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13章 不是严刑,是治病!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13章 不是严刑,是治病!

    作品:《神医相师

        “谁?!!”

        这两个人看到楚南忽然跟天降之人似的,翻腾落地,吓得纷纷扬起手中的锄铲,声色俱厉的针对着楚南。

        但是他们今天这是来刨人家祖坟的,怎么说也是亏心事,他们也不敢太嚣张。

        楚南面色冷峻的看着他们:“你们准备刨的是我家祖坟,所以你们认为我是谁?”

        “哎呦卧槽,误会了误会了!!老乡,我们哥俩只是从这经过,随口开玩笑闹着玩呢!别当真,别当真!那个什么,我们走了哈~~”

        说着,两人竟然作势要勾肩搭背的离开。

        楚南冷哼一声,岂容他们就这么随意离开?

        刚才从他们的对话之中,楚南听到了很多不得了的内容,他似乎隐隐知道自己找到了什么线索。他们口中的社团,其实应该就是所谓的民间黑色组织。这放在以前,可能楚南还不会联想那么多。

        但是他之前查询到了汉留和洪门有所关系,洪门也恰巧是一个民间社团组织,不知道这两个人口中所谓的亚洲总帮舵,是不是就和这洪门有些关系。

        “想走?太天真了。”

        冷笑的声音,就如同飘荡的游魂一样,一瞬之间就到达了他们两人的耳畔。

        不等他们多做反应,“嘭!”“嘭!”两声闷响,楚南两记掌刀,劈在了他们的后颈!

        两个人应声昏倒。

        而当他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老村子后面大山的坟地头上。这里遍地都是坟墓。他们就这么浑身五花大绑背对背靠在大树上。

        “醒了?”楚南站在一处高位上,背着手看着整片坟地,就跟领导视察似的,扭过头,面无表情的对这俩哥们道。

        “大哥……你干嘛抓我们?都说了是误会!!”

        “是啊!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干什么啊??快放了我们!都一个村的老乡,不带这么玩儿的!”

        楚南根本不听他们的信口扯淡,面色严肃的说:“你们之前说要刨我家祖坟,是为了什么龙头棍?——告诉我,你们是什么社团的人,你们说的亚洲总帮舵是什么?龙头棍和我们楚家有什么关系。还有,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可以从我们家族祖坟弄到那个所谓的龙头棍?”

        楚南的条理很清晰,这些问题如果他们都一一回答的话,那么就可以解开楚南心中大部分的疑惑。

        “兄弟,你说的什么啊?我似乎听不懂。”

        楚南早料到他们会打马虎眼,也不急,而是缓缓朝他们走过来。

        “我们楚门是中医世家,严刑逼供的事情,我是干不出来的。更不会杀人放火,伤天害理。作为一名医生,我唯一的职责,就是为病患救治,为人们强身健体。”

        “是啊!!那你更不该这样了!快放了我们吧!”

        “不行,我感觉你们的身体有些问题,所以,做为医生的我,不能够袖手旁观。”楚南忽然显得人畜无害的一笑,然后缓缓站定于两人身旁,从布包里将已经准备好的一根根银针,明晃晃的亮出来。

        他对着其中一个明显意志力不够坚强的人说道:“看你气色土黄,印堂发黑,应该是最近气血不好,精神一直不足吧?我来给你治疗一下。”

        说着,楚南就将银针,狠狠的刺在了这个家伙的身上。

        这家伙感受到胸口处忽然一阵刺痛,但是等不及他反应,随着楚南轻轻搓动银针的动作,他胸口的疼痛感,正在以每秒钟两倍的速度极快的加剧着!!很快……那种疼痛感,就变成了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疼痛,这感觉就仿佛有人将他的五脏六腑给狠狠的撕裂一般!!

        “嗷!!!!!!!!!!!——”

        一声痛苦的嘶嚎响彻天际,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什么……楚南带他们来到这鸟不拉屎的空旷山头坟地!!

        楚南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就是这么轻轻的搓动银针,就直接让他疼成了这样,另外那个人,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一种撕心裂肺的难过感,他还嗅到了一股骚臭味,低下头,恍然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尿湿一裤裆的情况!!

        疼到大小便失禁,有这么夸张吗?!!!

        楚南眯着眼睛,没有其他表情,认真的模样,真的就好像正在给自己的病患治病一样!——其实楚南真的给他治病,只不过,他是用了一种更加迅速的方法来给这家伙治病。这个家伙是肝脏有问题,胸口处有个穴道是贯通到肝脏部位的,这种方式的救治,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每天一针半个时辰,力道也要轻一些。可是楚南就是将力道加深,动作幅度加快,硬生生的将七七四十九天的疗程,集中在了一瞬间!!

        这即便是分成七七四十九天都会感觉到很疼痛的疼痛感,一旦集中在一瞬间的时候,那么疼痛的爆发力,将会多强??

        这个哥们用自己野兽派的嚎叫,很好的诠释了这么一点。

        “嘶。”

        楚南轻轻的拔掉银针,然后微笑着道:“好了,作为我给你治病的交换,我要的报酬,只是让你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很公平吧??”

        这个被针扎的家伙,此时怕极了楚南的手段,也不敢卖关子直接就有气无力的说:“我说……我说……我们……是来自红联社……广南省的……分社团……水枪哥的八字头的外围小弟……”

        “红联社?广南省?分社团?水枪哥?八字头?外围小弟?”

        楚南将这一系列的关键词汇集中在一起总结了一下,瞬间就得出结论。——他们,显然是最底层的杂鱼啊!

        “红联社?”

        楚南眯了眯眼睛,“红联社的前身是什么?”——他直觉这红联社应该和洪门有关系……至少,“红”与“洪”是谐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