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9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109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作品:《神医相师

        赵子煌闻言一愣:“一百万??”

        赵子煌和赵子飞两人相视一眼,几乎同一时间摇头道:“不行不行!!哪能只要一百万!!太少太少!!——楚南兄弟,我们决定给你一千万的报酬,如果您嫌少的话,尽管说。”

        “呃……”

        楚南一下子被打闷了。

        我擦,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一百万,一千万的喊价……怪不得新华夏有一个建设口号,叫做先富起来一部分人。这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明显有些富得过分了啊喂!

        “不不不,两位大哥,你们误会了。”楚南苦笑着摇了摇手。

        赵子煌作为老大哥的,这次站出来说道:“一千万少么?——我也感觉太少!!嗯……这样,楚南兄弟,五千万怎么样?!”

        “呃……别别别。你们真误会了。”

        楚南苦笑着朝赵子鸿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

        赵子鸿哈哈一笑:“大哥,二哥,你们真的误会了。——楚南家里有个祖训,无论给任何人看病,看多久,多难治愈,只要是看到管好,就收一个数。也就是一百元。注意,是一百元,不是一百万。”

        “一百……元???”

        赵子煌和赵子飞齐齐朝楚南抛去一个不太相信的目光,楚南则是微微点了点头。

        “这个……楚南兄弟……虽然你和我们老三是朋友,但是……”

        楚南笑道:“子鸿说的是真的,祖训不可违背,还请两位大哥成全。——报酬的事情,我们过会儿再谈。先容我跟某个同仁谈谈。”

        听闻此言,所有人将目光转向了那个捂着腹部,坐在客厅里一副手足无措模样的小胡子医生。

        这家伙其实刚才是想溜号的,但是赵家宅子,岂是容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敢问阁下在乾坤医定阁,师承谁人。”

        面对楚南忽然间的发文,这个小胡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是无法善了了。

        “你算什么?!敢问我乾坤医定阁的内部师门之事?!——我今天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但是我要告诉你,在我乾坤医定阁,比你水平高的,一抓一大把!!”

        楚南闻言皱眉,二话不说走上前去。

        “啪!!!”

        狠狠的一巴掌,楚南扇在了这个小胡子的脸上,一道血红的掌印,触目惊心!

        小胡子一下子被扇懵了。

        “不说,也可以!但是这一巴掌,是我替你师门打的!——作为一名医师,明知自己医术有限,就不应该空口大话揽下病患!!这样是对病患生命的严重不负责!难道你们乾坤医定阁,连这种最基本的道理都没有教你吗?!”

        小胡子吹呼瞪眼,还是不服。楚南发现,这来自于所谓的古中医世家和门派的人物,水平不高,脾气倒是他娘的不小!!

        但是在他看来,为了一己私欲而影响病患健康的人,就是他的天敌!!

        “今天这一巴掌,我希望你记住!不用不服,就算今天坐在这里的是你们祖师爷,只要他敢那么对待病患,我这一巴掌,一样也是会狠狠扇在他的脸上!!”

        “放肆!!”小胡子闻言大怒。

        “啪!!!”楚南不等他说完,上去又是一巴掌,“你我不同门不同派更是不同路!毫无师长徒弟之分,何来放肆!!”

        “啪!!”又是一巴掌。

        “——滚!!”

        再次一声怒喝,这小胡子被楚南最后释放某些骇人气息而投来的凶狠目光给吓了一跳,捂着脸,二话不说就抬起屁股走人了!

        这一次,有楚南发话,赵子煌等人便没有阻拦这家伙离开。

        “楚南……你今天,是不是有些欠考虑了……”

        看到小胡子离开,赵子鸿有些迟疑的对楚南问道。

        楚南明白他的意思,回头笑道:“子鸿,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担心我以后在医药界这个行业不好混吧?——你应该也听说了,在京都医学学术研讨会上,我也得罪了不少人,也不在乎加上这么个什么乾坤医定阁的杂鱼。医药界是一个不容许出现半点杂质的神圣行业,对于这种人,我没有断他经脉,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听楚南都这么说了,赵子鸿只好深深的换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

        “嗯……”

        而就在这时,安静之下,众人忽然听到赵文昌昏睡的房间里面,传来一声细微的轻响。

        “嗯?!是父亲!”

        赵家三兄弟齐齐一愣,然后迅速的朝屋内走去。

        此时此刻……

        赵文昌已经醒了。

        他此时半靠在床上,一双眼睛有些精神萎靡,但是神智却挺是清醒。

        看到自己三个儿子飞奔进来,赵文昌露出了一丝微笑,不过当看到他们身后的楚南的时候,他奇怪的咦了一声:“子煌,这位小伙子是?”

        “哦,这位兄弟,是子鸿的好友,楚南。——这一次,多亏了他,才能让父亲您的病症有所好转。”

        “嗯?是吗?那真的谢谢这位小伙子了……”赵文昌重新用一种欣赏的眼光打量着楚南。

        …… ……

        十分钟之后,赵文昌的意识越发的清醒,也是知道了刚才在他昏迷的时候,发生了怎么样的戏剧性的一幕。

        看到赵文昌和众位公子哥的心思平静了不少,楚南终于步入正题了。

        “哗。”

        楚南忽然伸手从自己的布包里,掏出了一个古朴精致的罗盘。

        “赵伯父。——有件事情,我想问您一下。”

        看到楚南忽然掏出了这么一个只有风水相师才会有的罗盘,众人都是齐齐一惊,赵文昌看向楚南的眼神,则更加的好奇。

        “你问吧,小楚。”赵文昌不愧是城府深厚的大家族中流砥柱的成员,即便是刚从生死一线转醒过来,却依然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和架势。

        “赵伯父,听子鸿说,您是最近半个月才忽然出现了身体不好和精神不好的状况的,对吧?——所以我想知道,在半个月之前,也就是在您忽然出现不对劲的那段时间,和什么可疑的人物接触了么,或者说去过什么可疑的地方么?”

        “你这里所说的‘可疑’……指的是什么?”赵文昌问道。

        楚南此时忽然显得有些严肃,眼神之中仿佛闪烁着某些诡异的神采:“就是……大家经常说的——‘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