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傲世丹神 > 第二卷 第1876章 一剑让你崩溃
  • 第二卷 第1876章 一剑让你崩溃

    作品:《傲世丹神

        这玄神剑堂之中的所有弟子听见沈翔的话,都轻声议论起來,因为沈翔刚才的话实在是太狂了,不说一个从外面进入至尊神殿的,就连至尊神殿其他堂的弟子來到玄神剑堂,都得恭恭敬敬,哪敢那么猖狂。

        那堂主皱了皱眉头,对宋鹏说道:“别给本堂丢脸,一定要阻拦他进入至尊神殿。”

        宋鹏的剑已经出鞘,那种锋芒带着无尽的杀意,照射在沈翔的身上,让他感觉到凛冽的寒风,如此可怕的剑意,沈翔是头一次感受到。

        当然,他自己那弑神剑意更加可怕,只不过他自己是无法感受到其中的可怕。

        看见宋鹏神剑出鞘,围观的弟子都变得安静起來,这宋鹏在他们之中非常有威望,沈翔从大部分弟子眼中,都能看见他们看宋鹏时那种敬畏的眼神。

        沈翔也拿出了他的剑,弑神剑看起來十分破旧,外表锈迹斑斑,沒有任何灵纹,怎么看都像是废铁一样,与宋鹏那把寒光耀目的神剑相比起來,就如同天与地之差。

        宋鹏可不管对方使用什么兵器,因为在他眼中这一点都不重要,无论沈翔使用什么厉害的神兵,在他眼中都是一个死人。

        月儿飞离沈翔,在远处看着,她对沈翔非常有信心,因为她陪沈翔一路走來,知道沈翔隐藏着非常可怕的力量。

        “开始。”堂主一声轻喝,剑堂众弟子也全神贯注看着。

        宋鹏最先出击,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只看见一道剑光如同闪电,伴随着滔天的杀气,打向沈翔。

        站在原地的沈翔十分沉稳,众人以为他接不下这一剑,哪知道沈翔竟然好像预料到宋鹏会这么攻击他,所以在宋鹏消失的瞬间,他就已经挥起手中的弑神剑打开。

        沈翔的挥剑就好像无意间抬起手來,看起來相似巧合一样挡开宋鹏刺來的一剑,但在场的所有剑堂弟子都非常清楚这一剑并不是巧合,因为沈翔这看似平淡随意的一剑,却蕴含着非常玄妙的力量,这种力量不强也不弱,但恰到好处,把宋鹏刺來那一剑的剑势打散。

        宋鹏的剑法十分高超,出剑时都是凝聚剑势,可以无坚不摧,可以轻松破开神力护罩,但是沈翔那看起來所以的一剑,却十分巧妙的把他的剑势消掉,使得宋鹏这一剑变成非常普通的一剑。

        宋鹏感觉到自己那充满自信的剑势散开,反应也十分迅速,急忙收剑,因为他这剑已经沒有了势头,一旦刺过去,必定会暴露自己的空门,而沈翔也会趁胜追击,他必定会败掉一招,所以他急忙收剑防守,他已经知道沈翔的速度也非常快,所以根本不会给他出第二剑的机会。

        就在宋鹏收剑准备格挡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喉咙痒痒的,随后一股剧痛从那个痒痒的点散开,同时还伴随着一股可怕而强劲的剑意,涌入他全身。

        哐当。

        宋鹏手中那把精美的神剑掉落地面,他的手背突然出现了剑痕,他浑身上下都突然多出了许多剑痕,就连他背后都是,他那件漂亮剑堂衣服已经破破烂烂,血液溢出,从他的双手滑落。

        而沈翔的剑,已经刺穿宋鹏的喉咙,宋鹏双眼突兀,起初眼神充满惊讶和不解,但渐渐的,却满是恐惧之色,刚才那瞬间实在是太可怕了,只有他自己深刻的体会到。

        整个剑堂的弟子都呆若木鸡,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们根本沒有看清楚,甚至说是看不见刚才发生了什么,因为沈翔原本距离宋鹏还有十步的距离,但下一个瞬间,沈翔的剑就已经在宋鹏的喉咙上面了,而宋鹏身上也突然多出无数剑痕,鲜血直流。

        沈翔面带微笑看着那满脸恐惧的宋鹏,缓缓的把剑拔出來,笑道:“我不杀你,我要让你永远活在这种恐惧之中。”

        段鹏虽然被刺穿喉咙,但他可是玄神,只是流血过多伤元气而已,并不会死。

        沈翔的剑离开他的喉咙,他猛的跪在地面,鲜血从他喉咙的血洞激流出來,他体内还有很强的神玄之力,但却已经无法运转出來,因为他已经被那种恐惧震慑住了。

        宋鹏败了,败得非常彻底,虽然沒有死,但这些却比死还痛苦。

        宋鹏只是下位玄神,而沈翔突破之后就直接飙到中位玄神,修为比宋鹏高出一阶,而且他的力量又是那神秘可怕的六道之力,加上诡异的诛魔七式,一剑就让宋鹏崩溃了。

        沈翔看向那堂主,微笑道:“这位堂主,有兴趣和我过两招吗,他太弱了,打得不过瘾。”

        “你……”那堂主突然很愤怒,沈翔这是在挑衅他们剑堂,而且还是这么的嚣张的站在他们剑堂里面发狂。

        看着跪地颤抖的宋鹏,那堂主大力一拍椅子的扶手,如一阵风般飞到沈翔面前,一把细长的神剑已经出现在他手中,闪亮着寒光。

        “够了,他已经通过试炼。”一道声音忽然出现,然后沈翔就看见一股半透明的虚影出现在他面前,这是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

        沈翔并不介意再和那堂主打一场,突破到中位玄神的他,正想酣畅淋漓的打上一场來试试此时的实力。

        这老者一出现,那有些愤怒的堂主已经变得冷静下來,他虽然是堂主,但毕竟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比起沈翔这种老姜还差远了。

        “跟我來。”那虚影突然一闪,來到厅堂的另外一边,那是一闪石门,他走过去之后,石门竟然自动开启。

        沈翔能看出这是老者虚影释放出來的力量打开石门。

        作为第一个通过试炼进入至尊神殿的人,剑堂现在是领教到了,非常可怕而且嚣张,宋鹏已经被抬走去疗伤,他的伤可能会很快痊愈,但留在他心底里的那种恐惧却难以抹去,可能将会伴随他一生。

        穿过石门,沈翔跟着那名老者通过一条宽敞的通道,來到一间明亮的密室,这间密室里面也有一名老者,这老者正是那虚影的分身。

        那虚影一进來就消失了,那老者看着沈翔微微一笑:“你是叫沈翔,对吧。”

        老者看了看月儿,好像也看出了一点什么來,但却沒有说什么。

        沈翔点了点头,他在外面弄出那么多事情,至尊神殿知道他的名字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