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无耻老人(三更泪求花)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无耻老人(三更泪求花)

    作品:《绝世武神

        “可惜了,像你这种天才,本不该这么早死。”马贼首领看着林枫,微微摇头。

        以林枫的年龄,即便拥有剑势,也不可能太强大,而他们,双手都是染满了鲜血的,煞气一放,便能震慑人心。

        一人不行,那就全上,林枫,必死无疑。

        “放心,我死不了。”

        林枫自信说道,他刚才本担心,这马贼首领会拥有超越灵武境三重的实力,但看到对方释放出自己的气势,他反而放心了下来,灵武境三重而已。

        林枫他还在灵武境二重的时候,就敢与灵武境四重的段寒相对抗,而且丝毫不弱下风,如今,实力更强的他,岂会在乎这些人。

        “你倒是很自信,不过我会告诉你,你的自信是多么苍白。”

        马贼首领依然很平静,长刀往空中举起,顿时,所有马贼全部举起长刀,一股凛冽澎湃的煞气凶猛的扑出。

        处在马贼中间的林枫,就感觉此刻自己身处于尸骨累累的战场之中,心灵都为之一颤,这股伪装的马贼军士,比刚才那群人强多了。

        “杀!”

        众马贼大喝一声,马蹄奔腾,滚滚烟尘冲天而起,面对那股强悍的剑势,他们竟没有丝毫的畏惧,唯有杀。

        长刀闪烁,寒风刺骨,一股刀之煞气,朝着林枫压迫而来。

        “既然来了,就都死吧。”

        林枫不但没有丝毫的慌乱,他甚至连眼睛都闭上,天照武魂释放,那片灰色的世界,在脑海中呈现。

        马蹄的每一次奔跑,长刀每一次的挥舞,都如此的清晰。

        在他手中的软剑之上,灰色的气息缭绕,一股死亡的气息,开始弥漫。

        “斩!”人群几乎同时来到了林枫的身边,长刀闪烁,斩向林枫。

        而林枫的身体,微微一跃,剑势、冲天,死亡的气流、逆旋。

        “死亡之剑。”

        林枫心中低语,他的身体也终于动了,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以林枫为中心,带着死亡气息的灰色剑罡斩杀而出,霸道无敌。

        长刀折断,那些朝着林枫冲来的人群身体全部飞了起来,无一例外,他们的身上,都有着一道死亡的剑痕。

        马蹄声狂乱,嘶鸣不断,马贼首领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头骇然,身体都发抖了起来。

        太震撼了!

        他的所有部下,全部在空中飞舞,然后重重的摔落在地,没有了半点声息,一剑,全灭。

        马贼首领那颗坚毅的心,这此时动摇了起来,只觉一股死亡的恐惧,缭绕在那。

        “该你了。”

        一道声音传来,马贼首领就看到林枫的脚步往前踏出,闭着的眼眸终于睁开,马贼首领只觉一股寒意,迎面扑来。

        这是多么无情冷漠的一双瞳孔啊!

        刚才,少年林枫,目光干净、清澈,虽然因冷漠而愤怒,带着一丝不符年龄的沧桑,然而此时的林枫,目光冰冷、无情,深邃不见底,那双瞳孔,就像是无尽的深渊,要让人都沉沦进去。

        此时的他哪里还敢有杀林枫之心,唯有对死亡的恐惧。

        坐下的铁骑嘶鸣一声,马贼首领竟不管不顾,直接调转马头想要逃遁离开,那死亡的一剑,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走?”

        林枫一声冷笑,脚步一跨,浮光掠影,身体瞬间前进百米。

        带着死亡之气的剑光闪烁,剑罡冲出,直接斩在了马贼首领的身上,要了对方的命。

        若战,或许他还能抵挡几招,连战都不敢战了,只能被一剑抹杀。

        武魂收敛,林枫的瞳孔恢复正常,他的身体微微转过,朝着段封等人走去。

        “林枫大哥。”

        段封目光闪烁着,看向林枫的眼眸带着丝丝感激和尊敬,太强了,若是他也有林枫的实力,也不至于屡次遭受危险了。

        这时候汪伯也开口了,对着林枫微微一笑,说道:“林枫少侠,以前多有得罪,林少侠不要放在心上。”

        林枫眼眸转过,落在汪伯的身上,目光冷漠。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林枫的嘴中吐出一道声音,顿时,汪伯的目光微微一凝。

        段封和静韵也都愣了愣,不明白林枫在说什么。

        “林枫少侠,此话怎讲。”

        汪伯声音微有些不平,紧紧的盯着林枫。

        “那两批马贼,其实都是军人,对吗?”

        “对,一定是军人。”

        段封点了点头:“但这和汪伯有什么关系吗?”

        “段封,你还记得汪老他说我和前面那马贼首领的悄悄话吗?”

