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怒发冲冠,凭栏处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怒发冲冠,凭栏处

    作品:《绝世武神

        人群都看着屠夫,虽然被反弹而回,但没有人会瞧不起他,能够让第六面战鼓都有了裂缝,已经算非常不错了。

        雪月圣院的人群目光都落在了霸刀身上,眼眸中浮现淡淡的冷笑,他们倒要看看,这带着青铜面具的男子,如何与屠夫相比。

        此时,只见霸刀站在钟鼓的前方,目光平静而深邃,一股霸道的刀意,突然升起。

        人群目光一凝,却见霸刀脚步跨出,一掌,直接斩在了第一面战鼓之上。

        “嗤、嗤!”

        清脆的声响传出,没有狂霸的爆裂之声,只见那战鼓如豆腐般,被那霸道的掌刀,直接切碎,破开。

        随即,第二面、第三面,甚至是第四面钟鼓,全都被斩断,轻而易举,霸刀,甚至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动作,一口气息。

        直到第五面战鼓,霸刀的手才微微抬起,随即猛然间斩下,顿时,钟鼓从中间破开,朝着两旁飞去,依旧是那么的轻松、淡然。

        更恐怖的是,霸刀,身形依旧,即便到达第六面战鼓之前,依然是一刀,劈出。

        “咔嚓!”

        刀锋刺骨,冷冽骇人,第六面战鼓,依旧是那么轻松的被斩裂,没有任何的停顿。

        直到此时,霸刀的动作才停了下来,没有继续斩第七面钟鼓,仿佛没有任何的兴趣,很平静的转身,踏出脚步,朝着天一学院人群方向走去。

        “一个废物,也敢这么猖狂。”

        一声淡漠的话音从霸刀的嘴中吐出,让人群的目光微凝,这家伙,竟羞辱屠夫为废物,不过和他相比,屠夫,的确显得很弱。

        屠夫的脸色难看无比,青一阵白一阵,昔日他在云海宗之时,便被当做天才对待,不可一世,到了雪月圣院,依旧受到重点栽培,但此刻,却被人侮辱为废物,偏偏还无法反驳。

        第六面战鼓,他全力一击,让它有了裂缝,然而霸刀,轻而易举,将之斩裂,两人的差距太大了。

        “不错。”

        段无涯轻笑一声,淡淡的道:“还有没有更强的。”

        人群面面相觑,随后又有不少人上前一试,不过终究无法做到更强,甚至连第六面钟鼓都无法击退。

        “令狐,此次我们来的人以你最强,你不去杀杀他们威风?”

        此时,雪月圣院方向,屠夫对着身旁的令狐河山说了一声,他们昔日同为云海宗弟子,如今都在雪月圣院,自然也要熟悉几分。

        令狐河山微微摇头,看着对面天一学院的人群道:“那白衣之人,名问傲雪,天一学院弟子排名第三,平日虽行事低调,但实力深不可测,没想到这次他也来了,我没有绝对的把握能胜。”

        令狐河山的话让屠夫目光一凝,随即朝着对面那漂亮如女人的问傲汛去,只见此刻问傲雪那双妖异般漂亮的眼睛也朝着他看来,光彩夺目,让屠夫的目光闪烁了下,竟不敢直视那双眼睛。

        此次雪月圣院来的弟子,令狐河山最强,他若是出手的话,问傲雪必然也会站出来,到时候令狐河山若败,雪月圣院面上不好看,因此没有绝对的把握,令狐河山是不会出手的。

        “这面子,我来帮你们找回吧。”此时,在雪月圣院人群的旁边,那紧挨着首位的座位之上的青年开口说道,此人,正是月天辰。

        站起身来,月天辰看着段无涯和他身旁的段欣叶,道:“殿下,公主的安危,自然该由我来护卫,其他人,谁都没有资格争。”

        月天辰的话音狂傲,然而人群却都感觉理所当然。

        月天辰,乃是月家继承者,身份高贵无比,而且他本身的实力,也是灵武境七重,极为强大,再加上那恐怖的武魂,比他强的人,不会去招惹得罪他,比他弱的人,只有被他欺辱的份。

        段欣叶目光闪烁了下,没有说什么,而段无涯却是低笑一声,道:“那就要看月兄能擂响几面战鼓了。”

        月天辰微微点头,不过他却并未立即朝着战鼓方向走去,而是目光看向天一学院人群方向,或者说,看向林枫。

        “公主地位尊崇,能与公主相配之人,无论是武道天资、还是出生,都需要无可挑剔,那些地位身份卑鄙、拥有一点实力就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之辈,还妄想贪图公主之尊、攀龙附凤,可笑至极。”

        说罢,月天辰便径直走到战鼓之前,目光肃穆。

        人群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眼眸都落在了林枫的身上,月天辰虽未点名,但刚才显然是在说林枫。

        林枫,竟也垂涎公主?

