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抢女人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抢女人

    作品:《绝世武神

        月天辰脸色阴沉、难看,死死的盯着林枫,林枫只是一句话喝出,就吓得他手臂都放下来,让他在人前丢人现眼。

        林枫却是目光平静,将杀伐之气收回,看向月天辰的目光带着浓郁的讽刺之意。

        “说你懦弱无能,难道有错,废物一个?”

        林枫冷笑出声,月天辰的脸色越加的难看,却无法出言反驳,林枫一句话就吓得他将手放下来,他有什么资格反驳林枫。

        “林枫,你欺辱天辰,有意思吗?”

        坐在月天辰身旁的月天命终于开口了,扫了林枫一眼。

        “请你分清楚,是谁先出言侮辱的,我欺辱他,也是他自取其辱。”林枫冷冷的说道:“比我年长,连顶撞我的勇气都没有,废物一个,竟出言说我是贱民,恬不知耻,这种人竟也有资格坐在这里,称月家之人,简直是丢尽月家的脸。”

        林枫声音字字锋利,让月天命和月天辰都哑口无言,月天辰比林枫年龄要大,却没有任何一样能比林枫,修为更是差林枫太多,竟然还敢言语侮辱林枫,除了说他是自取其辱外还能说什么。

        “即便如此,但我依旧有一事需要声明,我和欣叶,确实有婚约在身,你二人走得太近,不好,有损欣叶的声誉。”

        月天命再度开口,让林枫目光一沉:“谁承认你和欣叶的婚事,欣叶吗?是你月家,一厢情愿吧。”

        “今夜我来皇宫,正是为此事而来,向皇室提亲。”

        月天命目光与林枫碰撞,丝毫不让,他来此,就是为了这桩婚事。

        林枫眼中透着一股寒意,道:“就凭你,就来提亲,向谁提亲?”

        “当然不是我一人,如今君王闭关极少见外人,太子殿下闭关不理外事,二皇子殿下与欣叶公主乃是亲兄妹,兄长如父,我来此便是向二皇子殿下说明,我爷爷月家家主,自会亲自来说此事……而且,就在今夜。”

        月天命缓缓说道,让林枫瞳孔收缩,目光闪烁了片刻,随即朝着段无涯看去。

        看来段无涯邀自己携欣叶前来,也是有深意呢,似乎正与今夜之事有关,月家家主月青山,竟要来皇宫提亲,为月天命向公主段欣叶提亲。

        段无涯,他能答应这桩婚事?

        “欣叶不答应,谁能勉强。”林枫冷哼一声,目光寒冷。

        “这桩婚事,我不可能会同意,皇兄也不会答应的。”段欣叶也开口说道,目光朝着段无涯望去,目光中带着一缕希翼之色。

        对于皇室段家与月家的婚约,她当然是知道的,但如今她心中只有林枫一人,哪能答应这场婚约,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即便皇室答应,她自己也不可能会同意。

        “公主殿下何必说得如此决然,天命自小天赋绝伦,又历经磨难才有今日之威名,为雪月八大公子第二,他配公主,正是不二人选了。”

        一道悠远的声音由远及近,缓缓传来,最终落入人群的耳膜当中。

        随即,在无涯山下,一道身影缓步踏上,发丝苍白,赫然正是月家家主月青山。

        月青山来到观星阁外,先是对着为首的若岚山微微点头,道:“龙山帝国若岚山阁下,月青山冒昧打搅,切勿见怪。”

        “无妨,既然是你们之私事,随意便是,便当我不在即可。”

        若岚山不在意的说道,声音坦然。

        月青山微微点头,随即看向段无涯。

        “二皇子殿下,天命与欣叶公主之婚约,乃是先人所定下,想必殿下比谁都清楚,而且我会来提亲之事,殿下也知晓,月天命身为我嫡孙,继承了我月家的血脉力量,拥有血脉武魂,天赋异禀,自幼苦修,追逐武道,如今年龄二十有三,正值娶亲之龄,而公主殿下正好也已成年,貌美如仙,天命甚为喜爱,特地让我这老头前来皇宫提亲,冒昧之处还望殿下勿怪,而月青山也相信殿下自会遵守昔日之婚约,成全天命与欣叶公主一事。”