        “我记得。”段封点头。

        “汪老他的实力,应该不会很强吧,怎么会观察得比你们都要仔细,连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都捕捉到了。”

        “我在段家当了几十年的管家,忠心耿耿,此次负责少爷的安危,我当然要仔细观察每一个细节,林枫少侠,我知道你对老头我有成见,但何必如此污蔑人。”

        “污蔑你?”林枫冷笑:“我可没有你那种心机。”

        “那马贼首领和我说的话是,此事与我无关,让我离开,我想,这两批马贼都是直奔段封来的,你们没有人反对吧。”

        “当然。”汪老点头:“这谁都知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奇怪了,第一批的马贼全部被我杀死,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第二批的马贼又是怎么得知段封没有死的?相反直奔这里而来。”

        林枫的话让几人目光微凝,没错,第二批马贼显然是有备而来,根本就是知道段封没有死。

        “他们既然知道,就说明有人报信,有奸细,不知道你们认为呢?”

        林枫冷笑,他倒要看看汪老如何狡辩。

        “也许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有人报信,但是少侠别忘了,你走在我们的前面,然后马贼就来了,要说报信,呵呵……”

        汪老说到这笑而不语,但他的意思众人却都明白。

        “好笑吗?”

        林枫看到汪老脸上的笑意,淡漠的说了一声,而段封和静韵也都奇怪的看着汪老,让汪老脸上的笑容一滞。

        “只要有脑子的人,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林枫眼中带着浓浓的嘲讽:“两群马贼,显然是一伙人,若是我和他们是同类,自然知道我的实力如何,如果你硬是要说,我杀人灭口,将第一群马贼杀了,那么第二群马贼呢?难道你认为他们所有人都是傻子?或者,你认为自己有多聪明?”

        汪老的脸色僵硬在了那里,他的话,的确完全不符合常理,林枫就算是想要施恩惠于段封,难道对方都是傻子,两批人自动送上门让他杀?

        “就算不是你,那又能如何。”

        “如何?”林枫依旧冷笑:“你不会说是段封他自己让人来杀自己吧?”

        “还有静韵,她一直和段封在马车当中,我想,她应该没有通风报信的机会吧,至于其他人,你也看到了,全部死了,唯独你汪老,却还活得好好的,而且,一直是出奇的平静,因为你早已知道这一切。”

        段封和静韵听到林枫的话语目光一滞,一齐看向林枫。

        “林枫大哥,汪伯在我段家很多年,从小看着我长老,他不可能害我,也许是巧合也说不定。”

        段封依旧不敢相信,汪老,从跟随他爷爷起,一直到现在。

        “段封,你觉得汪老他性格如何?”林枫突然问道。

        “温和、慈善。”段封回道。

        “温和、慈善?段封,那我问你,在我见到你们之后,汪老并没有太强烈反对我们同性,而当我杀了那些马贼之后,他的态度却变化如此的大,想要驱赶我离开,甚至,不惜用想出那么多荒谬的理由污蔑我,你不感觉奇怪么?”

        林枫淡淡的问了一声,让段封神色一凝,的确,很反常,汪老平时绝非是这种人。

        “仅仅是凭你的猜测,就污蔑我这跟随了段家几十年的老人,若是少爷相信你的话,我自愿一死,反正,林枫少侠要杀我也轻而易举,举手之劳的时候何需如此费唇舌。”

        汪老冷淡的说了一声,闭上眼睛,一副求死模样,让段封极其为难。

        “好奸诈的老头。”林枫盯着汪老,一时无语,竟用这种手段来博取同情。

        “林枫少侠怎么还不动手,反正我老头贱命一条,林枫少侠杀了就是,你实力强大,也没有人敢说你杀的不对。”

        汪老咄咄*人,让林枫目光一凝,听汪老的话,仿佛是他污蔑汪老,想要凭实力*迫汪老。

        “林枫大哥,这……”

        段封越来越为难,对于林枫,他是很尊敬的,实力强、天赋好,而且已经救了他两次,而汪老,从小照顾他,就像是他的亲人、他的长辈。

        “我没有什么证据,若是你不信我,我也无可奈何,他是不是奸佞之辈,也与我无关,我只是提醒你一声,至于静韵,你是跟我走,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林枫不想争辩,他和段封也只是今日才相识,虽然觉得段封为人不错,但若他不信自己,他林枫也没必要低声下气,另外他一直当静韵是朋友,自然不愿意这么扔下静韵的。

        “林枫少侠,我一直尊敬你,但你今日太欺负人,不但污蔑我老头,而且还企图将静韵带走,你未免太过分了。”

        汪老竟又叫嚣了起来,冷冷说道,仿佛他是被林枫污蔑,受到了天大委屈。

        “闭嘴。”林枫冷喝一声,目光扫了汪老一眼,让汪老神色一顿。

        “好、好……林枫,你好仗势欺人。”汪老怒气冲冲道。

        “你说完了吗?”此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让林枫几人都愣了下,说话之人,竟然是一直沉默不语的梦情。

        梦情看着汪老,眼眸中露出厌恶的神色,说道:“还以为你会自己离开,但你这老人家却这么不要脸,明明自己干的坏事还理直气壮,污蔑林枫。”

        PS:汗一个,竟然被别人爆菊花了,被编辑骂了,擦擦……兄弟们坚挺啊,坚挺、坚挺……不坚挺怎么能爆菊花呢?好吧,我又邪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