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两百零七章 不死不休
  • 正文 第两百零七章 不死不休

    作品:《绝世武神

        “神箭将军镇守断刃天涯十几载,无人踏过断刃天涯半步,威名赫赫,摩羯一直敬仰,今日一见,甚为高兴。”

        摩羯骑坐在马上,对着柳沧澜微微欠身,这是他对雪月军神的尊重。

        “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柳沧澜声音带着一抹悲凉,几十万将士,血染沙场,这些,是他之过,他的心,此刻依旧在滴血。

        “时不与将军尔,并非将军之过,若是将军愿意加入我摩越,我摩羯愿俯身相迎,让将军执掌我摩越之帅位。”

        摩羯非常客气的道,虽贵为太子,却无半点傲气,甚至说出愿俯身迎柳沧澜加入摩越,这等人,岂能不成大事。

        “胜便是胜,败便是败,何来借口。”柳沧澜微微摇头:“谢过太子好意了。”

        “我让将军看一人,将军便明白了。”

        摩越挥了挥手,顿时,他身旁的军士让位,那茫茫人群当中,有几道身影出现,其中一倩丽的身影,被青藤缠绕,押赴摩越众军之前。

        “公主。”

        柳沧澜和林枫的瞳孔都是猛然一凝,尤其是林枫,更是目光闪烁,锋芒毕露。

        怎么会这样,公主,竟在摩羯的手中。

        难道那刺杀段欣叶的人并非是段天狼所安排,而是摩羯的人?

        可是,为何那将领早已伏击在那,他一出现便围剿于他,而且将他的罪名坐定?

        林枫,一时间无法想明白。

        此时,摩羯的眼眸落在林枫的身上,含笑道:“你叫林枫,对吧?”

        林枫目光微凝,却听摩羯嘴角张开,缓缓开口。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断刃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跨铁骑,踏破贺兰山阙!”

        “壮志饥餐蛮人肉,笑谈渴饮摩越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摩羯的声音带着几分肃穆,目光中充斥着热血豪情,让柳沧澜和林枫的瞳孔又是一凝。

        “能高歌出如此词句,胸怀是何等的广阔,何等热血,林枫,若你愿意加入我摩越,我摩羯,同样愿俯身相迎,若你不嫌弃,可与我结为异性兄弟。”

        俯身相迎,结为异性兄弟。

        摩越国太子摩羯,竟然如此看重林枫。

        “你若愿意加入我摩越,我自然不会再为难这公主,可将他与你结为夫妻。”

        摩羯含笑继续说道,看着林枫的目光带着几分相惜之意。

        柳沧澜看了林枫一眼,那首词句,竟是林枫歌出,热血激昂,可惜,注定成空,蛮人摩越,都快杀入断刃天涯。

        “刺杀公主之人,是你所派?”林枫问道。

        “你不用怀疑什么了,我让你看一人,你便明白了一切。”

        摩羯拍了拍手,在他的身旁,一道身影策马向前,这人抬起头来,将头上的头铠取下来,顿时,他的面容呈现,让林枫浑身冰寒。

        “是你。”

        林枫的语气中透着一抹浓浓的杀机,此人,赫然是他追袭劫走公主之人时阻拦的将领,并一口咬定是他对公主图谋不轨。

        “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我对你雪月军中之时,以及你们之间的矛盾,了如指掌。”

        摩羯淡淡的说道,声音平静。

        林枫心头泛着一抹冷意,看着摩羯,缓缓道:“但你能将这矛盾如此完美的激发,演变成内乱局面,随即挥军直下,摩羯,你是个枭雄。”

        林枫并非客套,虽然他们军中有矛盾,但能够那般完美的激发并布局执行,每一步天衣无缝,这种人,很可怕,他算到了所有的细节。

        至于军中的卧底,那反而不算什么,谁说摩越国的大军中没有雪月的卧底,卧底,要看他自己能接触到多少,同样,也要看你如何用,摩羯,无疑将此人的作用完美的发挥了出来。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子落错,满盘皆输,很小的一个间隙点,被摩羯利用,决定了整个战局。

        “你和将军若是加入我摩越,你们都会是英雄。”

