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24章 罪有应得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24章 罪有应得

    作品:《神医相师

        鲍米华从来没有这么直观过的被某种恐惧给占据过大脑。

        这让他感觉自己非常的没用。

        他作为鲍驹华的父亲,他现在就算是死,也应该上去阻拦楚南的。

        但是他很没出息的发现自己身体根本就无法动弹,仿佛是被楚南的这种恐怖的气势,给牢牢的限制住,楚南身上那恐怖的气势,就仿佛是化作了一个阴森的魔爪,将他死死的束缚住。

        这种压迫感,就仿佛是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溺水了一半,而且还是深沉海底,被海草牢牢的缠住了脖颈,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

        伴随着这种感觉,鲍米华还偏偏是清清楚楚的听到,自己儿子鲍驹华那脑袋和桌子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砰砰砰”的恐怖声响。

        “嗷!!!——嗷嗷嗷!!——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了!!不要打了!!”

        鲍驹华虽然脑壳被狠狠的撞击,但是他现在的意识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楚,楚南身上的杀气就仿佛是在无声的告诉他——对于他鲍驹华,他楚南,想杀就杀!

        此时堵在门口处的司机大哥。

        他也算是跟着赵家不少年了,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物,但是说实在的,像楚南这种狠辣凶残的年轻人,还真是从未见识过!!

        “……”

        屋内一片安静,就只有楚南整治鲍驹华的声音。

        鲍驹华最后慢慢的没有力气惨叫了,楚南换了一个方式,开始在他的身上抽筋断骨。

        “咔啪!”

        一声恐怖的脆响,这个鲍驹华的一只腿的腿骨仿佛直接是被楚南给弄断了!!

        “啊!!!!”

        刚刚老实了一会儿的鲍驹华,再次惨叫了起来。

        这一幕,实在是太凄惨了。

        而且现在是深夜,楼上楼下估计也都注意到了这个动静,但是也许是由于这情况实在是有些骇人,所以迟迟都没有人下来或者上来看一看。

        “楚……楚南……我……我要杀……杀了你……”

        鲍米华终于是硬起了头皮,他仿佛是鼓足了平生的所有勇气,然后愤怒的大喝了一声,从身上抽出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平日里,这短小精悍的锋利手术刀,是鲍米华给一些人物看病用的,而今天,这手术刀却是要用他来杀人!!

        当一个人惧怕到某种程度的时候,他就会受到黑色心理的影响。

        更何况,鲍米华的的确确用这把手术刀杀过人!

        “去死吧!!”

        鲍米华大吼了一声,楚南此时眼神一眯!

        楚南心中冷然。

        自己想着只是搞残鲍驹华就行了,毕竟,罪魁祸首是鲍驹华。

        但是,看来鲍米华也是需要好好的整治一番,楚南很愤怒,愤怒的是这种不被自己放在眼中的小角色,都能影响到自己,搞得自己现在这么被动,这让楚南越发明白了自己的弱!!

        他必须要狠!!

        于是,楚南摇了摇头说:“这是你逼我的,希望以后你们父子两个能够过得开心一些吧,不想坏事,就不会太累。”

        说着,楚南轻轻一闪身,就躲过去了鲍米华的这个锋利的手术刀的攻击。

        然后他身体带过,一掌直接拍在了这个鲍米华的腹部,这货“唔!!”的一声,口中鲜血当即就喷吐而出。

        这一拳。直接是给他震出了内伤。

        “砰砰!!”

        楚南价格这一对父子直接给踹到地上,两个人跪在了那里,楚南从布包里面掏出了暗月拳套,然后直接就一手掐着一个人,鲍米华和鲍驹华两个人被揍的已经神志不清了,他们大脑反应迟钝,仅仅是知道现在楚南正在揍他们而已,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反抗的意思。

        “嘶!!”

        又来了,又是一声凄厉的嘶鸣。

        仿佛是从楚南的身上散发出来。

        两个被高高举起来的父子,他们一双眼睛不由自主的盯向楚南的眼睛。

        楚南那漆黑的眸子里面,似乎是有一种使人深陷的黑洞一样!

        黑洞之中,藏有令人发疯的恐惧,但是他们就是这么不受控制的深陷进去了,当深陷进去之后,楚南那眼神之中似乎是冲出来了一头骇人的恶魔一般,这恶魔发出一阵剧烈的嘶吼,然后便冲入了两个人的脑子里面。

        这个恶魔肆意的摧残着他们的脑部神经,在他的脑袋里面,通过某种意识,无数遍的撕扯着他们的身体,这些意识上的想象出来的创伤,疼痛感一点点不虚假,令他们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但是他们却不会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在恐惧的幻象里面,不停的被蚕食,被吞噬,被一点点的撕扯,凌迟,疼痛到无以复加,痛苦的感觉,无论是在**上还是在心理上,都给他们了极大的摧残。

        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

        对于鲍驹华父子来说,却仿佛是发生了无数个世纪一样漫长。

        “啪嗒。”

        楚南终于松开了双手,两个家伙应声倒地,两个人并没有昏迷,而是瞪大双眼,空洞的眼神,满含恐惧,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呆滞没有动静,但是心跳和呼吸,都还在。

        两个人仿佛是被人摄走了灵魂一般,只剩下了空空如也的躯壳!!

        这一幕,司机大哥也是看的非常错愕。

        “刚才……楚先生都做了什么?!!”

        刚才楚南将他们掐着脖子给提起来的时候,他们在不听的哀呼着,司机大哥以为是疼痛感令他们的嘶嚎。

        但是现在看来……仿佛不是那么简单吧?

        “唰。”

        楚南将暗月拳套从自己的手上摘下来,然后放进布包里,转身将刘小茜很淡定的抱起来,缓缓走向门口:“走吧。”

        “是……是的。楚先生。”愣了一下,司机大哥回过神来,慌忙点头应是。

        …… ……

        寒冷的天气终于要过去了。

        当春天第一股温暖气息吹来的时候,鲍氏家族却是全家都沉浸在一种死寂之中。

        鲍氏家族少了两个人,却是多了两个傻逼。

        这不是骂人的话,而是一种称呼。

        鲍米华,和鲍驹华,此时在鲍氏家族所有家族成员的注视之下,在地上来回翻滚,抓耳挠腮,时而上跳下窜,时而趴在地上舔地板。

        鲍氏家族的其他人看着这一幕,真的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而就在众人准备说话的时候,鲍驹华忽然“啊!!”的大喊了一声,仿佛想起了什么,看到自己姑妈的长裙,瞪着俩眼哈哈大笑的冲过去,直接钻进去了!

        “啊!!”鲍驹华的姑妈,一声尖叫。

        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很快,鲍驹华跟条狗一样,从裙子里面爬出来,嘴里叼着一个内裤,满脸的陶醉,甚至还有些炫耀意味的扫视留一下周围的人,得意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