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一步,冰封(泪求花)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一步,冰封(泪求花)

    作品:《绝世武神

        清心酒楼,瞬间变得无比安静了起来。

        人群的目光全都落在少女的脸颊上,在那里,有着一道清晰的五指印痕。

        没有人想到,林枫这巴掌,竟然真的甩出了出去,毫不留情,没有任何犹豫的甩了出去。

        这巴掌不仅是抽了少女的脸,同样,也抽了清心的脸。

        人群怔住了,少女则是彻底的懵了,手掌缓缓的抬起来,触摸着自己光滑的脸颊,立即有火辣辣的疼痛感传出。

        她,姓段,皇姓,千金之躯,说一不二,无人敢惹,但今天,林枫,竟然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

        那双本漂亮的眼眸此刻喷出怒焰,极为的冷漠,竟显得有几分狰狞。

        “你不该出手的。”

        一道声音将可怕的寂静打断,说话之人是清心,即便被林枫用行动抽了一个耳光,她的气质依旧是那么的优雅高贵,声音仍然还是那般的柔和,仿佛她就不会动怒。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让她羞辱,却不还手?”

        林枫看着清心,语气同样平静,但就是这种平静,透着一种骨子里的轻狂、不羁。

        “即便她真出手羞辱了你,你也不该出手,更何况,她还没有得逞。”

        清心回应说道,无疑是对林枫问话的肯定答复,即便林枫让她羞辱,都要不该还手。

        “让你失望了。”

        林枫的语气中带上了几分冷漠的味道,这女人,心机太深,看似柔和优雅,实则骨子里骄傲冷漠,林枫,很不喜欢。

        “不是我失望不失望的问题,只是如今,你已经无法收场,就像你说的那样,有些事,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

        “你错了。”林枫摇了摇头,道:“不仅错,而且愚昧,在你们这种人眼里,我们不值一提,可以任意羞辱,即便被羞辱,也不能还手,所以,即便我什么都不做,等待我的,是羞辱,而我做了,只不过后果更严重些而已,既然如此,我何必要逃避不做,等着你们羞辱?”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你做的代价,你付不起?”清心问道。

        “我敢保证,无论我会曾受什么代价,但至少,在这代价降临到我身上之前,我可以让她先曾受代价。”

        林枫扫了一眼少女,平静的话音让所有人心头又是一颤。

        林枫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要想对付他的话,至少,先考虑一下那少女的安危。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即便是清心,听到林枫平静的话音之后瞳孔都忍不住微微收缩了下,这真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吗,竟能如此的冷静淡漠,仿佛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一样。

        “你威胁我?”少女也听懂了林枫的意思,手依旧捧着脸颊,冷冰冰的说道。

        “你还没有蠢到无可救药,至少还能听出我是在威胁你。”

        林枫的声音中带着浓浓讽刺的意味,在他看来,少女目光无人,横行霸道的行为无疑是愚蠢的,即便你家世出众,但自身没有足够的实力,若是碰到了一个疯子,无疑是自寻死路,并不是所有人都贪生怕死,有些人,他们把尊严,看得比命还重。

        “也许,你知道她的身份后,就不会这么冷静了。”清心再次开口,她想要从林枫的看到恐惧,对于这年轻得过分的男子却能如此冷静,让她很不习惯。

        “你可以试试。”

        “她姓段。”清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林枫,她渴望从林枫的眼睛中看到一些什么。

        而在同时,少女也高昂着头颅,盯着林枫,试图找寻林枫的恐惧和卑微。

        可惜,清心和少女都注定要失望了,林枫的眼眸,依旧是那样的平静、淡然,如水般波澜不惊。

        “皇室子孙?”

        林枫没有露出半点畏惧的神色,相反,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在我这一桌里面,也有一个人姓段,不过他比她要谦和多了,即便出生于皇室,没有足够的天赋和实力去证明自己的优秀,而只知道仗势欺人,这种人,相信只会是皇室耻辱的代名词,让皇室蒙羞。”

        少女的脸色微变,她本试图看到林枫卑微的眼神,羞辱林枫,但她没有想多,林枫却用一句刺耳的话,羞辱于她。

        至于清心,同样惊异,抬头看了一眼林枫身后的几人,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轻纱蒙面的梦情身上,若是这三人中有一人姓段,她无疑更相信那人是梦情,有些人的气质,即便想要遮掩,也无法盖住。

        梦情,就拥有那种气质,圣洁的气质,即便是清心看到她后,眼眸中的自信,似乎也少了一丝。

        回过头,清心将目光移向三楼的楼梯,那里,有着一空中楼阁,只有单间,一向都只有她一人能够踏足。

        但此时,里面,却有着一道声音飘然而出。

        “我没见过他们。”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人群全都浑身轻颤一下。

        我没见过他们?

