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680章 迟早是我的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680章 迟早是我的

    作品:《神医相师

        愉快的生活节奏。

        虽然之前唐心的吐槽,一不小心将几个人的心说的没底儿了,但是最后嘻嘻哈哈还是顺利成功地转移了话题。

        尽管李梦茹在极度好奇的情况下,不停的追问,但是就是没有人跟她解释,最后唐心就说算是单纯的开玩笑,随口说说。最后好说歹说终于是将李梦茹的这个好奇心给暂时压下去了。

        晚上吃完饭之后。

        楚南继续晚上奔赴荒郊野外去练习,之前他已经是告诉夏月婵,其实他是在练功,并且在楚南施展了一番实力之后,令夏月婵相信了。当然,楚南并没有将自己所有的实力拿出来,因为所谓的战斗实力,是一种很笼统很抽象的东西,有些人可能会用击碎树木或者石块的方式,来直观的呈现出某种强悍的实力。

        但是楚南修习的是内家功夫,八门的催发,还会过度的消耗体力和精气神,所以,楚南就用一个非常的方式,不费吹灰之力的施展了一番。

        很简单,就是捏碎一个石块。

        徒手捏碎。

        其实气境巅峰,甚至是气境中期的人,只要是掌握住一个适合的方法,都是可以将石块给生生用手掌碾碎的,但是,试问这个世界上,又能有几个人可以达到这个水准呢?

        当时夏月婵看到楚南徒手将石块给捏碎已经感觉很惊讶了,不过楚南总是感觉当是夏月婵看自己的震惊眼神,似乎是以为自己属于那种单手劈砖,胸口碎大石的水准,这让他颇为内伤。

        毕竟,这东西,现在很少人知道了,就算是他们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所谓的真正的内家功夫和古武的存在,他们也无法理解某些现象。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生活平静地令人发指。

        很多以为要引来麻烦的事情,都是很好的解决了,经过了几个月时间的观望,楚南终于是百分之百明白,周云强的的确确是想放长线钓大鱼,至于他想要钓什么鱼,楚南现在不太清楚,不过他可不相信周云强是什么准备都没有。

        楚南的推测一点都没有错,而若是他知道了周云强心中的算盘的话,估计是会非常愤怒的。

        …………

        东海市。

        周氏家族。

        黄勇完成了所有的京城工作,回来了东海市,当面跟周云强汇报最近这段时间,在京城的所有重要情况。

        但是到最后的最后,黄勇还是忍不住多问了周云强几句。

        “周先生,我知道这个问题,你肯定是耳朵听的都起茧子了,但是,这几个月,我在京城观望了不少情况,也是对那边的情况,有了一个精准的了解。我感觉,那个楚南若是现在不整治的话,以后万一让他崛起起来的话,恐怕是会酿成大祸,至少,是会对咱们产生一定的威胁的。——周先生,您一直都很相信我看人的眼光,我对这个楚南的评价,可是相当不低,而且他现在还这么年轻,我知道周先生您之前的那些理由和想法,但是现在无论怎么去思考,都感觉有些托大啊。”

        黄勇很忠心,至少表面上很忠心。

        不过他的这种忠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忠心,他对周云强忠诚,或者说是对周云强的事业忠诚,是因为他要证明自己,他不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决策者,但是毫无疑问,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辅佐者。

        只不过这个辅佐者,看中的是一种人生追求,只是恰巧周云强能够成就他的人生追求。

        而这一次,说实在的,他很不满意,他要的是那种酣畅淋漓,指哪打哪,走到哪里,都被人尊敬,并且是被当做是只手遮天存在的感觉。

        但是周云强此次对待楚南的做法,实在是令他有些无语和憋屈。

        周云强听到他这番话,微微一笑,一双眼睛微眯在一起,看了看黄勇,迟疑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他说:“其实最初我不想告诉你的,因为这关乎到我自己的私事,但是现在你既然这么问了,可以看得出来,你很困惑,那么我就给你解答一下。”

        “我现在之所以要留下楚南,是因为我长远的来说,有一个打入海外市场的权宜计划,放长线钓大鱼的那一招,你之前也是表示理解了,对吧?——而另外一个方面,我想你现在也已经发现,楚南,的确是一个人才,未来真的有可能成长的遏制不住,对吧?”

        周云强一直是用一种疑问和反问的方式与黄勇交谈,这种方法,可以让他对某些问题,理解的更加深刻。

        “对。”

        “那么我问你,楚南强大在哪一方面?”

        “医术,确切的说,是中医。现在咱们华夏国的中医市场,已经完全兴起,当然,现在只是初期阶段,在东海市,我们可能还无法更加直观的感受到,但是京城那边,作为首都和古都,那里接受这种老传统的东西,速度可是非常的快的。所以,仅凭这一点,楚南就可以一招鲜吃遍天,而恰巧这一方面,又是我们周氏集团的短板,确切的说……我们连这方面的‘板’都没有。”

        周云强摆了摆手:“对,是中医。但是他的中医,是靠什么打出的名声?”

        “……”黄勇皱了皱眉头,“这个不太好说,是靠……医术?”

        “太笼统了,说具体一点。”

        “嗯……是靠针灸?……哦!明白了,是靠他的那些玉露系列的产品!”

        “是的,确切的说,是极品琼浆的惊世骇俗的功效。”

        “是的。也正是因为极品琼浆的成功,别人根本无法模仿,也无法超越,所以,我才认为楚南是一个令人头疼的潜在敌人。这和他的商业能力没有关系,而是在于他的这一手奇特的制药手段。”

        “最后问你一个问题。——玉露系列包括极品琼浆的产品权,在谁手里?”

        听到这里,黄勇一愣,下意识的说:“调查过,是南月集团吧。”

        “南月集团,谁是最大的股东?”

        “显而易见,当然是夏月婵。”黄勇眼前一亮,“我明白了……周先生您是说……”

        “是的,夏月婵是我的未婚妻,现在南月集团不是我的,但是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夏月婵嫁给了我,南月集团,就是我的,换而言之,那极品琼浆也就是我的了。当初定下婚约的时候,合约规定,女方的个人产业,都将完全归于男方,这也是豪门圈子里的公认规则,用来督促千金们专心去相夫教子的。所以,现在我们需要去做的,就是时时刻刻顶住玉露系列的产品权的动向,一旦是她准备在这期间,想要出手转让,那么我们再出动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