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傲世丹神 > 第二卷 第1875章 你怕不怕死
  • 第二卷 第1875章 你怕不怕死

    作品:《傲世丹神

        沈翔漫步在柔软翠绿的草地上,每一步都尽量走得很慢很慢,尽可能的抓紧时间去炼化刚刚吃下的六道神丹,只有炼化这六道神丹,他才能突破到玄神之境,才能完成试炼。

        距离玄神之境只差一点,但却难以突破,而最后的试炼却在眼前,这令沈翔顿时感到很大的压力。

        “能不能在最后的关头突破呢。”沈翔闭着眼睛向前走,虽然双脚在走动,但他自己却好像平稳的坐着,根本感觉不到移动,这是他这多年來锻炼出來的,他一路走來就是这么修炼的。

        月儿可以提醒他附近有沒有陷阱,所以他可以把心思放在修炼上面。

        一座宫殿就在前面,在远处看过去的时候,这座宫殿显得非常大,但渐渐靠近,却发现很小,就像是一座小屋子,非常诡异,更诡异的是,这宫殿好像会移动,之前还在沈翔的正前方,现在却转移到右边。

        “玄神之境需要足够的神玄之力才能冲破瓶颈,而我现在则是用六道之力代替神玄之力,而现在好像已经足够了,我就试试看。”沈翔运转体内的六道神力,神海波涛汹涌起來,被沈翔凝出一股势,冲击着神海世界的上空。

        拥有足够的力量,只要冲破包裹神海世界的茧,就能让神海世界进行蜕变,神海里面的力量都会得到升华,神魂和神格都会有飞跃性的增强。

        “轰。”沈翔看见神海世界上空的蓝天被他凝聚的六道之力撞出一片裂痕,道道金光从那些裂痕之中溢出來。

        “要成功了。”沈翔心中激动无比,只要继续用神海中的六道之力去撞击,就能轰破这层‘茧’,进行崭新的蜕变进化。

        轰。

        他再次调动神海之中的六道之力,轰响神海世界的上空,使之又出现更多的裂痕,他要轰破神海世界的整片天空,才能突破。

        沈翔每走一步,身上都会喷涌出一阵金色的气焰,每一步都意味着他用六道之力在冲击瓶颈。

        距离前面那的小屋子越來越近了,在远处看的时候像是宫殿,走进一看只是一座普通的小屋,而在路上也有一些陷阱,都被沈翔绕开。

        “如果真以为來到这宫殿就能通过试炼那就错了,幸好你沒有高兴的狂跑过來,否则肯定会陷入那些陷阱之中。”月儿趴在沈翔的肩膀,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一次次的用六道之力冲击瓶颈时是如何的卖力。

        还有千丈多的距离,就能走到那小屋,那小屋也沒有像之前一样移动。

        沈翔身上金光焕发,他神海之中的那片天已经被轰碎,大量的金光涌入他的神海世界之中,与他神海世界的一切相融合。

        他的神海被金光充斥着,片刻间又恢复了原來的模样,天地重现,和之前沒有什么不同,但是他神海之中的力量都已经化成更强的六道之力,这种六道之力也有着神玄之力的特性。

        “这种程度的神玄之力,应该是中位玄神的级别,突破之后竟然越过了一个阶段。”月儿十分惊讶,要知道从下位玄神晋升到中位玄神也需要不少的时间和精力,但沈翔突破之后,就直接到达中位玄神。

        沈翔的神海之中虽然有着大量的六道之力,但现在身体却溢出一阵阵神玄之气。

        那一股神玄之气刚刚溢出,就被他吸收回去,他身上的金光也已经消失,此时他整个人都充满无比的信心,朝前面的小屋走去。

        他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慢了,而是一个跨步,就瞬移到那小屋子的门前。

        咚咚咚。

        沈翔敲了几下门,一股强大的气息就从门缝涌出來,他急忙后退了几步,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门打开之后,出现了一名青年男子,这男子穿着一件金红色的衣服,这件衣服上面有着许多发光的灵纹,十分古怪。

        男子看了看沈翔肩膀上的猫,那双充满冰冷的眼睛闪过些许惊讶之色,他冷冷地说道:“能走到这里很不错,但很遗憾,你必须死在这里。”

        沈翔已经做好了准备,在这试炼之中,除了无数陷阱之外,就是这种拦路的家伙。

        他的试炼地图之中,这里就是终点,也就是说只要他击败眼前这人,他就算是通过试炼了。

        “那开始吧。”沈翔淡淡地说道,沒有露出丝毫惧意,看起來他好像很期待这场战斗。

        “跟我來,在这种地方战斗只会影响我的心情。”这男子转身走进了那扇门。

        沈翔跟在他身后,看见他背部的衣服上写着一竖小字“至尊剑堂,宋鹏。”

