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27章 该来的,总会来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27章 该来的,总会来

    作品:《神医相师

        深夜之中。

        楚南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黑暗之中,竟然有个人在悄然观察着他。

        楚南这么警惕的性格,竟然没有察觉到,只可能说明……这个人的实力,是高出楚南不少的!

        这个黑影待楚南渐行渐远之后,他缓缓地从阴暗处站出来,眯着眼睛思量了一会儿,然后做出总结:“楚南,如今具有气境巅峰的实力。——呵呵,别说是和师傅比了,和我比,也差着十万八千里。师傅让我来瞅瞅这个楚南,真是想不通,这么一个小角色,师傅需要这么在意么?这次回去之后,就告诉师傅不再去理会他吧,在这样的小子身上浪费精力,实在是没有意思。现在虽然拥有气境巅峰的实力,但是内息境界的提升,谈何容易,等他什么时候能够达到辰境中期的程度,再说吧。”

        摇了摇头,黑影准备缓缓离去。

        然而,在他将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就经过了刚才楚南修习的地方,这个黑影踏在这片地方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一股强悍的煞气尚未散去!

        “嗯!?!”

        这个黑影当即一愣,他那在黑夜之中,有些模糊不清的面目,却是有些凝重了起来。

        “这煞气……不可能!这楚南现在凭借气境巅峰的实力,怎么可能演练出如此浓重的煞气?而且他身上还是正气居多,不像是修炼了什么邪煞功术,怎么会这样?”

        他蹲下神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地面的草坪。

        “只有小小的一片是出现了枯草,周围却是依然没问题,也就是说,煞气的影响,使得这些小草枯萎。却没有殃及太大的面积,也就是说,这煞气的的确确是来源于楚南自身!”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如今的师傅,将阴煞气息经过一番调控从而利用,也不一定能够达到这种浑厚程度吧!!这楚南,身上绝对还有其他的秘密!”

        相同这一点,这个黑影缓缓的站起身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幸好我刚才没有自以为是的直接离开,如果我没有发现这残留的煞气的话,恐怕我就错过了一次调查的机会。看来,我还不能离开,需要再留在这里调查一下楚南更深一层的秘密。当然,我需要有一个身份,现在,我不适合继续在暗处了,我需要……在某个平台上,与楚南的接触一下,而且……不能让他对我的身份产生怀疑。”

        “做朋友,显然是最容易生疑的,而且楚南应该是一个谨慎的人,那么……最适合的,就是做他的敌人。可是,平白无故的成为他的敌人,也不容易啊,该从哪个方面下手啊?”

        忽然,心中一动,这黑影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咧嘴一笑,森白的牙齿勾勒出一丝狡黠的弧度。

        …… ……

        “所以,这半年你已经成长了起来,对吧?”

        在南月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夏月蝉缓缓地将手中的文件放下,看着眼前的楚南,微微笑道。

        今天的天气很好。

        而夏月蝉现在也学会了经常微笑,这和过去的她有着非常鲜明的区别。一年之前,谁也想不到冰山美人夏月蝉,如今会成为一个懂得微笑的女人。

        当然了,夏月蝉也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面带微笑的。

        至少在男人之中,也只有对待楚南的时候,她才会表现的如此温和。

        “不行,还不够。”楚南摇了摇头。

        “还不够?”

        夏月蝉也是轻轻摇头,耐人寻味的道:“你的楚门,现在已经在京城打出了名声,你一直不愿意让我帮你在媒体方面安排一些噱头,我想你是在积攒底蕴吧?现在半年过去,该积攒的底蕴,也差不多了。还要等吗?我建议你最好趁着现在中医热还没有在京城消退下去,早早的打出名声,能够一跃拥有和四大中医世家比肩的地位,也算是真正开始正题。”

        楚南笑了笑:“这个不容易啊……说起来倒是挺简单,但是四大中医世家,一个个底蕴丰厚,我也仔细想过了,表面上和他们比肩是可以,只不过在细节方面……”

        正在楚南刚刚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恩?小茹,你怎么来了??”

        夏月蝉看到进门的这个女孩子,并不是别人,正是李梦茹。

        楚南扭过头去,看到李梦茹此时急的额头冒着一丝丝汗水,这一幕令楚南心中一凛。

        ——终于,来了么??不好的事情,总算是出现了么?

        平静了半年,刚才楚南还在慢悠悠的计划着什么东西,但是忽然出现的李梦茹却是忽然打破了自己的安逸感。

        “怎么了?”

        楚南也跟着问道。

        此时李梦茹眼中也是闪烁着一丝焦急和担忧。

        “有什么事不打电话说一声吗?”夏月蝉看李梦茹是连一个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来了,很是疑惑。

        李梦茹焦急的喘了两口气:“我……我们就在这公司的隔壁的一家大饭店吃饭,所以,我直接就跑来了!!大坏蛋,我就知道你也在这里,好……快……快去帮帮我哥!!”

        “你哥?”

        楚南眉头一皱,问道:“你是说,乾坤吗?”

        “对,不是李乾坤那个大笨蛋,还能是谁!?他快要把我那个李智丈给打死了!!”

        “什么??怎么搞的??”

        楚南一愣:“赵叔没有在旁边吗?难道还拽不住李乾坤?”

        “……不行!李乾坤那个笨木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喝完酒之后,力大无比,就连赵叔都无法阻止他,现在只能是苦苦的牵制住,短时间内估计那个李智丈不会被打死,但是……这可说不准!要是李智丈被打死,那我二伯肯定是非常愤怒的,现在是我们家的内斗关键时期,出了这情况,我们家和大伯家就会非常被动。”

        李梦茹在这半年的时间,也算是长大成熟了许多,最起码她现在对于这些事情,还算是有些了解了,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花瓶,当然,半年前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李梦茹就是一个花瓶,而她忽然发奋图强,现在已经开始尝试着在家族企业之中的某些岗位上实习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南摇了摇头,半年风平浪静的过去,李氏家族的内斗看起来是没什么意外,但是却草木皆兵,李乾坤虽然是个木头,但也不至于这么冲动!

        “楚南,走,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夏月蝉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站起身来,说道。

        楚南说:“月婵姐,你就别跟着了,我和小茹过去就行了!”

        说着,他先李梦茹一步走出了办公室的门,对李梦茹说道:“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