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傲世丹神 > 第二卷 第1333章 神鼎
  • 第二卷 第1333章 神鼎

    作品:《傲世丹神

        许多人都猜测那奖励会是圣级药材,但沈翔不这么认为,因为这贺裴擎的天山圣果被他骗走,贺裴擎就算还有圣级药材,现在肯定也舍不得拿出來,至于极品仙药肯定也不是,因为在许多眼里,那太掉价了。

        贺裴擎站在台上,拿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箱子,那就是这次比赛的最终奖励,这让所有人都议论起來,纷纷猜测里面会有什么东西。

        那个四方黑箱子并不大,一只手就能托起來,不可能是大件的东西,更像是装着药材,不过一般都是用玉盒装的。

        在场的,恐怕只有沈翔因为看见这个箱子而惊讶,因为那箱子上面有着一个很小的图案,他之前得到过一幅地图,地图的背部就有这么一个图案,而那个图案代表着丹帝,只有丹帝才能绘出那样的图案。

        “里面的东西和丹帝有关。”沈翔皱眉看着远处的那个盒子,想用混沌神眼看穿,但却被什么东西阻隔了。

        沈翔看了看几个厉害丹仙的脸色,竟然发现他们也是一样惊讶的脸色,显然是知道那图案的來历。

        “是和丹帝有关的东西吗。”那个龙家的丹仙问道,这老妪一直都是眯着眼的,这个箱子一出现之后,她立即瞪大眼睛,从她那双明亮的眼睛看,这老妪并不是油尽灯枯那种,而是充满生命力,和她那苍老的外表不符。

        “果然是天界呀,知道丹帝的人也有一些。”沈翔心道。

        听到丹帝,许多人还是比较茫然的,不过却知道此人很厉害,只有少数一些丹仙会满脸惊讶,同时双目火热地看着那个箱子。

        “这箱子是丹帝的,但里面的东西不是,既然是炼丹大赛的奖励,肯定会和炼丹有关,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这箱子里面有一个鼎炉,这个鼎炉非常了不得,丹帝曾经用來炼丹,这鼎炉出自神匠之手,曾经也被神匠使用过一段时间。”说到这,场内就爆发起一阵阵惊呼声,贺裴擎也说不下去了。

        一部分人是惊讶,但也有人不信。

        “神匠用过的东西你们怎么不自己保留。”

        “就是呀,曾经被两个名人使用过,这怎么说也是圣器吧,这种东西比圣级药材还要珍贵许多倍。”

        沈翔对此也表示怀疑,神匠打造并且使用过,后來丹帝也用过,如果是真的,就算拿回去供着那也倍有面子,光是意义价值就不菲了。

        “大家请安静。”贺裴擎稍微大声的喊道,声音震得众人耳鼓隆隆作响。

        场内就有十几万人,闹哄哄的十分烦人,现在突然安静下來,又显得有些诡异。

        贺裴擎拿出了那个鼎炉,很小,看起來像个香炉一样,是黑色的三足鼎,鼎身是圆形,十分光亮,看起來保存得很好。

        这小鼎炉在贺裴擎手中旋转着,众人可以看见在鼎炉底部有一个很小的图案,那是丹帝特有的,同时又有一个很小的黑色锤子的浮雕在旁边,这个黑色小锤浮雕上也有许多很细小的灵纹,仔细一看,会发现小锤子浮雕都是许多灵纹交织在一起汇成,看上去一点都不乱,反而蕴含着非常自然的灵韵。

        那是神匠的标记,贺裴擎说得不假,这两个标记就已经证明这小鼎炉曾经被丹帝和神匠使用过。

        而众人也发现了一个问題,就是这小鼎炉沒有盖子。

        “这鼎炉认主之后,可以随着心意控制大小,大家也发现了吧,这个鼎炉沒有盖子,所以价值会大打折扣,但是依然非常珍贵。”贺裴擎有些惋惜地说道:“我可是做出了很重大的决定,才拿出來作为奖励的。”

        “少了盖子的话,这也只能用來观赏吧……要想打造出适合这鼎炉的盖子,恐怕很难,就算能打造出,也不能发挥出这鼎炉的威力。”一名丹仙说道:“不过这尊鼎的意义重大,用來作为这次比赛的最终奖励还是显得太过贵重。”

        “其实这鼎不仅仅可以用來炼丹炼器,还可以用來战斗,这尊鼎最大可以变成一座屋子那么大,而且非常重,用來防御最合适不过,同时也可以用來当作储物法宝,鼎内有着一个很大的空间,能容纳山海。”

        贺裴擎的话让沈翔和黄锦天眼前一亮,因为这种有这种东西的话,以后要去杀龙杀皇鸟,那倒是很方便,能直接装进去。

        “这是好东西,以后你要想重铸朱雀神兵,只能依靠这个鼎炉了,虽然缺少一个盖子,但你不是有一副丹帝留下來的地图吗,说不定就在里面。”苏媚瑶说道。

        对于沈翔來说,他的神力就能化成一个盖子,所以这鼎炉沒有盖子的缺陷对于他來说不是什么问題。

        “不好弄到的呀,你看看那几个老家伙的眼神,好像要把这鼎炉生吞那样,我压力大呀。”沈翔说道,他现在毕竟是和一大堆丹仙在一个赛场比试,要想获得第一,真的很玄,而且他现在也只能炼制天级下品丹。

        “下面,再给各位半个时辰的时间调整好状态,大赛第一场会在半个时辰后开始。”贺裴擎说完,立即把那小鼎炉放入箱子,然后收起來,他也受不了那些老丹仙的眼神。

        沈翔闭起眼睛,专心的调息着,他现在变得很认真,因为他很想得到那个鼎炉。

        一个包厢里面,柳宗誉看见贺裴擎收起那鼎炉,无奈一叹:“这神鼎果然在贺家的手中。”

        柳梦儿的爹娘是神匠后人的徒弟,所以他们对这鼎炉都有一定的了解。

        宋莹轻轻一笑:“师傅不是说过了吗,不必在意这神鼎,那是祖师爷的杰作,而我们以后需要打造自己的神鼎,那才是我们应该在意的事情。”

        “娘,我身上的朱雀柔情丝,就是师公的吗。”柳梦儿问道,以前她虽然掌管神兵门,但此时在父母身边,却是一个乖巧的女儿,沒有了那种女王的威势。

        “你师公以为朱雀柔情丝顶多只能保护你,沒想到隔了那么久,你竟然得到了朱雀柔情丝的认可,可以使用此神器,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爱惜。”宋莹慈祥地抚摸着柳梦儿的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