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杀伐之路
  •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杀伐之路

    作品:《绝世武神

        第四百一十章 杀伐之路

        残阳如血,妖异的血腥之气占据整片空间,肆虐的剑气已经落下帷幕,然而虚空当中却已经空落落的。

        那群万兽门的强者,此刻,只剩一人。

        腾巫山,是唯一活着的人,其他万兽门的玄武境强者以及玄妖,全部死了,尸体就那么倒在地上,没有了任何的气息。

        下方,有许多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他们只感觉眼前的一切都有些不太真实,很梦幻。

        死了,浩浩荡荡的万兽门强者,带着强烈怒意、甚至没有人敢阻挡的玄武境强者,现在,只剩下腾巫山一人,这是何等的震撼人心。

        就连腾巫山自己都感觉很不真实,目光呆滞,不过此时的他,却也没有时间去为那些人感到悲哀、愤怒,因为此时的他,自身难保。

        一缕吞吐的剑芒在他的喉咙前若隐若现,那道锋锐的眼眸盯着他,腾巫山明白,只要对方愿意,真元之剑,随时可能刺入他的咽喉,夺走他的性命,现在他的命,掌控在对方的手中。

        “为什么?”腾巫山盯着眼前的身影,目光中尽是茫然、不解,虽然恐惧,但他依旧要问,这些玄武境的强者,都死得不明不白。

        “我万兽门,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阁下,为何要下次辣手。”

        诸葛无情的目光冷漠、无情,看着腾巫山,有几分怜悯、可悲。

        “我不杀你,留你的命滚回去告诉腾巫妖,告诉他,有些人,不是他能碰的。”诸葛无情嘴中吐出一道冷漠的话音,让腾巫山目光一凝。

        不是什么人,他都能碰?

        他们,碰了谁?似乎最近他们得罪过的人唯有一个,那就是林枫。

        可是,林枫他怎么可能和诸葛无情牵扯上关系,这绝对不可能,腾巫山不相信,他也不愿去相信。

        “我不明白。”腾巫山看着对方说道。

        诸葛无情眼中的怜悯更甚,万兽门,好可笑。

        “你回去让腾巫妖好好想象,禹家想杀却不敢杀的人,他去杀,难道他腾巫妖认为,万兽门已经比禹家要强了么!”

        说罢,剑意吞吐,腾巫山只觉一道寒意在耳旁掠过,惊得他身上浮现丝丝冷汗。

        一道破空之声传出,诸葛无情的身影化作一柄剑,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远处的天际。

        腾巫山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随即将手放在眼前,在那里有着滴滴殷红的鲜血,诸葛无情刚才只需要将剑再微微偏离一分,他的耳朵就没了。

        “禹家想杀,却不敢杀的人。”

        腾巫山喃喃低语,眼角抽搐着,没错,他突然发现,他们忽略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林枫,杀了禹家家族之子禹天行,杀了禹家三爷禹仇,可以说,禹家和林枫的仇,在以前就比他万兽门要深得多,但是,禹家动了林枫吗?

        没有,禹家,从来都没动过林枫,即便是上次在观剑峰,禹家的人也在,说要杀林枫,但禹家自始自终,没有派出一位强者杀林枫,一直是他们万兽门去对付林枫,而禹家仿佛是外人、旁观者。

        此刻,听到诸葛无情点醒,腾巫山,只感觉浑身冰凉、刺骨。

        如此仇恨,但禹家却没有动的人,林枫,他会简单?

        可笑,他们竟然林枫只是个外来小子,没有任何的背景,但现实,却如此的讽刺,到如今,他万兽门的精锐强者损失大半,整个万兽门的实力被削弱到不足几天前三分之一,他才意识到这一点,这说起来,是多么的讽刺。

        苍凉一笑,腾巫山身形化作一道长虹,也消失在了这里。

        在腾巫山的笑容当中,充满了无尽的自嘲,在不久的将来,他万兽门,将沦为雪月的笑柄。

        …………

        万兽门的人群被诸葛无情截杀,此刻还在天一学院当中的林枫自然不会知晓。

        此时的林枫,正坐在一石椅之上,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副棋局,漫天的桃花飘落在他的身上,充满了唯美之意境。

