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90章 威胁,命令!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90章 威胁,命令!

    作品:《神医相师

        野媒。

        特指的就是这种并没有太深厚的传承底蕴的奇门之术之人。

        这个王阿婆,也许是在民间,在某一些地方,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甚至是被人们捧上天被称为什么活菩萨,但实际上,遇到了真正的世外高人,也是相当于门外汉。

        这个三十多岁的壮年男人,眼神眯成一条细缝,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令人下意识就感觉忌惮和敬畏的气质。

        而且,这个男人的身上,还有一种特殊的气息。

        一种只属于某个特殊群体的奇特感觉,令人捉摸不透。

        “嗯?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被称为“野媒”的王阿婆,沉吟了半晌之后,也许是有些反应迟钝,她终于是后知后觉的似乎察觉了什么,面色变得很是难看。

        不过她似乎是平时在这里做“活神仙”习惯了,所以即便是现在,她也是依然尽可能多将自己的表现控制的很淡定自如。

        但一个人的眼神是永远都不会骗人的。

        “你怕了。”

        这个男人盯着这个王阿婆的眼神看了良久,忽然嘴角一挑,显得有些阴沉的笑道。

        王阿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说话,忽然感觉自己心头被压抑住的那种沉凝感觉,迅速的就消散了,紧接着,她的手脚也可以活动了,之前暗中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束缚住的感觉,消失不见。

        “我……可能会怕吗?”王阿婆年纪不小,但是说话很是清晰,现在她忽然恢复了行动,便话语变得更加利索了。

        “呵呵,不要得意忘形。”

        这个男人笑道:“刚才你无法行动,是因为我在进来的时候,用我凭空在你背后画了一道符篆,暂时封住了你的行动,现在符篆的印记和效用消失了,你自然就能够行动了。但这不代表你就能不把我放在眼里,只要我愿意,我依然可以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我的掌控之中,换句话说,我想要你的命,那也是易如反掌。”

        “……你……到底是谁!”

        王阿婆听到这个男人竟然说什么“符篆”!——符篆这种概念,对于一些不懂门道的人来说,可能是一种乱七八糟的奇怪东西,但是王阿婆显然是对于这方面有一些了解的,虽然她不会是用符篆,甚至是都没有见过符篆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东西,但是这传说之中的符篆效用,却是如雷贯耳。

        仔细联想一下,如果眼前的这个男人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刚才自己真的是有可能是中了他的“符篆”!

        不然自己忽然就无法动弹的现象,她就无法解释了!!

        “告诉你也是无妨。我叫古寻草,古氏一族的人。我们古氏一族奇门一脉,传承千年,幸运之下如今依然懂得不少手段。刚才只是给你小露一手,也算是同道中人,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打个招呼。”

        顿了顿,古寻草缓缓的将话题转开:“当然了,也是由于你这里长年进行命理算计,这边的灵煞气息有些奇特,不然的话,我也无法凭空作符。我今天来到这里,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你虽然是一介野媒,但是你也只是混口饭吃,我不会为难与你,我在意的,是一会儿将要到来的某位朋友。我现在需要你同我合作。”

        “……”王阿婆紧皱眉头,眼前的这个古寻草给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她在这个行当混迹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能够有古寻草这种本事的同道中人!

        “一会儿你就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这里有一枚玉佩,到时候,你就说这个是能够庇佑那位找你来算命的人,然后将这枚玉佩交付给她的手里。哦,确切的说,我更希望你能够督促她当着你的面儿,就将这玉佩给戴在身上。”

        说着,古寻草缓缓地从手中掏出了一枚散发着一丝丝幽绿色的玉佩。

        这个玉佩上面刻画的图案,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是图腾还是动物,但总是从里到外都不知足不觉的透出来一种诡异的感觉。

        这种感觉,令得这个王阿婆心中不由一颤!

        “这……你这玉佩,是煞物!!不是祥和之物!!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王阿婆面色有些惊骇。

        外行的人看热闹,内行的人看门道。

        如果现在古寻草手中的玉佩,放在一群不懂得奇门之术的人手里,估计也是看不出个究竟,顶多就是感觉这个玉佩雕刻图案有些奇怪罢了,具体也无法感受到什么。

        但是王阿婆却是发现这样玉佩之上的煞性!

        那看似有些丑恶的雕工,其实是很生动的将这玉佩上的图腾形象给呈现了出来!

        这个图腾形象,是一种外形很奇怪的动物,看上去像是一头牛,但仔细一看,却是仿佛是一头老虎,身上长满了类似于刺猬的倒刺,倒刺的外皮之上,还伸展出一对翅膀。

        仅仅是一眼,这王阿婆就认出了这是个什么邪性的东西!

        “穷奇?!——你这玉佩上的图腾是穷奇!为何要用这种凶煞之物?我的老天爷,这玉佩的煞性太猛烈,是如何被浸养成这样的?你用的什么方法?”

        “呵呵,我用的什么方法你不用过问,而且就算是我告诉你,你也不可能学会。——你现在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一会儿按照我的吩咐,将这个玉佩说成是好东西,让一会儿那个来找你算命的女人戴上。”

        “不行!——我王阿婆给人算命,虽然是多少走了一些取巧之道,但是我却秉承着从不害人的原则!你的提议,我不答应!”

        王阿婆担心的有两个,第一,就是自己的招牌,如果自己按照这个男人的吩咐去做了,将这个凶煞之物,当做是一种祥和的玉佩给了来找自己算命的人,那么一旦那个人出了什么问题,肯定会让自己的名声扫地,甚至是还会引来一系列的负面致命性的影响!

        第二,那就是用算命的借口来害人的话,这个是要夭寿的!她本来钻着天理的空子,乐得做自己的“活神仙”,怎么就碰上了这么个倒霉的事儿了?!

        “不答应?呵呵,看来,你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古寻草冷哼一声,“我告诉你,我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在命令你。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歹人!你这样用奇门之术为所欲为,难道就不害怕会遭受天谴吗?!”王阿婆面色难看的驳斥道。

        “哈哈,天谴?!”

        古寻草哈哈大笑,随机眼睛一眯,“笑话!——天谴,是给你这种手段弱小的人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