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空中修炼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空中修炼

    作品:《绝世武神

        虚空当中,黑风鹰逆风翱翔,呼啸前行,恐怖的气流吹打在人群的身上,发出猎猎声响。

        林枫、云飞扬以及蓝娇三人,乘坐在凶兽穷奇身上,蓝娇坐在羽翼的中间,云飞扬则是坐在穷奇后背,唯独林枫是站着的。

        目光俯瞰下方,看着那过眼云烟以及下空的一座座大道城池、或者山脉丛林,心中颇有几分感慨。

        终于要走出雪月了,虽说只是暂时的,但林枫依旧难免有几分感触。

        来到九霄大陆,他立志要攀登武道,凌云天下,在雪月之时,他便时常心生向往,大陆的外面,会是怎样的,他一直渴望有一天,当他的实力足够强大,带着自己心爱之人,去踏遍整个大陆,践踏那万里河山。

        前往龙山帝国,随后去参加雪域大比,这只是第一步,不会是结束,而只是他踏出雪月的开始,他的目标,不是雪月、也不是龙山帝国,甚至不是雪域,而是那无尽的远方,是那整个浩瀚的大陆。

        前世之人,都有成为侠者、拥有强大力量的梦想,如今,他有了去追寻的能力,怎么能不去好好探索、去追求一番,那传言中武道的巅峰,毁灭天地,焚山煮海,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神通手段,他林枫,终有一日也会达到那境界。

        就如以前他渴望在虚空中踏步翱翔一样,如今,他却已经能够站在云端。

        林枫还在想,那武道之极,又是怎样的一种强大,能否将诸天捅破、灭杀万古神魔。

        蓝娇抬起头,看了站在那的林枫一眼,并不厚实、甚至略显单薄的背影带着几分萧瑟之意,却如一柄剑般笔直,那矗立的脊梁不会弯曲,只是看这背影一眼,仿佛就能从中读懂林枫的坚韧不拔之志。

        “林枫,他的目光,眺望的方向有多远?”

        蓝娇喃喃低语一声,她曾和林枫相处过一段时日,有时的林枫玩世不恭,有时的他冷冽霸道,他的骨子里甚至已经有了一分偏执之意,只要他所认定的,便一往无前的去做,不论后果、不论善恶,甚至一怒之下血流成河。

        但在这煞神的身上,谁又能够感受到他的孤单与心底的悲凉。

        来到这个世界,首先面对的便是手足相残,自己亲伯父以及叔父的子女要他的命,随即是家族的驱逐。

        当时的林枫除林海外,举目无亲,这个世界,仿佛唯有他一人,一切,都需要靠自己,他不杀人,人要杀他。

        空老和北老,让他再次感受到了长辈的呵护,即便空老和他一共都没有说过几句话,但他依旧尊重并珍惜那份情,但结局如何?云海宗满门被灭,空老为保护他生死,北老明明已经逃脱去回头,以身殉宗。

        这一切,都在他心中种下了一刻冷漠杀伐种子,直到烟雨平生以杀伐将他点燃,他彻底的放开自己的心,随心所欲,一切唯我唯心,即便受人唾弃,即便万人憎恶,他也不会在乎,他在乎的,只有那不多的人群,为了那不多的他所在乎的人,让他杀伐千万,在所不惜。

        “要加快速度了,早些感到龙山帝国,大家注意了。”

        一道声音在虚空中飘荡,传入人群的耳中,是若岚山的声音。

        他的话音落下,黑风鹰的速度遽然间加快,气流变得更加的强烈,不断的割裂在人群的身上,刮得人的脸上都生疼。

        穷奇的速度也同样加快了,和黑风鹰一样,站在穷奇羽翼之前的林枫依旧眺望着远方,神色没有半点的波动,任由那强大的劲风割裂在身上,面无表情,只是他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仿佛随时可能被烈风撕裂成碎片。

