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奴隶武修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奴隶武修

    作品:《绝世武神

        踏入囚牢当中,胜者生、败者死。

        这里,的确和战场一样残酷。

        九霄大陆,所有人都尚武,这绝非虚言,一个囚斗场,能够吸引如此多的人,甚至让人亲身踏入险境去囚斗,可见人追求武道的意志有多么强烈。

        “囚斗的规则,是怎样的?”林枫问了一声。

        “囚斗场的负责人会宣布囚牢中的奴隶武修以及妖兽的实力和战绩,看台上的人可以根据这个,选择踏入哪一囚室,和人斗,还是和妖兽战,当然,只有实力境界与奴隶武修、妖兽相当,甚至更低,才可以踏入囚牢当中,拥有战斗的权利,否则的话,那便没有意义了。”

        问傲雪对着林枫解释道。

        林枫微微点头,确实如此,若是进入囚牢中的人实力远强于奴隶武修和妖兽,那战斗也就没有意义了,囚斗场的主人可不会做这种傻事。

        “还有,进入囚斗的人,败了,代价是死亡,但若胜了,就能获取到不少的元石,许多人,为了元石,有时候也会去囚牢中进行囚斗,就比如我们将星系的人群,有人通过囚战历练自己的勇气和铁血,不断突破极限,获得元石之后,又去修炼塔中修炼,这样,能够让实力得到飞速的提升,当然,也极其危险。”

        “危机,与机遇并存,哪一个强者,不是踏着累累尸骨,在垂死中挣扎了无数次,才最终凌云九霄。”

        问傲雪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肃然,让林枫一愣,看来,这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竟时常会踏入囚牢呢,若是第一眼看到他,绝对不敢想象。

        说话的同时,一行人顺着阶梯不断往下,林枫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囚斗场的全貌。

        这是一块如足球场般大小的场地,无比巨大铁笼直接罩在这块辽阔的场地上,仿佛是从天而降。

        铁笼高达十米左右,分为两块大区域,其中一块区域,一头妖兽正与人搏斗着,而另一块区域,则是两个人在进行生死战斗。

        囚斗场的两块区域,分别放置着妖兽,以及武修奴隶,由看台上的人,自由选择是和妖兽战,还是和奴隶武修战。

        就在这时候,一道身影挡在了林枫等人的身前,目光淡漠的扫视了林枫等人一眼。

        问傲雪似乎早已料到,从身上取出六块中品元石,递给对方,对方立马退开到一旁,放林枫等人前行。

        “靠近囚斗场的前十排区域,位置靠前,视野最好,而且,还拥有优先进行囚斗的权力,不过,想要踏入前十排区域,每人需要缴纳一块中品元石。”

        问傲雪边走边道,让林枫目光一凝,说道:“一块中品元石,太多了吧。”

        要知道,一块中品元石,足以在修炼塔的第四层到第十层任意一间修炼室修炼一个月之久,这可不是小数目。

        “不多,一点都不多。”让林枫有些意外的是,问傲雪直接摇了摇头,说道:“你想一想,来到这前面坐的人,是些什么人。”

        “想要进行囚斗的人,还有,不缺少元石的人。”林枫沉吟了下,回应道。

        “你说的没错,对于想要囚斗的人而言,只要他囚斗胜利,至少能获得十块中品元石,那一块的付出,自然就值得,若是败了,就意味着死亡,那他们身上留着元石,也没用任何的意义;至于后一种人,你也说了,他们,根本不缺少元石头,自然就不会在乎。”

        问傲雪说着,指了指第三排的一行位置,道:“我们坐那里吧。”

        “好。”林枫点了点头,这前十排的人并不是很多,相对后面而言,位置宽松太多了,毕竟,想要进行囚斗的人以及不在乎元石的人,还是占少数的。

        就在林枫落座的时候,囚斗场中的一场战斗也结束了,是奴隶武修所在的那块区域。

        只见脚上还带着镣铐的奴隶武修,却用他的手插入了囚斗之人的心脏,鲜血淋漓,画面极为的残忍。

        但这里的人群显然是早已习惯,一个个疯狂的呐喊了起来,很刺激,血液沸腾。

        柳菲和静韵的眉头紧皱着,看到这种场面感觉有些不舒服,而林枫,虽然心中微有波澜,但表面上却很平静,来到这世界这么久,他早已经习惯了弱肉强食,弱者的性命,在这个世界一文不值。

        “没用绝对的把握,何必要去进行囚斗。”林枫微微摇了摇头,那被杀之人,是他自己选择的,生死怨不得别人。

        “林枫,若是同境界,你更愿意与妖兽囚斗,还是和奴隶武修?”

        问傲雪听到林枫的低语声,有些好奇的问了林枫一句。

        “妖兽。”林枫没用任何犹豫的回答道。

        问傲雪听到林枫的回答一愣,随即笑着道:“你的选择没有错,很多人认为,同境界,妖兽一般会比人强一些,但在这里却不同,奴隶武修,他们从成为奴隶的那一刻起,就面临着随时都可能丧命的危险,他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活着,是他们唯一的信念,他们求生的**比任何人都要强烈,为了活着,他们可以做一切,疯狂、残忍、嗜血,只求或者,他们所有的潜力都被激发出来,比妖兽,更可怕。”

        “也许,有时候你认为自己实力比他们强,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但进行囚斗之时,你会发现,最后活着的那个人,不一定是你。”

        为了活着,多么卑微的一个梦想。

        林枫心中暗自叹息,却摇了摇头,说道:“你说的没错,但我说我会选择与妖兽战斗,并不是因为这原因。”

        “不是?”问傲雪微有些惊讶,看着林枫。

        “不是。”林枫点头,道:“奴隶武修,他们虽然是奴隶,没有人权,但毕竟,他们,是人。”

        问傲雪听到林枫微有些肃穆的话音,目光一凝,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之色。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他们唯一的信念,就是活着,他们杀那些囚斗之人,是因为对方想要他们的命,而他们,想活着,如此卑微的梦,没有人能够指责他们的残忍,要我为了一些元石,为了自己的利益,就去随意杀和我没有任何仇怨的人,我做不到,我心中有愧。”

        林枫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他也不觉得自己是救世主,但至少,他在追求武道的同时,心中还是有些坚守的东西,至少对得起自己的内心,这样,在武道之上,他不会有什么羁绊,阻碍自己的前行。

        问傲雪听到林枫平静的话语,第一次,他看着那熟悉的囚斗场,心中竟有了丝丝波动。

        那些奴隶武修,虽是奴隶,但他们,是人!

        没错,他们是人,可在这残忍的世界,许多人从来不将奴隶当人看,像林枫这种人,太少了。

        绝大多数人,都试图不断的变强,为了追求变强,为了到达自己的目的,他们可以不择手段,杀人,太正常不过。

        “也许,你是对的,我决定了,以后只和妖兽囚斗。”

        问傲雪笑了笑道,却在此时,一道嘲讽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

        “将星系的人,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悲天悯人,真是可笑。”

        林枫和问傲雪的目光转过,看向身后的侧方向,只见一群身着华服的青年坐在那,嘴角带着几分高傲的姿态,俯视着林枫等人,高高在上。

        “贵族系的人!”

        林枫眉头一挑,在这群华服青年当中,有一人林枫认得,是他进入天一学院那天甩过耳光的青年,白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