        月青山侃侃说道,以先人之约堵段无涯之嘴,让段无涯没有理由去拒绝这婚约。

        抬起头,段无涯看了林枫一眼,目光闪烁,随即微微笑道:“月家主先请就坐,此事我们慢慢来聊。”

        “不必了,我月青山只是遵守先人之约,前来完成,殿下和欣叶公主都在,只需要给月某一个肯定的答复便行,我便立即去准备好迎娶公主的婚礼大事。”

        月青山话音迫人,一口一先人之约,仿佛此事已经定下来了,言外之意便是段无涯若是不答应,便是违抗先祖之约,目无祖上。

        在场之人无一是庸人,自然能够听懂月青山的话,他们一个个都看着段无涯,想要看段无涯如何回答。

        “月前辈前来践约,无涯自然不会有意见,只要我皇妹同意没有意见,月家主便可立即去准备婚礼一事。”

        段无涯浅笑说道,他也是极为圆滑之人,直接将事情推脱给了段欣叶自己身上,让人群眼眸微凝,段无涯可真是聪明,月天命以先祖之约定来限制他,他根本不好去拒绝,而若是答应,便是置段欣叶为无物,那么段欣叶算什么,林枫又算什么?

        于是,段无涯将选择权踢给了段欣叶自己,让她自己去决定。

        其实这根本不需要去说,段欣叶心中有人,怎么可能会同意。

        果然,听到段无涯的话后,月青山继续又道:“公主殿下年纪尚轻,对婚约这等大事,当然是由长辈来定夺的,无涯殿下身为公主皇兄,完全可以替公主殿下践约。”

        “此时关系到公主欣叶的终身之事,即便有先祖之约,也不能凭借我一句话来决定,还是刚才那话,只有公主没有意见,我绝不会拒绝。”

        段无涯继续推脱说道,没有去正面回应月青山,依旧是如此委婉。

        “无涯殿下如此推迟是何意?”月青山不可能会去询问段欣叶,只需要看一眼此刻段欣叶和谁坐在一起就能明白,段欣叶不会答应与月天命之时,他去问,那岂不是给段无涯台阶下。

        “是拒绝你的意思,你听不懂吗?”

        此时,林枫开口了,一声轻响,他的酒杯被重重的放在桌上,目光冷漠不悦,盯着月青山。

        月青山,说起来是他外公,亲外公。

        月青山,同样也是月天命的爷爷,亲爷爷。

        但这时候,月青山正在帮月天命这孙子,要夺他这外孙的女人,这听起来,似乎是有鞋稽,但事实就是如此。

        “嗯、”月青山皱了皱眉,扫视林枫一眼,不悦的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你在说的,是我林枫未来的女人,我当然有说话的份,你月青山今日可以来这里提亲,我林枫也随时可以让我母亲来此提亲,到时候,我怕你下不了台面。”

        林枫冷漠的说道,若是月梦荷也来此提亲,月青山和女子抢儿媳,确实难堪了些,传出去让人笑话。

        段欣叶听到林枫霸道的话音脸上竟露出了一抹笑意,林枫此刻已经承认,她是他未来的女人。

        “你真要争,让你的孙子来和我争,以势压人,没用。”林枫再度冷言讽刺道,尤其是将孙子二字咬得格外的重。

        “好,很好,果然不愧是梦荷的儿子。”月青山头发飘动,看不出喜怒,继续问段无涯道:“无涯殿下,我月青山,只求一句话,这先祖之约,你是要违背,还是践行?”

        ps:偶的神啊,我就想趴一分钟的,结果尼玛就睡着了有木有,还是太困的原因,改天再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