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93章 暗中人冒头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93章 暗中人冒头

    作品:《神医相师

        “……”

        看到眼前这个穷奇玉佩,夏月婵忽然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了一下。

        就是这个感觉!!

        夏月婵忽然想起来,自己在进来这个庙宇之前,在外面感觉到的那种令人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似乎就是从这个玉佩上面散发出来的!

        这个是什么东西??这么奇怪?

        夏月婵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这个穷奇玉佩,迟迟没有伸出手接过来,一种强烈的直觉告诉她,最好不要接手这个东西,这是一个不吉利的玉佩!

        “姑娘,你最好现在就戴在身上,等离开这里之后,你会感受到这玉佩之上浸养出来的温热。这种玉佩,可以将你不好的气运给驱散走。”

        “……王阿婆,恕我直言,如果说我没有认错的话,这个玉佩上的图腾,应该是……”

        沉吟了一下,夏月婵忽然说道:“应该是穷奇吧?”

        “?!?”

        王阿婆显然是没有想到夏月婵会认得这个玉佩上的图腾形象的,她当即一愣,眼神之中一闪而过有些惊讶。

        这个王阿婆虽然是一个算命的老手,但是对于夏月婵来说,还是一个心思不够的普通老太太。此时这王阿婆眼神之中一闪而过的不安神采,被夏月蝉精确的给捕捉到了。

        无论王阿婆,还是背后的那个躲在暗处的古寻草,都是错误估计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小看了夏月婵的见识。

        也许,古寻草是感觉一个女人,一旦是不小心跌入了情网,可能就会变得过于感性,甚至是愚蠢了吧。

        但是夏月婵却绝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见多识广,仅仅是在略微迟疑了一下之后,就直接认出了这个玉佩上的穷奇图腾。

        “穷奇,是上古四大凶兽图腾,穷凶恶极,吃人咬鼻。王阿婆,你让我戴上这玉佩也没有关系,但是我实在不明白,一个明明是凶兽作为图腾的玉佩,怎么会被你称为是祥和的玉佩了?”

        夏月婵很聪明,她这个时候已经是察觉到了一些猫腻。

        其实她刚才在这个王阿婆说准了楚南的姓氏的时候,她就已经快要沦陷了。但是在嗅到了这穷奇玉佩上的诡异气息之后,她就恍然醒悟。

        即便是这个王阿婆真的是拥有神算的本事,但是……对方就一定是对自己好吗?

        说不定是要害自己呢??

        而且,现在李氏家族正处在内斗的关键时期,而且她也是恍然想起之前楚南告诉她,已经有某个高人出现在了他们敌对的立场上,所以……夏月婵不得不防。

        而当看到这个玉佩上面,竟然是篆刻着形象极其丑恶的穷奇的时候,她已经基本百分之七十的可以肯定,今天……自己恐怕是找上了一些麻烦。

        她现在虽然在表现的很沉稳淡定的与王阿婆说话,但是她的眼角的余光,却是朝四周扫视。

        从刚才进来的时候,她就总有一种有人在暗中窥、视着自己的感觉。

        “哦,是这样的。——呵呵,姑娘你还真是有见识啊。这个的确是穷奇,不过你不要误会。虽然穷奇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但是……有些时候,却是能够发挥到不一样的作用,尤其是在某些材质特殊的玉佩之上。”

        王阿婆现在是非常卖力的在说着什么,但是夏月婵却是依然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眯着眼睛不言不语。

        因为,她已经看透。

        现在她只是在考虑,这周围到底有没有其他的埋伏。

        如果有其他埋伏的话,就不好脱身了,今天夏月蝉过来,只带了两个保镖,就是开车护送她和唐心过来这里的司机以及副驾驶座上的壮汉。

        这种实力水平的保镖,说实在的,最多就是抵挡一下平常的小危险,如果是真的遇到了那些处心积虑要对付自己的高手,那就困难了。

        不过……

        现在夏月婵基本可以肯定,对方应该不是要直接杀害自己或者怎么样,应该……

        是想坑害自己,并且牵连到楚南。

        这个穷奇的玉佩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不动声色的,既不带走这邪性的穷奇玉佩,然后全身而退。

        “王阿婆,也许是因为我是不懂门道吧。刚才有些误会,这也是因为我见识浅薄。——这样吧王阿婆,因为我从小就被爷爷说我和穷奇图腾命格犯冲,所以我本人不能直接戴上。我现在回去,然后我会派人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然后让我的人将这玉佩带走,至于香火费,王阿婆您尽管说就是。”

        “呃,这个……”

        王阿婆一愣,夏月婵的这个反应,倒是让王阿婆吃了一惊!

        她万万没有想到夏月婵会这么说。

        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与夏月婵对话了。说是行吧,但这不就忤逆了那古寻草前辈的意思?但若是说不行,倒叶瑶有一个不行的理由和借口啊,人家又没有说不要,如果现在王阿婆非得说硬塞给夏月婵,那么事情立刻就会显得非常可疑。那就欲盖弥彰了。

        “告辞。”

        夏月婵根本不给这个王阿婆说道的机会,当即就站起身来,虽然行为看上去有些仓促,但是举止却非常淡定,就仿佛是风轻云淡的自然而然离开一样。

        “告辞?——呵呵,来都来了,何不多坐一会儿呢?”

        然而……

        就在夏月婵以为自己可以安然离开,至少是可以走出这个门口的时候,忽然,她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

        “啪嗒。”

        一声轻轻地脆响,夏月婵的一双美腿之下的高跟鞋,陡然定在地面之上。

        “你……是钱氏家族的人?”

        夏月婵站定身体之后,然后缓缓的扭过头来,一双美目迅速的凝视着盯着眼前的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

        眼神冰冷,不带一丝丝的情感。

        然而,夏月婵的美貌,却是让她这种陡然间冰冷到极致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美艳。

        就连古寻草这种看上去阴阳怪气的怪人,竟然也都不由眼前一亮。

        “哈哈,没想到啊,那个楚南还真是艳福不浅!——虽然已经听说了,南月集团的夏总是一个美若天仙的极品美人,今天见到真人,果然是比想象中的还要惊艳。啧啧,可惜啊,可惜你竟然是和楚南有些关系,不然的话……啧啧,可惜。”

        说着,古寻草只是摇头咂嘴,一句话也没有说完整,不知道他话语之中所谓的可惜,到底是指什么。

        只是那几句可惜,听上去及其刺耳,在夏月婵看来,这个古寻草已经是和“变态”,划上了等号。

        “看来我不需要问你的来历了。——钱氏家族和李赐明,给了你多少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