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傲世丹神 > 第一卷 第95章 比赛结果
  • 第一卷 第95章 比赛结果

    作品:《傲世丹神

        “你炼制过真气丹?”丹长老诧异地问道。

        “当然,我来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沈翔随口说道,眨眼间,他就弄好了几份材料,开始往炎龙宝炉里面投入药材。

        丹长老那被面具遮掩着的美丽面容满是震惊,十七岁就能炼制灵级下品丹,这是她有生以来遇到过的真正天才,也是她第一次听到过的!

        丹长老默不作声,认真地看着沈翔炼制,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差点吐血,沈翔居然一边炼制,一边分出精神来整理药材。

        “你已经在炼丹了?”丹长老能感应到炎龙宝炉里面的火焰变化,火候忽大忽小,变化非常微妙,微妙得让她差点感应不到,可见沈翔的控火本领只高超。

        沈翔淡淡说道:“炼丹太无聊了,而且耗费时间,只有这样才能好一点。”

        “你就不怕会爆炉吗?你这样一心二用会很容易失败的!”丹长老哼了一声。

        “嘿嘿,我现在可是一心三用,一边炼丹,一边整理药材,一边和你聊天!”沈翔笑道,这让丹长老恨不得给他一掌,炼丹的时候居然可以这么轻松,她可是深知炼丹时那种枯燥的滋味是多么难受。

        沈翔放慢了速度,利用炎龙宝炉就是这样,只要他炼制熟悉的那种丹药,他都可以一心几用,这不仅仅是炎龙宝炉的缘故,主要是依靠他那种对炼丹的微妙感觉,这种感觉也就是天赋,否则他学习炼丹的时候绝不会那么容易就学会!

        材料都在丹长老那里,她先是给了沈翔十份,等他炼完再给,但沈翔却很快整理好了,这小密室的地面上摆着十个方盒,里面都是炼制真气丹的药材。

        “丹长老,我这个年纪进入太丹王院的话,会有什么好处吗?比如福利之类的?”沈翔问道,想到自己能和这个神秘的丹长老相处十天,他心中也有种莫名的激动。

        “如果你真的能进入的话,好处肯定会有,不过那都得看我,太丹院可是我掌管的。”丹长老低笑道。

        “丹长老,要不这样,我给一点地狱灵芝,我们之间就没有仇恨了,怎么样?”沈翔在太武门里面被这丹长老莫名其妙的恨上之后,就没有好日子过。

        “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仇恨!我做的事情只是我随我的喜好。”丹长老说道。

        沈翔叹气道:“我用地狱灵芝换一个回答,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恨我!你之前说过,只要我打赢你,你就告诉我的,但我等不到那个时候。”

        “地狱灵芝虽然很珍贵,但我却不稀罕!”丹长老冷哼道。

        “那你要我怎么样?”沈翔无语了,他突然觉得这丹长老就好像在和他赌气一样,这简直就是一个小丫头的心态,他曾经怀疑自己是不是和这丹长老的一个仇人长得太像了,所以才被她这样来仇视。

        “对我认错,对我屈服!如果你做得让我满意,我说不定还能收你为徒!”丹长老的声音有些得意,她觉得自己很快就能看见这倔强的少年城府在她裙下。

        “做梦!我死也不!”沈翔没再理会这丹长老,他只是觉得奇怪,因为这丹长老明显就是在赌气,这简直就是小姑娘的心态。

        一个多时辰过去,沈翔打开炼丹炉,把六粒紫色的丹丸拿出来,放入一个玉盒里面,然后又往炎龙宝炉里面放入药材,继续炼制真气丹。

        这一举动很随意,看起来就好像是路边那些蒸馒头的人一样,但丹长老却看得非常惊讶,因为沈翔真的炼制出真气丹了,而且还是一个多时辰一炉,一炉还有六粒,只有小心翼翼,将所以的药材不留余地的发挥出来,才能凝出六粒丹丸,这需要一些时间,也十分消耗精神!

        但沈翔却做得如此轻松!丹长老沉默不语,看着沈翔那随意的神情,心中很不是滋味,她看见沈翔炼制出这一炉真气丹来,就知道最终的赢家很有可能就是沈翔。

        沈翔没再理会丹长老,即便是丹长老问他,他也是随便的应几句,看样子就像是在生气,这让丹长老暗暗咬牙着。

        一个多时辰一炉,沈翔一天到晚都没有休息,都不停在炼制真气丹,一天下来,他就能炼出十一炉来,这种速度让丹长老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而且沈翔还没有失败过!

        在沈翔眼中,现在炼制真气丹就好像是在做汤圆一样,只不过灵级下品丹中,他也只懂得炼制这真气丹,其他的丹药还需要大量的药材,他现在晶石不多,消耗不起。

        十天很快就过了,沈翔总共炼制了一百炉,其中他也休息过一段时间,总共是六百粒真气丹!这种炼丹速度整个太武州来说,绝对是第一,如果沈翔愿意去帮助一些家族炼制真气丹的话,他赚取晶石的速度一定很快!

        比赛结束了,云小刀和朱荣都匆忙的敢来,他们看见沈翔一脸轻松,心中也觉得奇怪,在他们看来,沈翔应该是不能赢才对。

        “药兄,你真是让老夫望尘莫及,短短十天,你竟然炼制出四百粒真气丹!比去年还要多五十粒,今年的第一非你莫属了。”一个老者一脸崇敬地看着药海生。

        药海生一脸得意,但他却谦虚地微笑道:“呵呵,这都是运气,再说我和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有赌约,我只能倾尽全力了!”

        “药海生,你之前说只要输给我,就做我的徒弟,这话还算数吗?”沈翔笑眯眯地走过去。

        “当然算数,你别说你能胜得了我!”药海生大笑道:“如果真是这样,这可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不过你能连续炼制十天,这倒也让我有些惊讶。”

        这时候其他人都纷纷说出自己炼制的真气丹,除了药海生之外,其他最多就是两百多粒,最少的也有三十,参加的人并不多,只有三十来个人,而且这都是太丹院里面比较优秀的炼丹师。

        药海生和其他炼丹师都在讥笑着沈翔,但接下来丹长老的话却让他们的笑容凝固。

        “药海生,你输了!这小子炼制出六百粒真气丹!”丹长老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恨意,因为这她很不想看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