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80章 华夏,无豪门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80章 华夏,无豪门

    作品:《神医相师

        楚南这句话,引得夏月婵微微一笑,她的眼神之中,闪烁着一丝异样的神采。

        “呵呵,楚南,看来这几个月,你的的确确是成长了不少啊。——至少,你的大局观已经大大提高了。”

        夏月婵一向是不善于夸人,她也懒得夸人,而且,也很少有人会让她能觉得有多么值得夸赞。

        所以,对夏月婵这一点比较了解的楚南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嗯,看出来了,这几个月,你的脸皮也变厚了不少。”

        “呃,月蝉姐,不带你这么损人的。”楚南讪笑道。

        夏月婵无奈的摇了摇头:“楚南啊,你一会儿喊我夏总,一会儿喊我月蝉姐,到底想喊我什么呀。你这样把对我的称呼变来变去的,我马上都要听晕了。”

        “这个……”楚南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主要是私底下喊你月蝉姐,在人前却喊你夏总,来回改口,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你以后干脆人前人后都喊我月蝉姐吧。”夏月婵俏颜微微一笑,轻轻摆了摆纤细的手。

        关于紫血罗兰的种植地点,夏月婵告诉楚南,正在积极寻找和试验之中。之前夏月婵派出了一支非常专业的考察团队,去太行山进行了秘密考察,根据楚南提供的坐标数据,这些人效率极高的回来之后,然后便开始投身在关于紫血罗兰种植棚搭建的工作里。

        简单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看这临门一脚。

        而无论楚南还是夏月婵都很清楚,这最后的临门一脚,其实才是最难的。

        …… ……

        此时此刻,在行健门的老宅子里。

        张无量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瞪着俩眼看着墙上挂着的那行字。

        “天下第一,中医泰斗。”

        “天下第一?”张无量苦笑的摇了摇头,“天下第一会被搞得这么惨?!——老子现在甚至是都不敢出门了。够狠啊,这乾坤医定阁,真是够狠啊!我当初怎么就没有发现,他们乾坤医定阁的那个仅仅只有十几岁的小家伙,会拥有这般手段呢?!”

        张无量口中所谓的小家伙,其实就是乾坤医定阁他们的少主。

        年纪不大,现在最多也就是二十岁的样子,但是手段似乎很是老辣,因为在事情出来之后,张无量不可能无动于衷,派人去寻找和查探根源。他们发现,其实这一切的局,都是那个乾坤医定阁的少主——“王不乐”一手策划的。

        王不乐,今年的年纪和楚南差不多,从小就显示出了惊人的天赋,同时也非常早熟,这一手布局,是他早在十五岁的时候就提出的,并且进行了严格执行。而时至今日,多年的布局终于有所收获,狠狠的将行健门从高位给敲落下马。

        “现在回想起来,前段时间金蚕液第二期发布之前,行健门的人就来找我,说什么他们的老主顾想提前搞到金蚕液。原本没有在意,原来……这都是他们策划已久的!”

        张无量狠狠的咬了咬牙。

        他现在无论感觉多么的悔恨,都已经来不及了。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休养生息,以后说不定还有某天可以重整旗鼓,回归顶尖中医世家地位,但是前提是要积攒实力,储存他们的家族的产品库存量和创新度,这在未来,才会有可能有冲击力。

        “楚南……你小子走运了,本少主是暂时没有实力对付你了。不过我被打落下马,对你来说,也不一定是好事。那个王不乐,应该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呵呵,你小子小心点儿吧!希望以后你能撑到我张无量卷土重来之日,到时候再好好的跟你较量一番!”张无量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的一笑。

        其实张无量就是一个特狂妄的人,人类的劣根性也有很多,但是……

        他至少,不是一个阴险的人。

        但是那个年纪轻轻的王不乐……可就不是了。

        “听说现在王不乐现在已经来到了京城,下一步还不知道他准备干什么,楚南,自求多福吧。”张无量脑海中想起过去楚南的对垒与较量,心中其实恨意并不多,至少,楚南是少有的能够激起他的斗志的人物,而且最后紫血罗兰那一手,玩的真是太绝了,平心而论,如果两个人之间不是对立关系的话,就凭楚南这本事,张无量还是相当欣赏和赞叹的。

        这个感觉很奇怪,在对立面的时候,两个人可以斗得你死我活,但一旦从对立面上走下来之后,就发现两人之间……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 ……

        赵子鸿的豪宅之中。

        楚南看着眼前的赵子鸿那副苦逼的模样,忍不住打趣道:“我说,你这不就是去了趟欧洲吗?之前你不是先跟伯父去了一趟了吗?这次已经是第二次去了,至于这么黑着脸吗?”

        赵子鸿摇头道:“不一样的,上一次只是走个过场,而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去和那些欧洲豪门以及大势力接触了。兄弟,你是不知道……这欧洲之行,真是让我认识到了很多东西。我现在……太弱了。”

        狠狠的握了握拳头,赵子鸿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

        “太弱了?你是指哪个方面?”

        “所有方面!”

        赵子鸿说:“楚南,你知道吗?欧洲的那些所谓的豪门家族,他们才是真真正真的豪门!而我们华夏国所谓的豪门,在人家的眼里,根本就是不够看的!想想也是,咱们新华夏成立才几十年,当然比不了人家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几百年发展了。那积蓄,包括他们在所谓的豪门圈子里的生活态度及手段,都远不是我们华夏国所谓的豪门可以比拟的!换句话说……咱们华夏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豪门!”

        听到赵子鸿说这些,楚南笑了笑:“行了,别感慨了,咱们华夏国现在不是正在发展吗?——我相信,等你到了四十多岁的时候,赵家,也会成为世界级豪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