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984章 善举,恶举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984章 善举,恶举

    作品:《神医相师

        服毒自杀。

        这个的确够狠。

        不过,最狠的是,这哥们临死还在念叨着“红联社”,不管是真的假的,这个消息一旦传开,那么红联社肯定是要倒霉了。

        至少,是要接受调查的。

        然而,这个消息,也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在整个hongkong地界儿不胫而走,不只是传到了某些jing方高层人物的耳朵里面,更是传到了黑棋帮龙头老大的耳朵里面。

        “红联社?——你确定,是红联社?”

        此时此刻,在某处房产之中,正在小人工温泉里面泡着澡的家伙,接通了一个电话。

        这个哥们身上纹着一条明显是有些扎眼的龙的刺青,爬满了整个后背,而他后脑勺上面,还有一个常常的刀疤,所以,这哥们,显然是剃了一个光头。

        这光头的造型非常的漂亮,至少,是非常有江湖气息。

        这里所说的漂亮,只是单纯的以现场的这种环境的违和感来形容,至少,非常的应景,带点儿刀疤,配上光头,很符合他的气质,也很符合他现在拿起电话说话的感觉。

        “红联社,你确定是红联社?——**的!红联社不是之前和咱们河水不犯井水吗?怎么忽然跑到了咱们黑棋帮的地盘了?这一次闹的还挺大,竟然是连条子都给惊动了。”

        这光头冷声说道。

        然而,此时电话里面也是传来了一个询问的声音:“哦,对了,老大,那你说,咱们该采取什么行动啊?”

        “什么行动都不采取,现在他们不是把条子给逼出来了吗?首先让他们跟条子接触接触,他们搞出来这么大的事情,我倒要看看,最后他们该怎么收场,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敢伸着脸面跟条子硬碰硬,真是吃饱了撑的。”

        “明白了老大,那最近条子进行严查,咱们这边,是不是也收敛一点?”

        “嗯,多少收敛一些吧,不过该做的还是要继续做,毕竟,咱们现在这些收入是社团的主要收入来源。所以,不能完全摒弃。说道转移到白道生意,那些老头子们一个个跟傻子一样,跟着别人学,白道生意是那么好做的吗?我看那些从黑转白的家伙,一个个都是碰壁碰的一鼻子灰。那些东西,都是一帮jing的跟狗一样的孙子玩儿的,咱们现在实力根基太浅,很容易就被别人耍了,还是黑sè生意好做,简简单单,一进一出,一来一往,一巴掌一个响,而且走到哪里威风到哪里,多好?”

        “是是是,老大说的是,那咱们的生意照旧,就是稍微注意一点吧。”

        “对,现在毕竟是条子有行动,收敛一点还是没有错的,生意是放长线钓大鱼,以后一样是可以补回来的,不急于一时。咱们现在主要针对的事情,是把尖沙湾的那三个街区给收过来。那边现在干什么生意火什么生意,接过来之后,咱们社团的收入,又会增加不少。鉴于这个计划,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

        “我明白了老大,我这就吩咐下去,让手底下的人都学聪明点。”

        “恩,手底下的人到没有必要一个个全都通知到,就是将消息传到那些堂口的老大那里就行了,到时候,他们自己遵守就行,若是他们不老老实实的遵守,最后倒霉的还是他们。”

        下面的话,光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他心里却是有了非常清楚的想法,若是,这些堂口的老大不听话,想要做这些事情,那么光头妥妥的是要将他们给卖掉的,直接是让他们送到条子的手里,自己妥善的处理好后事,然后坐等未来尖沙湾的收益少一个堂口来分。

        …… ……

        另外一边。

        花少爷将电话放下来之后,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哼哼,安康啊安康,你就算是现在要拼命洗白,也是想不到会出这种事情吧?这个档口出了这种事情,而且,你们想要将东南亚市场完全打开,hongkong是必须要拿下的地方,我就不信,你们红联社,会为了避嫌,直接是放弃hongkong,绕开hongkong!——现在这个事情出了之后,我看看你们安氏家族和那什么狗屁南月集团,还能怎么蹦跶!”

        花少爷脸上的这一丝笑容,此时若是让安康看到的话,估计是分分钟会忍不住上来给他狠狠的两巴掌的!

        但是,很遗憾,这花少爷属于那种在背地里高手段的家伙。

        “这一次,也许,我应该亲自去hongkong一趟。——想要将安氏家族直接在hongkon狠狠的给栽一个跟头,单单这样是绝对不够的。必须想办法让安氏家族和黑棋帮的争端给挑起来。想要让安氏家族被染黑,只有这个方法。哼,还想进军欧美?老子让你们安氏家族直接死在hongkong!”

        用力的攥了攥拳头,花少爷心中自信心十足,他对于自己的计划还是很有执行力的,在自己的计划刚刚设计好了之后,立刻就买通了那个hongkong的某酒吧老板。

        当然了,一个正常人,也不会这么容易就会被买通的。

        经过他仔细的调查,那个酒吧的老板,是得了绝症,他的xing命,恐怕只剩下最后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而之前他赌债欠的不少,等他死了之后,酒吧肯定是会被查封的,再然后,自己的家人,也会被迫背上一大批赌债。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能够得到一笔抚恤金。

        花少爷很聪明的去选择扮演了这么一个给予抚恤金的角sè。

        一方面,帮他还清所有的赌债,再然后,给他的家人一共两百万。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虽然在这个世界,现代的社会,两百万不见得是多么大的巨款,但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尤其是这个酒吧老板的遗孤和遗孀来说,的确是不小的一笔数目的了。

        所以,那个老板毫不犹豫了选择答应这个交易,反正自己的命也要走到尽头,既能还清赌债,还能够有一大笔抚恤金,这看上去,真的很划算。

        人之将死,其行也善。

        这个酒吧老板,就是一个例子。

        不过,这个结果导致的是——安氏家族被迫背上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臭名。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错,那酒吧老板,自己嗜赌成xing,欠了赌债还不久人世,这是他咎由自取,但是他最后选择为家人留下点什么,却是善举,但这善举,对于安氏家族来说,却是不好的事情。所以,好坏,没有绝对,只有相对,无论是人,还是事。

        …… ……

        “什么?!”

        安康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一个晴朗的午后,他也是有些惊讶的对着电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