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6章 只手遮天的安家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216章 只手遮天的安家

    作品:《神医相师

        红联社。

        现如今亚洲除了倭国山田组之外,最有影响力的社团。

        红联社不仅仅是和黑色世界的势力有瓜葛,更是和很多不错的企业有着联系,人脉遍布全球。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一切都讲究与时俱进,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喊打喊杀的年代了,万事,都讲究一个利益为主。现在红联社,只是利用他们的人脉,主要发展商业,当然,他们这是利用他们手中的既定资源,半路出家,并不是针对某个行业,而是什么都做,只要是能够利用到他们的人脉和影响力的,一般都是有所涉及。

        “你们先出去吧。”

        老爷子安德宝再醒过来之后,用极短的时间就恢复了神智,看得出来,他是一个非常有心思的人,一般人是无法很快就恢复自己清晰地思路的。

        他现在摆手让周围的保镖先走开。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安德宝,安康,还有安小雨了。

        爷孙三人,是该好好聊聊了。

        “父亲,您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最近美国那边的压力越来越大了。”安康郑重的说道。

        安德宝笑道:“呵呵,先不用理会,美国离咱们这里太远,他们说归说,胳膊却没有那么长的。也就是表面上给咱们是施加点儿压力,洪门的这个源头,已经多少年了,他们现在死抓着不放,不就是看咱们亚洲这些年迅速发展起来了吗?十几年前,当时咱们陷入窘境的时候,也没有见到他们施以援手,整天跟避瘟似的躲着咱们。现在咱们这边有赚头了,又想来横插一脚,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安康点头:“说是这么说,但是毕竟洪门的总旗帜,是在他们那里的。他们说的话,还是最有权威的。”

        “嗯,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但是不用急躁孩子。总旗帜的权威,咱们还是得遵守的,只要是咱们发展好了,才会更有话语权。现在不是很好嘛?整个亚洲,除了山田组,还有谁是咱们的对手?东南亚这里道上,还不是咱们只手遮天?”

        一说起这个,安康就笑着点头:“是的父亲,咱们现在已经比过去十几年强盛多了。自从慢慢开始洗白,咱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最近内地有不少的公司想要来这边开拓市场,都找到了小王。”

        小王,是红联社最新一代的新秀,现任堂主级别,手下管着一个堂口,很聪明,很有智慧。

        “嗯,先不说这个。我倒要问问你们俩,老头子我这个毛病我深知是有多严重,离死是不远了。你们是怎么把我救过来的?我很惊讶的是,我醒来的时候,竟然是在家中,这说明我应该是药物治疗,而不是手术吧?”

        “说起来,这个要多亏小雨了。这小丫头每天在网上逛来逛去,不小心看到了内地出现了一个所谓的能够救人命的药物,开价六百多万,这小丫头就一声招呼都不打的,带着保镖去了京城。结果……这带来的药物,真的是起到了效用。”

        听到安康这句话,安德宝眼前陡然一亮,看着小雨,问道:“小雨,真的有这么神奇的药物??”

        “啊哈,那是,爷爷也不看看我安小雨的能耐!——六百多万又不贵,反正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就去取药了,结果没想到,真的起了作用。说起来,那个神医哥哥还很年轻呢,年纪跟我差不多呢!”

        安小雨得意洋洋的说道。

        “什么药物,给我看看。”

        安小雨将极品琼浆的瓶子递给安德宝。

        安德宝端详起来看了看:“玉露琼浆?——南月集团?没听说过啊。”

        安康说道:“父亲,我查过了,这个南月集团,就是当年的夏月医药美容公司,创建者是京城夏氏家族的天才女子夏月婵。”

        “原来是那个小丫头,呵呵,还真是个人才啊。”安德宝摇头笑道,“这药真是很奇特,你们看我,刚醒来,我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根本就不像是昏睡了很久的人。反而是让我感觉自己的体质比昏睡之前更加的健康了。”

        “我听说,似乎是这个夏家才女找到了一个年轻的神医,就是小雨刚才说的那个人,小雨去取药的时候,为了一探究竟,还专门点名让那个所谓的年轻神医去亲自接待。”

        安德宝认同的点了点头:“呵呵,对于人才,都想亲眼见见,小雨这点儿性格,和老头子我倒是很像啊。——康儿,去派人将这个南月集团的具体资料还有那个年轻神医的资料给我弄来,我看看。”

        安康说道:“父亲,在您昏迷期间,我已经着手收集这些资料了,给您看一下。”

        说着,将一些资料呈上,安德宝就默默的看了起来。

        半晌之后……

        “行健门……现在是这南月集团的最大劲敌吗?”

        安康说道:“是的。”

        安德宝笑道:“这表面上看,是利益的博弈,但暗地里却是医术的博弈。是张无量和这个叫做楚南的年轻人的博弈,是名门之后和草根圣手的博弈。——有意思啊,这楚南出身卑微,却是自强不息,很是对我这老头子的胃口啊。”

        顿了顿,安德宝说道:“康儿,老头子这件事情之后,想要退居幕后了,也累了,以后咱们红联社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咱们不是一直在考虑内地市场吗?也许,这是一个突破口。咱们现在红联社虽然性质依然如同过去,但咱们做的任何生意,都是经过法律允许的,咱们洗白了之后,更容易和对方交流。这南月集团,是一个突破口。”

        “嗯?父亲,您是说……”

        “就是和南月集团的人处一处关系,再怎么说,那个夏家才女,是夏氏家族的人,背景斐然。咱们和她们处关系,也算是门当户对。另外,这夏家才女现在是单干,咱们又更好与他们接触,不会触及到太多的利益关系。最后一点……就是我对这个叫做楚南的小朋友很感兴趣,是个人才,接触接触。”

        “明白了父亲。”点了点头,安康说,“现在父亲您没事了,我就派人去京城一趟,好好的给那南月集团当面道谢。”

        “呵呵,你就不必去了。”

        “嗯?什么意思?”

        “上一次是谁去的,这一次,还让谁去,这不是更好么?——你说是吗,小雨?”

        安小雨闻言双眼一亮,笑嘻嘻的说道:“嘻嘻,是的爷爷!您对我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