        林枫说,他身后的人中,有一人姓段,然后阁楼中传来一道神秘的声音,称没有见过他们,这句话,无疑是在否定林枫等人的身份,也同样,证明着阁楼中人的身份,只有见过段家许多人,才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语来。

        “看来传言果然不假,清心酒楼的楼主清心,竟真的是他女人。”

        有人心中暗道,惊讶无比。

        难怪今日有幸能够听到清音弹奏,原来,是他在里面,清音,是在为他而奏。

        那骄傲的少女,听到这句话后,眼眸的骄傲之色都在瞬间全部收敛,是他!

        在他的面前,她,太过渺小,微不足道,他就如皓月,而她,只是萤火。

        清音听到这句话,微微点了点头,既然他没有见过,那么,就代表不重要了。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清音对着林枫淡漠的说道,仿佛,是要让林枫交代后事般。

        林枫微微摇头,“既然如此,你在我的酒楼中闹事,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要‘请’你出去。”

        清音在请字上面,音量加大,似乎是刻意强调这字眼、而在清音话音落下之时,两道身影,犹如鬼魅般出现在她的左右,静静的站在那里,林枫却感觉到了一股压迫之力,迎面扑来。

        这两道身影,是从上面的阁楼中闪烁下来的,显然,是刚才说话之人所带的人。

        “很强,我不是对手。”林枫只看到对方的动作就明白双方实力上的差距,根本不可弥补,目光朝着阁楼看去,林枫的眼眸闪烁,他知道,他很可能碰到了段封对他说过的人。

        只是林枫还在猜测,阁楼中的人,会是无道的太子,还是温和的二皇子殿下?或者说另有其人。

        “谁动了我的女儿。”

        就在这时候,一道寒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清心酒楼的阁楼都颤动了起来,随即,一道道身影直接从楼下直接跃上了二楼,来到了骄傲少女的身后,这些人,全都目光深邃,稳重如山,仅仅是站在那,便给人一股压抑的气势。

        楼梯口,脚步声传来,一中年男子龙行虎步,见到清心微微点了点头,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清心身旁的两人身上,瞳孔微微收缩了下,不过瞬间又恢复如常,仿佛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爹。”骄傲少女喊了一声,脚步想要移动,却突然发现,一股冰寒的气息将她牢牢的锁定,仿佛只要她一动,这股气息,就会要她的命。

        “好大的狗胆。”那跨步而来的中年神情威严而冷漠,脚步朝着林枫跨越而来,一股澎湃的威压之势,在空中弥漫。

        此时的酒楼,变得无比压抑了起来,仿佛随时可能在这股气势之下,被压垮掉,酒楼中的人群,一个个全都离得远远的,躲避开来。

        以林枫为中心,那股压迫之力,越来越强,让林枫感觉身体之上,仿佛压着千万斤的重担。

        “现在,你后悔吗?”

        平淡的声音从清心的嘴中传来,她渴望从林枫眼中看到不一样的情绪,比如、恐惧,或者悔恨。

        “有些事,本就无奈,做了便是做了,有何后悔。”

        林枫坦然一笑,脸上露出淡淡豪气。

        “醉酒、当歌,人生、几何,若是活得没有尊严,还有何意义。”

        有些事,明知是错的,也必须去做。

        “即便你后悔,也没有机会。”

        中年看到女儿脸上的印痕,寒意凛然。

        一股肃杀之气,弥漫,朝林枫压迫而去。

        “醉酒、当歌,人生、几何。”

        梦情喃喃低语,重复着林枫的话音,眼眸中带着些许的疑惑。

        站起身来,梦情来到林枫身后,抬起头,就看到人群全部朝着林枫压迫过来,她的眼眸当中,一缕寒光,闪烁而出。

        “你们人多,就可以欺负林枫吗?”

        梦情的嘴中,缓缓吐出一道话语,而她的脚步,往前一跨,来到林枫身前一步。

        此时,一股冷到极致的无形寒意,将空间都冻结住,冷到让人窒息,冷到让人心跳都要停止。

        “全部、滚。”

        话音弥漫,空气中,竟有着一层寒冰缓缓的凝结,朝着人群侵袭而去,这一刻,天地冰封,所有人,心头狂颤。

        PS:今天在外面跑了大半天,熬不住了,眼睛在打架,睡觉去,今天欠一更,明天补上,再弱弱的说一声,其实写这两章,费了我写三章的时间,激动有木有啊,可以给点鼓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