        月儿给沈翔传音:“这可是很厉害的至尊神殿弟子,他的衣服和手中的剑都说明他在至尊神殿里面有不错的地位,而剑堂更是至尊神殿名列前茅的。”

        沈翔跟在这宋鹏身后,穿过了一条长长的通道,來到一个巨大的厅堂,这厅堂四周都站着排列整齐的年轻人,男女都有,都分别排得很整齐,他们身上的衣服和宋鹏一样是金红色的,上面有着闪烁的灵纹。

        而在这巨大厅堂的正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剑字,看见这个苍劲有力的“剑”字,沈翔不知道为什么,体内那股弑神剑意像是要窜出來一样,而眼前这个字,也让他不由得升起敬畏。

        写下这个字的人,显然是在笔中注入了浓浓的剑意,把笔当作一把剑來使,使得这个字隐含着极为高深的剑道之韵。

        沈翔意识到,他如今就在至尊神殿里面,而且还是那个剑堂。

        “给你半个时辰。”宋鹏面对着那个剑字说道,此时他的声音不像之前那样充满冰冷和不屑,反而带着无比的敬畏,他在这个剑堂之中,面对那个字,根本高傲不起來。

        剑堂的其他弟子都非常安静,沒有交头接耳,挺直腰杆,整齐的排列站在哪儿,沈翔数了数,大概有上千弟子,而且都是玄神之境的。

        “这些弟子都不是通过试炼來的,都是在至尊神殿里面土生土长的,从來都沒有离开过至尊神殿,应该都是一群年轻人,这个剑堂应该是玄神剑堂,所以都是玄神之境的弟子。”月儿给沈翔传音:“说不定这要和你比试的家伙就是这里的堂主。”

        沈翔看了看四周,给月儿传音道:“应该不是堂主,你看那边有一个椅子,那个椅子才是堂主坐的地方,但是那椅子的气味和这家伙身上的不一样。”

        月儿有些惊愕:“气味,我都嗅不到,你竟然能嗅到。”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感觉上就是这样。”沈翔也发现自己总是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那种气味并不是他用鼻子嗅到的,而是感觉到的,这种感觉很难说的清楚。

        “恭迎堂主。”厅堂中突然爆发一阵有力的喊声,把沈翔吓了一跳,他和月儿立即看向那张椅子,因为那堂主就是突然出现在那椅子上面的。

        和沈翔说的一样,那宋鹏并不是堂主,而这个刚刚出现的堂主是一名比较矮小的青年,但谁都不会认为他矮小就很弱,他那张俊脸上冷酷的神情,就给人很大的压力。

        至尊神殿里面的玄神都是这种年轻人,沈翔不禁想起之前那被他干掉的黄衣男子,他很年轻就是上位真神了,在这厅堂之中的年轻弟子,说不定也都只有二三十岁这样。

        “宋鹏,你有把握击败他吗,如果不行,我就另外挑选。”那堂主问道。

        “我有把握,我一定会击败他的。”宋鹏依然背对着沈翔,面朝那个“剑”字。

        那堂主微微一笑:“宋鹏,你可别让我失望,这件事上面交给我们十九堂來办,绝不能搞砸了,他可是试炼开启以來,唯一能來到这儿的。”

        沈翔和月儿都有些惊讶,这试炼真的从來沒有人通过。

        那宋鹏让沈翔准备半个时辰,沈翔倒是觉得宋鹏是要自己准备的,这肯定给他不小的压力。

        沈翔倒是很轻松,他一路走來面对那么多磨炼,不说之前的试炼,就说他一个小喽啰奋斗到现在,所经历的这些,都不是这堂小鬼可以比拟的。

        “你看起來一点都不担心会输,你应该知道,一旦输了,那就是死。”堂主看见沈翔满脸轻松的神情,皱眉问道。

        沈翔嘿嘿一笑:“既來之则安之,你若是像我一样,一路历经万千磨难來到这里,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好怕了,一路來我可是有过许多生死经历。”

        堂主点了点头:“不错,这么说來,你应该已经把生死看淡了吧。”

        沈翔摇头笑着:“当然不是,我很怕死的,正因为我不想死,所以我才得活下去,我若是把生死看淡,我也不会走到这里。”

        “你既然怕死,那你现在就应该恐惧,我们可和你在外面遇到的强敌不同。”那堂主心中很是不爽,因为在他眼中,这些至尊神殿外面的人应该惧怕他们。

        沈翔笑道:“但你们根本让我恐惧不起來,我对你们一点都不了解,你们倒是说说看自己有什么地方吓人的。”

        宋鹏猛的转过身來,淡漠地说道:“看來你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战斗吧,击败我,你就可以完成试炼。”

        沈翔早就迫不及待了,他显得有些兴奋,笑道:“你怎么不说,击败你就可以完成试炼,你应该是从來沒想过自己会死吧,你怕不怕死。”——

        身体很不舒服,要早点休息,只更一章,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