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傲世丹神 > 第二卷 第1579章 姜圣
  • 第二卷 第1579章 姜圣

    作品:《傲世丹神

        沈翔只是觉得奇怪,这个地方应该封闭很久了,但却还有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这里,所以他怀疑这是十天大帝,

        “十天大帝躺在下面那口石棺里面,你想看他现在就可以下去,不过他不会说话,他已经死了。”这人一边说着,一边打量沈翔,

        十天大帝竟然就这么放在那口破棺材里面,这让沈翔呆住了,他怎么也无法把那高高在上的十天大帝和那口破棺材联想在一起,那根本不符合十天大帝的身份,

        “那您……是何方神圣。”沈翔又问道,他当然不会去打开那口棺材去看十天大帝,那对十天大帝非常不敬,

        “我叫姜圣。”

        “姜圣。”沈翔拼命回想龙雪怡和他说过的事情,想寻找有感于这个名字的东西,他觉得这姜圣能活那么久,还在这个地方,在当年肯定是一个非常强大而且有名的人物,

        他的记忆力极好,他确定龙雪怡沒有和他说过这个人的名字,

        “姜前辈……我是这把青龙屠魔刀指引來的,现在我出不去了,而且我在外面有急事。”沈翔把青龙屠魔刀拿了出來:“不知道您有什么办法能然我出去吗。”

        姜圣伸出手來,示意沈翔把神刀递给他,

        沈翔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姜圣产生不了任何敌意和警惕之心,把青龙屠魔刀递了过去,在递过去的时候,他竟然感觉到青龙屠魔刀在微微发颤,好像是很激动那样,

        “沒想到这把刀还能流传到现在,能有一个不错的主人,跟着他不会孤单,你现在已经有两个伙伴了。”姜圣抚摸着青龙屠魔刀,看样子就好像是爱抚着自己的子女那样慈祥,

        沈翔突然觉得姜圣很有可能就是神匠,

        “前辈……你难道就是神匠。”沈翔有些激动的问道,

        “嗯,你听说过我。”姜圣把青龙屠魔刀还给沈翔:“我的事情应该不会再流传下去才对的,难道那段历史沒有被掐掉。”

        “沒有……九帝五尊的事情,这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沈翔深吸了一口气,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他手里不少神兵,就是这神匠打造的,

        神匠是兵尊,五尊之一,地位非常之高,在当时许多帝级人物都不愿意与他为敌,

        “前辈,你的锤子和神鼎为什么不要吗。”沈翔立即把那神鼎和神锤拿出來:“现在物归原主,这些东西在我手里根本就是糟蹋,我只会拿來打架。”

        姜圣笑了:“我当年特地造出这两件东西,其中一个主要目的也是用來打架的。”

        他把玩着神锤和那小鼎,惊叹道:“沒想到你竟然能把盖子找到,当年这盖子被唐英这老头儿抢走,他后來去了圣兽古域,进入那个封印里面,就算是他恐怕都无法出來,你是怎么弄到的。”

        “唐英就是丹帝的名字。”九帝五尊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恐怕只有他们之间才知道,

        “沒错,你也去了圣兽古域。”姜圣皱眉看着沈翔:“你是怎么出來的。”

        沈翔坐下來,叹了一声:“说來话长……”

        他把圣兽古域的见闻告诉姜圣,

        “沒想会是这样,那老头儿为了出來,不惜放弃自己的肉身,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还在不在九天世界。”姜圣感慨道:“他应该学到兽杀之术了。”

        “这些东西还是你留着吧,我当年丢掉,就是给有缘人得到的,现在都被你凑齐,看來你和这些东西的很有缘分。”姜圣把神鼎和神锤推到沈翔面前,

        “多谢前辈赠送。”沈翔将之收好,他已经看出姜圣是那种无牵无挂的人,否则无法在这呆那么久,

        “你还缺朱雀神兵和麒麟神兵,只可惜我那本书遗失了,否则能从上面找到锻造的图纸,不过我记得住,我找时间帮你弄一份。”姜圣看着沈翔拿出來的杀神之手,满脸回忆:“不过朱雀神兵和麒麟神兵的炼制材料很少。”

        “这个……我有朱雀骸骨,你说的那本书,是在通神之地吧,我已经得到,我现在还沒有实力炼制神兵。”沈翔说道:“朱雀柔情丝在我一个妻子身上,已经和她融合了。”

        和他想的一样,四象神兵之外,还有麒麟神兵,

        “通神之地……”姜圣喃喃说着,随后长叹一声,满脸遗憾之色,

        沈翔也不知道他在遗憾什么,

        “前辈,青龙屠魔刀把我指引來这里,有什么用意吗。”沈翔对这个比较好奇,

        姜圣摇了摇头:“这是齐弑的意思,我不知道为何,你去打开他的棺材看看,说不定他的尸体可以告诉你。”

        沈翔突然感到毛骨悚然,十天大帝的死尸会告诉他,

        “一起去吧。”姜圣慢悠悠的站起來,身体里面噼里啪啦的响起,他在伸展着筋骨,看得出他坐在那里很久都沒有动过了,

        “你得到那么多好东西,在外面压力可不小吧。”姜圣嘿嘿一笑,拍了拍沈翔的肩膀:“我当年就认为,这些所谓的宝物,其实就是一些麻烦,所以我最后全部丢掉,把这些头疼的麻烦让给别人。”

        “还行吧……你现在的后人就整天追着我砍,我现在和他们是敌对的。”沈翔说道,

        “我沒有后人。”姜圣皱起那长长的白眉:“竟然有人冒充我的后人,岂有此理。”

        “说是他徒弟当年传承下來的。”沈翔惊讶道:“难怪他们使用的布阵灵纹,沒有一点你风格。”

        “我有徒弟,但我沒让那家伙以我的名义传承下去,而且那家伙当年连我一层的本领都沒学到,他竟然好意思帮我传承。”姜圣突然有些生气,

        “不过现在他们都不算是什么麻烦,我的大麻烦是那些天域,天龙族……还有火帝这家伙,他们准备就要围攻我的龙脉了。”沈翔叹气道:“我得快点出去,否则我的人会死很多的。”

        他们已经來到一层那破棺材旁边,姜圣笑道:“你比这死人厉害多了,当年他可是折腾了许多年,才引起天域的注意,你现在就和天域那些家伙杠上,挺行的嘛。”

        “我都快被他们灭掉了。”沈翔沒好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