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66章 背叛?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66章 背叛?

    作品:《神医相师

        “嗯?”

        楚南闻言不由一愣,眉头稍稍皱了一下。

        他不是傻瓜,他能够明显感受到此时此刻的气氛显得相当的不对劲。

        结合上自己今天所感觉到的不对劲的事情,楚南越发的觉得高氏家族的人的阴谋基本上已经成功了。

        “夏总,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抱歉,我之前也不知道,没能给你准备生日礼物。”想了想,楚南伸手就准备从自己的布包里掏出来一块儿小玉器。

        楚南在最近这段时间,虽然是没有找到好的灵气时机,但是他还是一直没有间断对手中其他的一些玉器的蕴养,所以,现在他准备掏出来的玉器,是一块儿蕴含了不少灵韵的宝玉。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有些比不上自己给叶瑶亲手戴上的那颗,但也已经足够保佑人们的平安了,挺精致,挺不错。至少在楚南看起来,这要比那些什么所谓的钻石更加的值得珍藏与佩戴。

        要知道,楚南那几枚玉器,在聚宝盆那里,可是卖出了不少的价钱,其他的不说,单从价钱上来说,就不比那些所谓的钻戒逊色。

        对于夏月婵的生日,楚南是一点准备都没有,而且他听夏月婵的这句话里,根本就是话里有话,暗含着其他的意思。他很清楚,现在气氛不对,要想好好的问一问是什么原因,首先,楚南就必须缓和一下气氛,转移一下话题。

        但是很可惜,夏月婵和李梦茹明显是没有准备买账。

        楚南手中拿着一颗精致的灵韵玉器,缓缓走过去,递到了夏月婵的手中。

        挺令人惊讶的是,夏月婵竟然伸手接了过来。

        这灵韵宝玉里面有着非常充沛的灵气,一入手中,立刻就会隐隐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温和感觉。只可惜,现在的夏月婵根本就没有功夫去理会这些,只是这温润的宝玉灵息令得她的心情比刚才平静了许多。

        但是,像夏月婵这种女人,她冷静下来之后,反而是更加的可怕和不近人情。

        “这个就当做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夏小姐,生日快乐哈。”楚南依旧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这并不是说他多么的会做戏,而是……他始终都能够用豁达的心思,去面对任何事情,一码归一码,自己被陷害是一码事,夏月婵的生日礼物,又是另外一码事。如果你哭丧着一个脸,凶神恶煞的给别人送去生日礼物,别人会认为你是一个有毛病的人。

        “生日快乐?”

        夏月婵一双美目细细一眯,红唇轻启,声音冰冷的道,“是,也许我真的很快乐。——如果你送给我的这个生日礼物之中,藏着窃、听、器的话,那么我就会更加快乐了。”

        说着,她的纤葱细手慢腾腾的婆娑着这块儿造型不算太出彩,却很有质感的玉佩。

        这一下,楚南真是无语了,他看夏月婵是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干脆就摇了摇头说:“夏小姐,我不太懂,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太懂什么意思???——姓楚的臭变态,就你有意思!少在月婵姐姐和还有本小姐的眼前装迷糊!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和月婵姐姐已经知道了!——哼,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种人,亏本小姐之前就差点儿相信你是一个好人了!”此时李梦茹忽然跳了出来,胸前那一对可爱的大白兔颤悠悠的一起一伏,仿佛是很生气的样子,她伸着手指,细长的指尖针对着楚南,仿佛分分钟想要把楚南给戳瞎的感觉!

        “不,不对!——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你会是一个好人,现在只能说你是完全暴、露了你的本性!”李梦茹说这话的时候,小脸气的涨红,眼神之中水汪汪的仿佛很委屈的样子,就好像是被谁骗了一样。

        实际上,这是李梦茹那标准的少女情怀在作祟。

        就在她渐渐的接受了楚南是一个好人的时候,楚南却忽然出现了这么样的一件事,令她感觉很受伤。这感觉就仿佛是小女孩的童话信仰忽然幻灭了一样。虽然这么说有些夸张,但是某些方面的心里感觉,很接近。

        楚南此时真的只能苦笑:“我真的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哼!还在装!——你看这个!”

        说着,李梦茹一把将电脑屏幕转向楚南,然后点击按下了播放键。

        楚南此时这一看,才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他现在不得不佩服,高氏家族……或者说高旦的手段了。

        “高美唇彩。”夏月婵看着楚南那渐渐凝重的表情,她缓缓的将手中的那个高美唇彩放到楚南面前,还把一些原料提取报告资料放在了楚南的眼下,“这名字虽然不好听,但是和我们的玉露唇彩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你的配方是你们家祖传和你亲手一次配制的,那么将整件事情串联起来,你该怎么解释?”

        楚南知道此时也根本不需要转移话题,过度情绪了,干脆直接开门见山,他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其实,我现在突然赶过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情的。”

        “哦?是吗?——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夏月婵一双美丽勾人的眼睛眯的更细了,这一刻,楚南看着这一双曾经令自己不小心深陷的双眼,用一种充满鄙夷甚至是敌意的神采看着自己,这令他多少有些受挫。显然,夏月婵是根本不相信楚南的话。夏月婵是一个非常理性的女人,理性起来非常可怕,所以,她更相信自己的判断,她讲究事实,必要的时候,她可不愿意去凭借自己的直觉办事。

        尽管……她内心深处,其实是并不愿意相信这一次是楚南背叛了她。

        “楚南,你很缺钱吗?”脑海中,夏月婵忽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与楚南见面的情形,她现在多少有些懊恼,自己竟然真的凭借感觉做事并且信任了楚南这个来历的的确确有些古怪的家伙。

        “……”楚南眉头紧皱,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他真的不想回答。

        “或者这么问。——高氏医药,给了你多少钱?”夏月婵声调没有提升,但是语气忽然间就变得更加的凌厉和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