        此时林枫的目光微微凝固,眼眸中闪烁着丝丝冷光。

        他身份卑微、不知天高地厚?他还妄想贪图公主之尊、攀龙附凤?

        此刻,只听月天辰继续开口道:“今日,我愿为公主歌一曲。”

        话音落下,随即,低沉悠远的声音从月天辰的嘴中传出。

        “苍茫雪月、将士擂鼓。”

        “轰!”

        爆裂的声音伴随着月天辰的高歌之上响起,第一面战鼓、碎裂。

        “披甲胄、壮志雄心。”

        “轰、轰!”

        一言、一颤,又是两面战鼓,爆裂。

        “男儿热血,踏万里河山……”

        月天辰的声音高亢,身上涌现一股无比强大的热血之意,又是两道掌力轰击而出,第四面、第五面钟鼓,顷刻间湮灭。

        月天辰那口气,不但没有消逝,反而越发高昂。

        “建、千秋功业。”

        月天辰脚步前移,整个人犹如一道流光,势如破竹,破灭一切,轰隆一声巨响,第六面战鼓,再裂。

        此时,只见月天辰身体脚步猛踏地面,黄土咆哮,仿佛烽烟滚滚,一声恐怖的波动蔓延而出。

        月天辰,一掌,轰出,落在了战鼓之上。

        “只为迎,美人荣归!”

        低沉的声音落下,月天辰的这一口气终于消散,咔嚓的一道声响传出,第七面战鼓,四分五裂。

        “苍茫雪月,将士擂鼓,披甲胄、壮志雄心。”

        “男儿热血、踏万里河山,建千秋功业,只为迎、美人荣归。”

        人群喃喃低语,看着那俊逸的身影,心头震颤,身上微有热血燃烧而起。

        尤其是那些雪月将士,一个个目光都散发着夺目的光泽,仿佛他们,是这首歌中的主角。

        “好。”

        雪月圣院的人群都大喝出声,为月天辰助威,将位之上,段天狼也微微一笑,道:“天辰不愧为月家继承人,胸怀壮志,只凭借一口气,高歌吟唱之时,竟还做到连破七面战鼓,太难得了,倒也和公主般配。”

        从高歌到攻击七面钟鼓,月天辰那口气一直未歇,攻击之时还要高歌,这比纯粹的攻击要难多了,毕竟,只有一口气、不能停歇。

        转过身的月天辰对着段天狼微微点头,随即看向段欣叶,眼中露出一丝柔和笑意,段欣叶也浅浅一笑,依旧沉默着。

        “不错。”段无涯微笑着点头:“没想到月兄不仅天赋异禀,还有如此才情,难得。”

        “雕虫屑,殿下过奖了。”月天辰的眼中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随即还扫了林枫一眼,或许在他眼中,林枫已经成为假想情敌。

        “何止是雕虫屑,简直就是不伦不类、狗屁不通。”

        这时候,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让人群的目光微微一凝,不伦不类、狗屁不通?

        目光朝着开口之人看去,正是林枫。

        “这家伙,好大的口气。”人群心中暗道,对林枫颇有微词。

        月天辰的眼眸则是微微眯起,冷视林枫,取笑道:“既然我不伦不类,那你来试试?”

        “正有此意。”

        林枫嘴角露出一丝淡漠的笑容,在九霄大陆,武道之上比他强的人太多,但若是要比吟诗,穿越而来的他若论第二,谁敢说第一。

        站起身来,林枫的脚步缓缓的走出,来到了另一列战鼓之前,这一幕,让人群的眼眸俱都是一凝,林枫,竟要来真的。

        众人眼中都露出一丝期待之意,他们倒要看看,林枫如何在实力和才情上压倒月天辰,这似乎不太可能吧。

        段无涯和段欣叶也都看着林枫,目光中带着几分期待之意,这家伙,不知道又能弄出什么花样来。

        “我倒要看看,你是能破七面战鼓,还是能高歌曲赋出来。”

        月天辰冰冷一笑,目光中尽是嘲讽,林枫,不可能能做到他做到的一切,只会自取其辱。

        只见林枫眼眸微闭,随即深吸口气,肃穆而悠扬的高亢声音从他的嘴中吐出,一言,便震撼人心。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ps:过大年了,祝福兄弟姐妹们合家幸福,身体健康康哈,没啥能送给大家的,就只能爆发一下了,今天无痕在这里码字度过了,码一天,陪大家一天,希望兄弟们也能支持一下无痕,鲜花红包什么的都不要客气哈,到十五号鲜花翻倍就截止了,还有这个月红包是全归作者的,无痕厚颜求鲜花、求打赏了,希望龙年的最后一天,大家都能顺心如意,今天至少七更,吼一声,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