        在林枫对面坐着的,正是烟雨平生。

        “林枫,你落子之杀伐之意、很利!”烟雨平生看着林枫手中的棋子落下,顿时,林枫的棋子犹如千军万马,要将他的棋子彻底的吞没沙尽,杀意浓郁。

        “但是,若你对手比你强大,杀伐之意再猛,依然无济于事。”

        烟雨平生一子落下,顿时棋局大变,林枫布的局依旧是那么刚猛、锋锐,仿佛要将烟雨平生的局浇灭,然而烟雨平生,则稳若泰山,纹丝不动,林枫无法侵吞他任何一个棋子,甚至隐隐给林枫一种错觉,他一子落错,就要全盘皆输。

        林枫举棋不定,看着棋盘沉默了,一往无前的锋锐、杀伐,若是敌人势大,该如何破?

        “请老师指教。”

        林枫迟迟没有落子,不知就是不知道,林枫,他不会自欺欺人。

        “你先落子。”烟雨平生开口说道,让林枫目光一沉,随即他手中的棋子,缓缓的落下,是一防守之势,敌人势大,当避其锋芒。

        烟雨平生看到林枫落下的子,眼中带着一丝浅笑,随即,他的棋子再落,步步紧bi,林枫的棋局,完全处于被动之势,仿佛随时可能被侵吞覆灭掉,这种局面,是林枫最不想看到的局面,但事实正是如此。

        “开弓没有回头箭,林枫,你看明白了吗!”

        烟雨平生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教导之意,林枫沉默了,弦已动,箭已射出,如何还能拉回来。

        此时的林枫,似懂、却又非懂。

        “老师,林枫愚钝。”沉默了片刻,林枫又一次开口,眼中带着几分请教之意。

        “你现在所处的局面,就如这盘棋中你的棋局,势弱、被动,完全被压制住,刚开始杀伐进攻,然而依旧是蚍蜉撼树,你看不到希望,因此退而求其次,选择稳扎稳打,但事实上,那些强大的势力,不会给你稳扎稳打的机会,他们会抓住任何可乘之机,将你吞没、吞得干干净净。”

        烟雨平生缓缓的说着,随即他从林枫的身旁取过林枫的棋子,一子子落下,整个棋局布置得水泄不通,虽是危局,但依旧有狭小的空间可以活跃,而林枫的子,仿佛从这片大局势中消失,不见踪迹。

        “林枫,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其一,退、主动的退,甚至干脆直接消失,这样,无论对方之势如何强大,依旧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彻底将你击垮,而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借助一切的力量,壮大自身,等到势成,再反扑。”

        林枫安静的听着烟雨平生的话,第一条路,是让他离开,消失在皇城,躲起来,这样,无论对方的势力多么强,却连他林枫的人都找不到,等到实力足够强大后,再重新回来。

        但这条路,就注定林枫身边的一些棋子要牺牲,毕竟,他不可能带着偌大的扬州城一起失踪。

        “老师,第二条路呢?”林枫开口询问道。

        “第二条路……杀!”烟雨平生的嘴中吐出一道身影,平静出尘的他,此刻身上却涌现澎湃的锋锐之气。

        “杀,以微弱之躯,在地方大势面前杀出一条血路,一往无前,不停的杀,直到对方倒下,当然,在这条杀伐之路上,你要不断的提高自己,让自己的势不停的增强,这样,才能不停杀下去,直到有一日,你的杀伐之事,超越对方的大势,不过这条路,很危险。”

        林枫目光中锋芒闪烁,锋锐无比。

        “老师,第一条路,是懦弱之路,我可以躲,但若是我此次消失,如何还能够有追求武道之一往无前的心境,所以,我选择第二条路……杀伐之路,杀他一个天昏地暗,直到凌云。”

        ps:伤不起的无痕啊,闭上眼睛就能睡着,今天小小休息一下,明白爆发。

        ^^^^^^^

        ^^^^^^^

        ^^^^^^^^^

        ...

        -------------------

        :23:34:30

        

    ()

        ()t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