太在意狄龙,走在大道之上,拂过的轻风让林枫微微舒爽了下,浑身的火焰烈性在慢慢的消退。

        云飞扬走在林枫身边,笑着问道:“林枫,感觉这些人如何?”

        “出乎我的意料。”林枫开口道。

        “哈哈。”云飞扬笑了笑:“你倒是和我想法一样,的确有些意外,帝国的天才,目光就是要长远一些,不过,唐家此举,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些被邀的人,一旦参加雪域大比,都有可能发生蜕变。”

        “龙山帝国那么多人梦想着参加雪域大比,绝不是因为那仅仅是一场比试那么简单啊,危难于机遇,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