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雪月皇城(三更求鲜花)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雪月皇城(三更求鲜花)

    作品:《绝世武神

        段天狼的脑袋再度扣下,碰撞生死台。

        众军士全都目光焦躁,却又对他们的将军无可奈何。

        将军太重情义,即便是为了一名普通士兵,也会在沙场中冲锋,更何况此次,宗门被灭。

        神箭柳沧澜,不跪天、不跪地,甚至见到雪月君王,依旧脊梁挺得笔直,不会有半点弯曲,但此时,柳沧澜,却已经两叩首。

        “宗门给我一切,而如今,宗门,却因我而亡,我有何面目,再拥有这一身修为。”

        柳沧澜说着,右手高举,让人群心疼猛颤,齐声大喊:“将军。”

        一股肆虐的气势绽放,柳沧澜头上的银发飞舞,众军士的目光通红,紧盯着柳沧澜,空间在这一瞬间,变得死寂。

        “懦夫。”

        一道淡漠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在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的刺耳,清晰的落入到众人耳中,让人群的目光,为之凝固。

        懦夫?神箭柳沧澜若是懦夫,天下,还有谁不是懦夫。

        “既然宗门因你而亡,你是宗门千古罪人,你何不一死了之,还要留下你那懦弱性命。”

        在人群无比愤怒的目光注视下,林枫再度开口,竟然劝柳沧澜……去死!

        “呼……”

        这一瞬间,无数道充满怒火的气势释放,降临在林枫身上,林枫只觉有无数的煞气,扑面而来。

        赤血铁骑,哪一个不是久经沙场之辈,血染双手,当他们身上的煞气全部笼罩林枫之时,顿时让林枫感觉处于一片尸骨血海当中,令人疯狂,这股煞气,太强烈了,唯有真正的血染的军团,才会拥有这种煞气。

        林枫几乎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他依旧无比淡然的站立在那,看着那生死台上的柳沧澜。

        “你若死了,段天狼的目的,便也达到,不会在牵连其他人,而且,你也不用再去畏惧逃避,一了百了。”

        林枫话音落下,让众人心头怒气更深甚,但柳沧澜,却转过目光,抬起头来,看着峡谷之上的林枫。

        “你若死了,你女儿柳菲,也能嫁入段家,享受荣华,你也不需要为她*心了。”

        林枫的话犹如一柄利剑,直插柳沧澜心脏,他女儿柳菲,岂能嫁入段家!

        “你若死了,也许云海宗众多死去之人,也许能够安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白死了,不必再有什么指望。”

        锋利的话音每一句都如此的震撼,柳沧澜眼眸闭上,他的手掌,终于缓缓的放下。

        没错,他若自甘堕落,岂非是成全了段天狼,菲菲怎么办,云海宗被灭门之仇恨,谁来报?

        看到柳沧澜的手放下,众将士看向林枫的目光早已没有了愤怒,而是感激,他们明白,林枫是故意用反话刺激柳沧澜,这才让柳沧澜放弃了废去自己修为的念头。

        还好有林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林枫的话语,的确很厉害,就像是一柄利剑,每一次,都能刺中要害。

        “转过你们的将军,就说云海宗,不怪他,北老,临死前一直挂念着他,老婆子,也原谅他了。”

        林枫没有再看柳沧澜,走到一名军士的身旁,低声说道,随即和梦情飘然而去。

        林枫走后过了许久,柳沧澜才睁开眼睛,目光中闪烁着锋锐的神采,让众人一喜,他们的将军,回来了。

        “传我令,将这峡谷,造成墓地,将云海宗众人尸身安葬于此。”

        柳沧澜声音平静,开始下令。

        “另外,从今日起,封闭云海宗,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足,强行踏入者,杀无赦。”

        一股肃杀之气在空间中绽放,众军士却面露喜色,大声吼道:“遵军令。”

        柳沧澜面无表情,脚步一跨,顿时直接跃上峡谷,目光眺望远方,似乎想要找到林枫身影。

        “将军。”

        此时,一名军士脚步跨出,来到柳沧澜身前。

        “何事?”柳沧澜问道。

        “将军,刚才那人临走之前,让我转告将军,云海宗,不怪将军,北老,临死前一直挂念将军,还有,老婆,原谅了将军。”

        柳沧澜浑身一颤,怔怔的站在那里。

        抬起头,仰头望天,这无比坚韧的男子,坚毅的目光中竟隐隐有泪芒闪烁。

        “弟子不肖。”

        柳沧澜长吐口气,低头之时,眼眸又恢复了那股锐气,看着远处的道路,脚步一跨,化作一道残影。

        “林枫!”