        摩羯继续邀请道,林枫和柳沧澜,同时摇了摇头。

        “我摩羯,随时欢迎二位。”

        摩羯调转马头,随即淡淡的道;“下令,五里之外,扎营驻军。”

        摩羯话音落下,他的声音顿时被重复了几次,令出如山,所有军士,都转身,摩羯在军中的地位,是神。

        “雪月之人听着,三日后,我要你们全部撤出断刃天涯,否则,我会在断刃天涯前斩公主头颅。”一道巨大的音浪滚滚扑出,传递到雪月军士的耳中,让人群全部都浑身震颤了下。

        竟然要他们,撤出断刃天涯,否则,就杀了公主!

        “这三日,我不会动贵国公主分毫,你们考虑清楚。”

        摩羯再度说了一声,随即大地震动,滚滚黄沙在空中飘飞,留下雪月人群,面面相觑。

        没有任何的条件可谈,撤出断刃天涯,是摩羯提出的,没有商量的余地,说完,他就走。

        林枫看了一眼段欣叶离去之时的忧伤眼眸,心头微颤,生出一股浓浓的内疚之意,若非他实力不济,公主也不至于被劫掠走,段天狼,也不会有理由发难,内乱不会发生,几十万雪月将士的鲜血,就不会流。

        当然,这是林枫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他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只是被人算计,他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回断刃城。”柳沧澜身体转过,脚步跨出,看着他的背影,林枫心头微颤,他知道,此刻的柳沧澜,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那几十万将士,都是他的兄弟。

        此时,一行身影大步跨来,到达柳沧澜等人身前停下。

        “柳沧澜,策动内乱,导致公主被擒,几十万将士埋骨他乡,你,该当何罪?”

        走过来的段天狼厉喝出声,让林枫的眼眸微微眯起,这禽兽不如的畜牲。

        是他的属下是卧底,才有公主被擒一事;是他段天狼不肯罢休,想要害林枫性命,挑起内乱;甚至在摩越进攻之时,他依旧不肯罢手,如今,他却将责任归咎于柳沧澜的身上,这是何等的卑鄙、何其无耻。

        “柳沧澜,你害死几十万将士性命,不如以死谢罪。”

        段天狼又说了一声,林枫脸色更冷,柳沧澜本就重情义,受如此刺激,以他的性格还真可能做出以死谢罪的事情来。

        “段天狼,我真佩服你,竟还有脸站在这里,说如此大话。”

        林枫忍不住开口,冰冷的道:“亲信叛逆之徒,导致公主被擒;公报私仇,欲置我于死地,却不去捉拿劫掠公主之人;为达目的,不惜挑起内战,甚至在摩越杀来之时,依旧顾及私利,让将士流血;开战后,你抛弃自己从皇城中带来的将士,带着自己儿子,逃得比任何人都快,犹如猪狗畜牲,令无数将士身亡,其中,有你的将士,你却有脸在这里指责柳将军,若我是你,早已自杀千万次,我真佩服你,身为王爷、将军,却能做到如此的不要脸。”

        林枫字字冰凉、犹如利刺,刺在段天狼的心头,让周围人群都以异样的目光看着段天狼,而段天狼的脸色,也格外的难看。

        “林枫,你不要忘记,你乃是公主护卫,公主被擒,你逃脱不了责任。”

        “段天狼,你也不要忘记,你是军中将帅,在你的军营,公主被擒,是你的属下,出卖了公主,我逃脱不了责任,你又如何?”

        林枫冷漠回应,厉声呵斥。

        “那我们便看看,谁死谁生。”

        段天狼阴冷一笑,随即转身,拂袖而去。

        “你最好置我于死地,我不死,你和你那禽兽儿子,都必死。”

        林枫看着段天狼的背影,声音如来自九幽,林枫的话,绝对发自肺腑,若是他将来强大,柳沧澜父子,他必杀,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似乎是感受到林枫话音中的寒意,柳沧澜的脚步,微微顿了顿,随即再度抬起,林枫,他也必杀,他们间,不死不休!

        ps:泪奔,求花,请兄弟们看看还有木有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