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94章 玉碎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94章 玉碎

    作品:《神医相师

        夏月婵说话的时候,一只手不动声色的按了一下自己腰带上的某个按钮。——这个按钮是一个高科技的保镖设备,她只需要轻轻的触碰之后,外面的保镖,便是接收到讯号,会以最快的速度奔进来。

        现在夏月婵在按动了这个按钮之后,外面的人已经有所察觉。

        现在夏月婵不动声色,只是随口将自己与古寻草的对话时间延长,顺便再了解一些其他的情报就行。

        “夏小姐,希望你不要套我的话,没有用处的。你从我这里套来的情报,即便是我全都告诉你,那么对你们商业上的竞争,也是完全没有帮助的。我在意的,只是楚南的本事,而你,就是我逼出楚南使出所有本事的关键点。”

        古寻草微微一笑,缓缓的朝夏月婵的方向走去。

        步伐之中,轻飘飘的,仿佛是带着一种鬼魅的感觉。

        夏月婵低头看着古寻草的步伐,隐隐有些头晕的感觉,精神有些恍惚,她心中不由一惊……

        这是什么感觉??

        好奇怪!

        心中念及于此,她恍然想起,眼前这个人应该就是楚南之前口中所谓的那个高手!

        所以,这个家伙现在很可能是要准备对自己用一些奇特的奇门之术!

        “嗡!!!”

        果然,在夏月婵刚刚这么想的时候,她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脑门前方,有一种要命的煞气扑面而来,带着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顺着这种煞气,眼前的这个古寻草抬起手,凭空在眼前滑动了几下,似乎是书写了一种奇特的文字,转来转去的笔画,非常之复杂。

        “疾!”

        古寻草口中冷冷的突出这么一个字,下一秒,夏月婵脚下剧烈的一阵颤动!!

        紧接着浑身就有些发软,下意识的就朝后方退却了几步,眼前那古寻草凭空书写出了复杂笔画的无形的东西,仿佛在一瞬间隐隐划出一种气流,气流凝结出一种诡异并且极具攻击性的气势,朝自己扑面而来,仿佛一道无形的刀锋,透着寒芒就要挥砍到自己的头顶!

        “嘶!!”

        就在夏月婵都要以为自己会被这种奇怪诡异的奇门之术给制服住的时候,忽然她感受到自己的胸口传递而来一种温热,这种温热以最快的速度传递到全身,然后将自己仿佛是整个给包裹住了一般,抵挡住了那来势汹汹的诡异煞气,在自己的意识最恍惚的那一刹那,仿佛是在自己的头顶与某个气势碰撞,紧接着……

        “啪嗒。”

        一声清脆的声响。

        夏月婵感觉自己想胸口处,有东西碎裂了。

        面色稍稍泛白了一下,夏月婵感觉自己刚才似乎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这感觉很奇怪,不好形容。

        一般有一种濒死感觉的话,往往是由于生命受到了威胁,但是……刚才夏月婵很清楚,即便是会被对方的那个奇怪的攻击给制住,也不可能会受到什么身体上的损伤的,但是那濒死感却是如此的真切!

        看来,这奇门之术果然是可怕,楚南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这个世界上,也许你宁愿是得罪一个商业巨头甚至是工业巨鳄,也不想得罪一个懂得奇门之术的世外高人!

        这个是跟未知的存在打交道,毫不讲理的被压制!一旦遇到这种懂得奇门之术,并且水平相当之高的人物,如果自己这边不懂或者没有高人指点的话,局势基本上就会呈现出来一面倒的情况!

        当然了,之前夏月婵也从楚南那里知道,其实奇门之术的人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

        因为据一些资料显示,但凡是在最近二十年左右高调出现过,并且太过于嚣张的帮助过世俗之人去对付雇主的世俗敌人的话,或者太过于滥用奇门之术的人,最后往往都是死于非命。

        之前夏月婵问楚南,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天谴”吗?

        后来楚南沉吟了很久,只是说:“不好说。”

        从这一个不好说来看,就知道奇门之术是一个神秘之中套着神秘的存在,就连楚南这种“业内人士”都无法对此完全搞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肯定是有某种限制的,否则的话,这个世界恐怕早就乱了套了。

        所以,现在夏月婵实在是想不通,眼前这个古寻草怎么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并且滥用他手中拿阴邪诡异的奇门之术呢?

        这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但是现在已经不给夏月婵思考的机会了。

        夏月婵在伸手摸向胸口之后,很快就发现,之前楚南给自己那枚玉佩,竟然是碎裂了。

        “……”

        夏月婵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不舒服,而眼前那古寻草也是面色明显一变,这一刻,夏月婵很清楚……自己应该是在刚才,被这个碎裂掉的玉佩,保护住了!

        摊开手掌,夏月婵看到掌心上的玉佩碎成了一片一片,虽然这个玉佩的成色不好,雕工甚至是可以称之为很烂,但是真的正如楚南所说的那样,关键时刻,真的可以救人一命!!

        “楚南说……这是灵韵宝玉,他亲手浸养的,刚才……是楚南冥冥之中保佑了我……”

        夏月婵心中一阵柔和,悄然暗道。

        她纤纤细手紧紧的将这破碎的玉佩攥紧手心。

        此时此刻,那古寻草的面色变得极为难看。

        “竟然……是被这玉佩挡了一下吗?!哼!看来,那个楚南还真是把你看得很重要啊!这种程度的玉佩,充满灵韵气息,恐怕是花费了那楚南不少精力吧。但是很可惜……显然那楚南的本事还是不够的,而且他现在不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的第一块儿玉佩碎了,还能不能找到第二块儿来!”

        古寻草说着,冷然一哼,然后便从自己的身上迅速的掏出来了一封黄纸。

        “红墨水!狼毫笔!”

        一声呼喝从古寻草口中陡然喊出来。

        对象是一旁早就已经呆住的王阿婆,他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古寻草有些气急败坏的扭过头去,对着王阿婆大声再次呵斥:“愣着做什么?!快给我拿来红墨水和狼毫笔!!”

        他之所以气急败坏……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符篆力量,竟然是会被夏月婵身上的玉佩给抵挡一下!!

        而他刚才已经是第二次凭空作符篆了!

        他看上去非常嚣张,但实际上……作符篆是很耗费精气神的事情!他两次凭空作符,其实是出于虚荣心,显摆一下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强大。如果他再继续进行一次凭空作符的话,恐怕他直接回精神出现萎靡和衰弱,到时候别说挟持住夏月婵了,甚至还有可能被夏月婵给反过来暴打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