        若岚山的坐在后面那头黑风鹰身上,看着前方的人群,目光闪烁不定,这些人群许多人甚至都在依靠真元力量稍微缓解迎面的飓风带来的压迫之力,也有人尽量闪避、躲过这飓风。

        唯有不多的人保持着原来的动作,矗立在那,任由强风刮在身上,其中,便有林枫。

        狂霸的罡风吹打在脸庞、身上,烈风仿佛在撕扯他的肌肤,此时穷奇的速度太快了,速度越快,逆风的力量就越强,当你的速度快到极致的时候,风都如刀刃般,若是平时战斗之时短暂的移动还不觉得,而此刻长时间的急速飞行,便会真切的感受到风的恐怖。

        林枫眼眸闭上,随即盘膝坐下,如一尊佛像般端坐于那,不动如山,任由狂风肆虐在身。

        在林枫的脑海当中,一尊佛魔之像出现在那,仿佛亘古永恒,是佛、是魔。

        林枫的身体当中,一股强大的气流不由自主的流转了起来,那股狂霸的烈风吹打在身上,不但没能割裂林枫的肌肤,甚至仿佛是在淬炼他的肉身,千锤百炼。

        “嗤、嗤……”

        一股强烈的气流拂过,细微的声响传出,人群只看到林枫身上披着的衣衫被直接撕裂开来,随风而动,朝着后方飘荡而去,流落到远方。

        林枫那赤膊的身体,出现在了人群的目光当中,在那一缕缕清晰的**线条上,他们可以看到一股力量在流动着,流过林枫的每一寸肌肤,仿佛是在做周天循环,极为的神奇。

        “嗯?”许多人都注意到这一幕,瞳孔不由得一阵收缩,这是怎么回事,林枫,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在修炼?

        那在林枫体表流动的曲线,分明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而且,不是真元力量。

        除了真元力量,林枫,他竟还修炼着其它力量手段!

        “好家伙。”

        若岚山的目光也落在林枫身上,眼眸闪烁,这股在林枫体内流动的力量,很强。

        更让若岚山佩服的是林枫的悟性和定力,在这种情况下,他竟还能修炼。

        穷奇身后,一头黑风鹰背上,一道身影站了起来,满脸寒芒,看向林枫,他的手放在腰间,在那里,竟有一柄剑,他的手,正握着剑鞘,仿佛他的剑,随时可能出鞘、杀人。

        此人生得颇为秀气,五官俊朗,整个人身上还带着一股英气,正是雪月国八大公子排名最后的禹剑、剑修!

        此刻,他那如剑的锋利眼眸,正落在林枫的背上。

        不过就在这时候,禹剑发现那蹲坐在穷奇身上的云飞扬脑袋微微扬起,目光笔直的朝着他看来,嘴中竟带着一丝浅笑,让禹剑的目光微微一僵。

        云飞扬的眼眸虽含着笑意,但却仿佛要将他的心都看透来。

        目光盯着云飞扬片刻,云飞扬也一直笑看着他,眼眸一刻都未曾离开。

        “禹剑!”

        同样和禹剑坐在黑风鹰上的禹琴喊了一声,禹剑这才放开握在剑鞘的手,随即缓缓的转过身,坐了下来,就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般。

        而云飞扬的脑袋又微微的低了下去,仿若无事。

        这不经意的一幕甚至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们的眼眸,更多的是看着林枫。

        倒是若岚山,这不经意间发生的一幕并没有逃脱他的眼睛,嘴角勾勒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对这些雪月天才之间的恩怨,他当然也知道一些,禹家和林枫仇恨极深,务必都想着对方死,刚才禹剑,无疑是想要在林枫顿悟修炼的时候出手偷袭击杀林枫,不过那云飞扬,却似乎有意无意间在帮林枫。

        然而,即便没有云飞扬,禹剑若是对林枫突下杀手,就能得手吗?

        这一点,无人得知,但至少在若岚山看来,没那么简单,林枫若是那么容易被偷袭,便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还敢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