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傲世丹神 > 第二卷 第1817章 凶险时刻
  • 第二卷 第1817章 凶险时刻

    作品:《傲世丹神

        刚才被斩杀的竟然不是恶徒,而是火神殿的玄神,但王瑾诗却觉得不像是,因为在战斗的时候,那三个玄神根本沒有使用火神殿的功法,甚至连火焰力量都沒有使用。

        “霍燎、霍烈,果然是你们两兄弟,你们虽然易容了,但我认得出你们。”王瑾诗刚刚说出这句话,那两兄弟的手中出现一把火焰腾腾的长刀,对着沈翔和和王瑾诗劈过去,速度很快,如同两道拖着火焰的雷电。

        王瑾诗还以为沈翔会瞬移把她带走,但却沒有,显然是发生了意外,但她还是迅速的反应过來,使用本命神通,放出一道冰墙,在危急的瞬间,挡住那劈來的两刀。

        她的本命神通之力可以凝成非常坚固的厚冰,但现在那冰墙已经被劈出裂痕。

        “怎么了。”王瑾诗连忙问道。

        “不知道,我施展瞬移失败了。”沈翔脸色难看,之前还可以的,但现在却不行了。

        看见沈翔脸色大变,霍燎冷笑道:“小鬼,你的空间之力是挺厉害的,但是我们也早有准备。”

        王瑾诗突然明白,刚才被她取走神格的三个恶徒,应该是來这里布置什么阵法的,而霍燎和霍烈早早就在这里埋伏了。

        “你们真卑鄙,霍燎、霍烈,你们两个可是有名的战神。”王瑾诗怒骂道,她已经用本命神通之力把沈翔冰封起來。

        王瑾诗现在要自己面对这两个强大的五段战神,压力非常大,沈翔心中更是担忧,他此时也愤怒的看着霍烈和霍燎。

        “钟高善,一定是你干的,给我等着。”沈翔愤怒到极点,刑罚天神不可能把那些珠子所在的位置泄露出去,作为众神殿殿主的钟高善,肯定能从刑罚天神那里问出來。

        现在刑罚天神沒有关注这里,肯定也是钟高善故意分散刑罚天神的注意力,好让火神殿的玄神动手。

        王瑾诗使用翡烟神剑,在不远处和霍燎霍烈苦战着,沈翔透过冰层,可以清楚的看见,王瑾诗已经被狂劈了好几刀,血液不断外流。

        “我不我的力量借给你,强行突破那两个家伙布置的空间封禁。”龙雪怡说道:“再不去救你的师姐,她会死掉的。”

        龙雪怡说完,沈翔就感应到那熟悉而有些陌生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之中。

        这种感觉令沈翔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他还是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至尊神骨内部的力量被激发出來,使得他肉身和神魂的力量增倍爆涌。

        “雪怡,你怎么变得那么强大了。”沈翔估计龙雪怡的实力已经到达了玄神级别。

        “哼,我可是拥有至尊龙脉的,别小看我,更何况我觉醒了一点点太神时期的记忆。”龙雪怡催促道:“快点出去救你师姐吧。”

        王瑾诗已经伤痕累累,一条手臂差点被砍下來,她自己的本命神通之力用來保护沈翔,无法使用全力,霍燎和霍烈也清楚,如果不把王瑾诗杀掉,他们也难以攻破王瑾诗的本命神通力量,要干掉沈翔也不容易。

        王瑾诗受了重伤,此时站在地面,眼前一片模糊,满脸是血,那原本美丽的脸庞,此时满是憔悴,她喘着气,那双美丽的眸子正带着无尽的怒意,看着前面的霍燎和霍烈。

        “沈翔,对不起了,师姐不能保护你……”王瑾诗咬着牙,心中很是充满愧疚。

        “小妞,真是可惜呀,如果再给你成长几千年,我们兄弟联手恐怕都不是你的对手。”霍燎狞笑道。

        王瑾诗呸了一声:“我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紧握翡烟神剑的王瑾诗,已经决定使用弑神剑法,霍烈和霍燎突然感应到翡烟神剑涌出一股很强的剑意,让他们感到极度的危险。

        “你沒机会了。”霍烈急喊一声,和霍燎挥刀猛劈过去,现在的王瑾诗可怕得令他们颤抖,但是他们有信心,绝对不会让王瑾诗临死反扑。

        王瑾诗在这一瞬间,绝望到谷底,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连弑神剑法都无法施展了,这霍燎和霍烈实在是太强太快了。

        沈翔爆喝一声,一股狂暴的空间之力波荡开來,如同海浪一般淡然过去,以他为中心的四周的空间都被荡漾得上下起伏,高山和大地都变得非常不平整,就好像是波浪那样,一上一下的。

        也在刚才,王瑾诗因为这空间的波荡,使得她所在的位置和霍烈霍燎错开,避开了那致命的两刀。

        沈翔四周的地形因为空间的波荡,完全变形了,原本布置好的空间封禁结界也已经失效。

        成功突破封禁之后,沈翔立即把王瑾诗传送到身边,但是霍燎和霍烈的反应非常快,竟然已经攻了过來。

        沈翔抱着王瑾诗,快速瞬移避开,但他还是感觉到背部有着火辣辣的疼痛,他的背部被砍了一刀,那灼烫的力量正快速蔓延他的全身,他不敢停留,还得进行连续多次的瞬移,否则会被那两兄弟追上來的。

        这一次,沈翔和王瑾诗都重伤了,而且油尽灯枯,幸好他们身上都有一些丹药。

        连续几十次的远距离瞬移,沈翔已经摆脱那两兄弟,终于可以停下來疗伤。

        王瑾诗此时浑身都是一道道惨不忍睹的刀伤,血已经被她自己用冰寒神力止住。

        “我的神魂沒什么大碍,就是身体伤得不轻,你呢。”王瑾诗那惨白的脸儿露出一抹微笑,她看见沈翔的脸色也不好看,就知道沈翔肯定受了伤。

        “我只是消耗严重,还有后背被开了大口子,不算太糟糕。”沈翔拿出他之前炼制的灵光圣丹吃下,龙血圣丹可以补气血,气血充足,就能让他快速的自我修复伤势。

        “幸好你在关键的时候能救我,否则我们就死定了。”王瑾诗用唯一能动的手,拿出一个玉瓶,从里面到处一些乳白色的液体,滴在另外那条快断掉的手臂上面,随后又吃下几粒上品圣丹。

        只是半天,沈翔和王瑾诗的脸色都好看了许多,但是肉身的伤还沒有彻底痊愈。

        “我再过两天就能痊愈,你呢。”王瑾诗也给沈翔滴了那种乳白色的液体,沈翔后背连伤痕都沒有了,现在只是那股灼热的力量在他体内流窜,他只需要炼化即可。

        “我到时候也能好起來,师姐,你要复仇。”沈翔看见王瑾诗一脸怒气,就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

        “找到他们,无论如何我都要干掉他们其中一个,这次我们被他们埋伏,所以才会变成这样,下次是我们埋伏他们,而且到时候你沒有被封禁空间力量,也能安全许多。”王瑾诗拿出了翡烟神剑,冷声道:“我这次会用弑神剑法击败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