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33章 着魔了!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33章 着魔了!

    作品:《神医相师

        “糟糕!!”

        楚南感受到这一股侵蚀人心血骨的阴冷煞气,感觉到心神一晃,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令得他面色苍白。

        但是面色苍白之际,他头脑反应也是分外迅速,狠狠的咬了咬舌头,一丝鲜血从口中喷出,落在了王自强的那一双乌金软银手套上,一瞬间,王自强面色有些惊惧,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立刻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缩回双手!!

        双拳收走之后,楚南心神迅速的恢复宁静——刚才那种感觉令他非常难过,好像是某种东西在吸食自己的灵魂一样!

        “这东西……这么邪性!!”楚南有些骇然。——自己身上带着的拥有灵性的东西还着不少,八卦玉镜,祖传的灵韵宝玉腰佩,开了光的罗盘,这一切都是镇邪的好宝贝,但是这一双煞气十足的乌金软银拳套,竟然还敢于近身!!

        太嚣张了!

        俗话说邪不压正,刚才被这邪性的东西欺负到自己头上,令得楚南非常不爽!光天化日之下,这是要在太岁头上动土么?

        所以,情急之下,楚南咬破了自己的舌头,一口阳血落在乌金软银拳套之上,立刻就把煞气给逼的一阵紊乱。

        自古以来,就有阳血镇邪的传说,这个一点都不假。——为什么一直都说气血、气血,因为气是生灵之根本,没有气息,就是死物。而如果没有了血,就没有了生气,没有了律动。想象一下,如果这个大自然之中,没有海川河流的话,大多数生灵,会存在吗?

        人体内的血,是传递气息和生命律动的,有血液流动,才会有心跳,有血液流动,才会有脉相。血液之中,存有最为精纯的生灵之气,而楚南从小到大,直至目前为止,都还保持着童子身,最精纯的精元从未外泄,所以,他的阳血,和别人相比,就更加的精纯的多,何况是他从小就修有楚门家传的内家古武呢?

        “何方妖孽!?——方才竟用如此邪门的术法对付于本将军,绝非善类!”王自强捏着腔调,嗓音沙哑着愤然道。

        楚南此时根本就不管那么多,他看到王自强的双眼的一瞬间,就知道对方是已经被这股煞气给入体袭脑了,彻彻底底的着魔了。再说的通俗易懂一点,就是中邪。这也不怪他,这一双乌金软银拳套上面煞气太重,凄厉的苍凉气息,甚至能够让楚南感觉到一时间不好招架,更何况是王自强这种根本就不懂得该怎么对付这样的煞气的门外汉了。

        王自强一看上去就是身体孱弱之人,所以他一旦被煞气入体,往往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若是没有人注意到并帮他解决的话,时间累计之下,影响他的心智,只是一个早晚的问题。

        “啪!!!”

        楚南二话不说,上去一巴掌扇在了王自强的脸上。

        “汝乃何人?!竟敢辱打本将军?!”王自强被扇懵了,气的直跳脚。

        “吾乃蛮族之王!!将军算个毛?!老子六级开大!让你知道,什么叫五秒真男人!”楚南张口一句狠话,就“啪啪啪啪”的对着王自强的脸狠狠一阵狂扇。——这句话,其实是过去刘正在寝室里经常和王自强闹着玩的时候喜欢说的,虽然楚南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感觉很牛逼的样子,眼下这么应景的环境,楚南就毫不客气的现学现用了,一方面几巴掌扇下去得有个说辞,另外一方面,过去的一些熟悉的话语,可以多少唤醒王自强内心的真实感官。

        楚南还真没有客气,连续几巴掌,五秒钟就扇的王自强晕乎乎的找不到南北。

        看到王自强被扇的暴躁锐利之气暂时不那么浓重了,于是,楚南上去一把擒住王自强,从布包里掏出来一双小竹棍,随手一绞,将王自强的中指死死夹住,另外一只手,狠狠摁住他的人中。

        被楚南这么一弄,王自强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面色一阵白一阵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很快,他的眼神,渐渐的从煞气锐利的感觉,恢复平静,到最后,竟然有些失神的样子,两眼有些空洞无神。

        看到这情况,楚南不敢耽误,迅速的将王自强翻身一摆,放在了自己单膝跪地的另外一只腿的大腿上,王自强比楚南瘦弱,所以,楚南毫不费力的将他给架住,迅速从自己的布包里掏出来锦盒银针,迅速用火柴点燃灯火,消毒,然后在王自强身上的某些穴道进行迅速而平稳的针灸。

        周围所有人都看愣了,不知道楚南是在干什么,但是看楚南煞有介事,而且是很专业的样子,就没有人敢打断,包括那个刚才被王自强狠狠咬了一口的家伙,此时也没有乱插嘴,而是在一旁瞪着俩眼静静的看着。

        大概两分多钟的时间,王自强忽然有了反应,正巧趴在楚南的腿上,张口就是一口污秽之物吐在了地上,黑乎乎一片,腥臭不已。

        周围的人见状立刻纷纷退避三舍,恶臭太重,令他们禁不住要捏住鼻子。包括吴东都感觉气味难闻,但他没有退后。——他很佩服楚南,因为楚南现在不仅是没有捂鼻子,甚至是还将王自强给翻身过来,用纸巾帮他擦了擦嘴脸。想起之前楚南给自己父亲看病的时候的那副模样,不得不赞叹楚南的敬业和他一直强调的“医者父母心”。

        而此时的王自强,已经昏迷了过去,一双眼睛半睁不睁,四肢无力,软瘫在了楚南的怀里。

        “吴大哥,你办公室里有没有休息的地方?”楚南抬头问道。

        吴东当即点了点头:“有。”

        “好,我们回去。”说着,楚南直接将王自强给背起来,然后将他临时摆的摊子收起来,铺在地上的床单直接一卷,轻松带走。

        “诶!等等!——我刚才已经给过钱了,难道准备什么都不说,就这么走了?”这个时候,刚才一直不说话的被王自强咬过一口的家伙,一把拦住楚南,面色不善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