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54章 尴尬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54章 尴尬

    作品:《神医相师

        “楚南,你今天喝的真是太多了,这个套房里,浴室可不止两三间。”夏月婵轻轻的摇了摇头,话语之中,带着些许的幽怨,不明显,但是楚南却是察觉了出来。

        很显然,夏月婵并没有太多责备楚南的意思,不过多少是有些无奈吧。

        但是这种无奈,的的确确令楚南有些心疼。

        夏月婵并没忽悠太多责备自己的意思,而越是这样,楚南就越是自责,现在夏月婵如果是随手从身边抄起一个椅子,对着楚南脑袋一顿猛殴,那么楚南也许心里还多少回好受一些。

        要知道,夏月婵是什么身份?

        他可是京城六大世家之一,夏氏家族的千金!!

        而且是目前全京城之中,年轻一代里面,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奇女子!

        这种奇女子,原本她的第一次和贞操,应该是在一个众星捧月的夜晚,嫁给了一个足够配得上她的同样才貌双全的白马王子,然后在甜蜜的婚礼之后,在晚上的洞房夜,羞涩而幸福的献出自己的身体。

        而如今……

        这种梦幻将永远无法出现了。

        因为,楚南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土旮旯里蹦出来的穷小子,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夏月婵给占了。

        而且占的那叫一个彻底。

        一般来说,女孩子第一次破、身,都是会比较疼痛的,所以,很多人的第一次,在大多数时候,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普遍情况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时间并不长。

        但是楚南这货根本就是一个牲口啊!

        想想这货是什么身体?

        按照气息境界的划分,楚南如今是气境巅峰,俗话说的好,精气神,就是一个人身上的灵魂,这灵魂,支撑了人类的整个身躯,精气神越是充沛,这个人就越是健康,越是有活力。

        而楚南首先不说他已经大半年的时间没开荤了,而且……他的精气是相当的旺盛的。

        刚才在浴室里面, 他就那么和才只是第一次的夏月婵,足足进行了半个钟头左右的奋战。也许,这个对于某些自缢多强多强的家伙短了一些……但是,这可是不带前戏和事后烟的整整半个钟头啊!

        楚南上来就直接进入主题,腰板更是不要命的挺动,——到现在,夏月婵还依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身体的某处隐秘、部位,还有一些疼痛。

        但是夏月婵并不责怪楚南,相反……从她后来的表现,似乎还显得非常享受。

        其实这个才是楚南最为想不通的事情……

        他无法想到,夏月婵这么一个冰山级的冷艳女神,竟然会在做那个的时候,表现出来如此妖精惹火的一面??

        气氛有些尴尬。

        夏月婵在说完第一句话后,楚南紧闭着嘴巴,迟迟没有说话。

        半晌之后,夏月婵再次问道。

        “你在后面,连我和叶瑶都分不清么?”

        夏月婵这句话缓缓的丢过来,听起来似乎是有些漫不经心,但楚南却是听的心里直喊惭愧啊!!

        终于,他不再保持沉默。

        这个时候一言不发,真的是太不男人了。

        无论情况是有多么的令人凌乱,楚南都不能不面对这个事实。

        “这个……因为,我和叶姐……其实在过去也只有一次……其实那个……也不是……一眼就能够认出不穿衣服的状态……我……”

        楚南感觉自己现在无论是怎么去解释,都是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现在说句难听和直白的话,就是……生米,都特么已经煮出稀饭了,说再多,还有什么用??

        楚南他爽也爽了,夏月婵也是莫名其妙的在洗澡的时候将第一次给了楚南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男子。到现在为止,夏月婵竟然一点点也没有表现出来愤怒的意思,至少,楚南想象之中,那些身为处子之身的女人,一旦在不小心失去了自己的贞操之后,肯定会立刻的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但是,夏月婵,一点点这样的迹象都没有。

        一点都没有。

        甚至是她在面对楚南的时候,眼神之中,还隐隐散发出一种属于拥有了甜蜜爱意的女人所应该拥有的柔情蜜意。

        当然了,她依然是按照自己的惯常风格,将这种过于柔情的神采掩盖在冷漠的眼神之后。

        毫不客气的说,回想起之前楚南和夏月婵在一起那个什么的情况,不只是楚南感觉到非常美妙,夏月婵,也是感觉非常舒服和美妙的。

        对于已经有过第一次经验的楚南,都依然感觉到美妙的无以复加,那么今天只是第一次的夏月婵,她当然也是感觉到了无限美好的。

        夏月婵刚才在出去看大家的休息情况的时候,还不小心脚下发软,几次差点儿没站稳……她很清楚,刚才是太过疯狂了。楚南那勇猛的行为,令她双腿被弄都软了。而她的脑海中,也在不停的出现之前在浴室里面,楚南强悍的和自己那般痴缠的感觉,真的是让她感觉到欲、仙、欲、死,关于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夏月婵在把第一次献给楚南之前,当然是没有经历过,但是却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作为京城豪门圈子之中,公认的才貌双全的奇女子,在这个方面,她的理论知识甚至是比那些有了几百次经验的人懂的还多。

        夏月婵就是这种对很多方面的事情都有所涉及的女人,这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让自己在任何方面都出现任何短板。

        而今天……

        夏月婵之所以敢让楚南就那么将自己那上亿大军全都肆无忌惮的攻陷入自己的城池,主要原因是夏月蝉知道……自己的大姨妈,在昨天才刚刚看望自己结束离开,所以,现在的这个期限,属于安全期的范畴。

        “月婵……今天你在洗澡的时候,我忽然冲进去,然后那样你……你怎么不在第一瞬间将我推开?”

        看着夏月婵这沉默不语的样子,楚南的心理实在是非常的没底,他忍不住问道。

        当然,话语之中充满了忐忑,非常没有底气。

        夏月婵听到这句话,默默的抿着自己的手中的茶杯,眼神之中一种不经意的神采,悄悄然的闪过。

        “你认为,那个时候我再将你推开……还有用么?——那个时候已经于事无补了,膜都捅破了,还能怎么样?……”

        这句话一语双关,也不知道夏月婵是有心还是无意,言语之中隐隐透出了一种私密的旖旎气氛,令得夏月婵也是说完之后,面色赤红。其实她的意思,是指关系上的某种薄膜……但是放在这里使用这个字眼,毫无疑问会不小心引申出来其他的一些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