        柳沧澜从没有见过林枫,只是在听柳菲的叙述中听到了这名字,他当时就在想,是什么样的青年,竟值得整个云海宗上下,弃自己的性命,也要挽救他。

        而此时,柳沧澜隐隐有些明白,仅仅是一面之缘,他也只看了林枫几眼,但此子,绝非平凡之人。

        若林枫平凡,岂能说出那般锋利的言语。

        若林枫平凡,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被赤血铁骑众军士煞气压身,岂能如此坦然面对,甚至目光和面色没有半点变化。

        若林枫平凡,他就不会留下一句话便飘然离去了,而是会选择跟着他,毕竟,如今段天狼等人都想要林枫的命,唯有在他身边,才最安全。

        林枫没有,即便是北老也曾让他去找柳沧澜,但他见到柳沧澜之后,依旧选择了离开,在他人的庇护之下成长,何时才能拥有颠倒乾坤的强大力量。

        林枫可是知道,雪月皇室虽然在雪月国最强,但放眼整个九霄大陆,却什么都不算,甚至雪月国君主的皇字,都名不副实。

        真正的武道皇者,拥有翻江倒海、颠倒乾坤之人,这种人,一怒,横尸百万,能轻易灭掉一个雪月。

        林枫,他还有太远的路要走。

        此时,林枫和梦情,正站在一块巨石之上,看着柳沧澜的身影从远处的大道疾驰下山。

        “我们走吧。”跳下巨石,林枫和梦情走在小道之上,故意避开柳沧澜。

        “你是不是有很多话想问?”

        林枫看向梦情,低声说道。

        “你不说,我便不问。”梦情的回答的话音依旧是那么的淡漠,仿佛她的心境从来不会波动,林枫想知道,若是梦情偶尔间一笑的话,会是怎样一种风情。

        “我母亲说,男人在伤感的时候,保持沉默,是最好的方式!”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梦情又补充了一句,目光隔着面纱看着林枫,仿佛是想从林枫的嘴中得到验证,她母亲的话是否是正确的。

        “你对外界的了解,全都是从你母亲的口中得知?”

        “恩。”梦情点了点头。

        “你母亲还和你说过男人什么吗?”林枫又问道,对这个世界,梦情就像是当初穿越时的自己,一无所知,不过自己却拥有两世的记忆,而梦情,她的记忆,或许只有黑风岭。

        “我母亲还说过,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梦情回答了一声。

        “…………”林枫的额头出现几条黑线,面色古怪的看着梦情,这话听起来真熟悉啊,难道梦情的母亲就是因为受到了情之伤害,才隐居在黑风岭腹地?

        “那几个男人看我的眼神,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你……似乎还不错,不像母亲说的那么可恶。”

        梦情秀美动了几动,仿佛有些不解,对于外面的世界,她的确充满了好奇,不然也不会跟着林枫偷偷的跑出来了。

        林枫笑了下,能得美人一赞,确实是让人欣喜的事情。

        “还有呢,你母亲还告诉过你什么?”

        “还告诉过我很多。”梦情点了点头,看着林枫,说道:“不过,我不告诉你。”

        “…………”

        雪月城,雪月国皇城,浩瀚无边,气势磅礴。

        仅仅这一座城池当中,就居住着几亿人众,而且,还丝毫不会显得拥挤。

        雪月皇城,拥有众多的主干道,每一条,都宽达百米,能够容纳百人并行。

        然而就在近几日,皇城的众多道路,竟满是行人,那些骑着宝马之人,都格外的低调,甚至走在道路上,牵着自己的坐骑。

        这里,是皇城,强者无数,随意一眼望去,骑在神骏妖兽身上的人群,都有不少,更何况宝马。

        过几日就是雪月圣院建院之日,将会面向整个雪月国招收拥有天赋的年轻子弟,仅仅是从各大宗门招来一些天赋异禀之人,可无法满足雪月圣院的胃口。

        如此盛事,人群怎能不从各地赶来,小到六岁之辈,大到十八年龄,所有人,都希望能成为雪月圣院的一员,这未来很有可能成为雪月国最强势力的学院。

        此时,几道身影走在大道之上,颇为引人注意,这几人中,有一女子,穿着火红衣衫,相貌美丽,浑身带着一股冰与火的双重气质。

        “这些人都想成雪月圣院的一员,他们却不知,雪月圣院哪里是那么好进的,除非像芊芊这样的天赋,被雪月圣院的人直接看重,但又有多少人能和芊芊相比。”

        一青年低声说道,奉承了一句,让穿着火色衣衫的林芊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我听说纳兰凤在皇城当中,此次也被雪月圣院看重,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林芊身旁的林宏说了一声,让林芊的眉头一挑,纳兰凤,上一次,她们还没有分出胜负吧。

        想起扬州城的大比,林芊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道身影,那狂傲不羁,曾经被视为林家废物,被逐出宗门的身影。

        在那一天,那人,给了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震慑全场,名扬扬州城。

        凡是扬州城的人,没有一人,不知道林枫之名。

        而且,他还在众目睽睽之下,以纳兰凤为人质,轻而易举的离开了扬州城,视几大家族强者如无人。

        “如今,云海宗已经覆灭,或许,他应该已经死了吧。”

        林芊心中暗道一声,心头有几分复杂的滋味。

        PS:下午鲜花不给力,先帮我爆一朵菊花,挤进前五吧,拜托兄弟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