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40章 血老虎
  • 正文 第640章 血老虎

    作品:《少年医仙

        天地间的法则,实际上是非常残酷的。

        这一点在动物和植物乃至昆虫的世界演绎得淋漓尽致,所谓的残酷就是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只有强者才配有资格繁衍后代、延续血脉。

        比如在狮群的世界中,一些弱小的幼狮,在刚出身的时候就会被抛弃,只有强壮的幼崽才能得到族群的照顾和培养。而当这些幼狮成年之后,也只有最凶猛的雄狮才能享有广袤、肥沃的领地,而弱者的生存空间是很小甚至没有的。

        当然,在跟人类是近亲的猿类动物之中也是如此,比如在猴群当中,只有最凶悍的猴王才有交配的权利,猴群当中其它的公猴,每天晚上都只能长夜漫漫,然后在猴王和母猴兴奋的叫声中凄然入眠。

        秦朗在网络评论中见过一个有趣的评论,说是在人类当中也存在一种特殊的猿类,他们也想猿猴中的猴王一样,多吃多占,这便是所谓的高级公务.猿。这个评论是一个笑话,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的所作所为的确跟古老的猿猴种群没多少差别。

        所以,秦朗虽然有些惊讶于这些圣痕甲虫的举动,但是却并不疑惑。

        因为昆虫的世界是建立在整个族群的基础上,它们的行为也不是人类能理解的。比如蚂蚁、蜜蜂种群的工蚁、工蜂,人类是永远不会明白它们从出生到死都在劳累是为了什么。

        产卵结束之后,这一只圣痕甲虫再度回到了秦朗手中。

        完成了这一次关键性蜕变之后,这一只会飞的圣痕甲虫不仅成了它们种族的王者,而且跟秦朗之间也建立了一种奇妙的联系,就算是秦朗不用无相毒体的气息去压制它,它也不会反抗或者违背秦朗的命令了。

        对于秦朗来说,今天真是一个收获之夜,研究培养了五年的圣痕甲虫,终于在这个时候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他知道从今天晚上之后,这些奇异的甲虫将会成为他真正的大杀器了。

        秦朗将这一只“变异”的圣痕甲虫放入了万毒囊中,然后准备赴许仕平之约。

        虽然没有许仕平的帮助,没有老毒物的保驾护航,但是秦朗却还是信心满满,因为他手中又多了一个杀手锏。

        从华南联大出来,秦朗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许仕平打来的,他关切地询问秦朗:“小秦,是不是堵车了啊,要不然我让小卫去接你吧,你在哪里?”

        “不用我卫大哥来接我,我正在路上。可能会有点小麻烦,但应该耽搁不了多长时间。”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秦朗不想将许仕平的司机拖下水。

        出了校门,刚走了不到百米的距离,秦朗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按下接听键之后,里面有一个陌生声音说道:“秦朗,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放弃跟叶家作对的幼稚想法,交出你手中的那些关于叶家的资料,你和你的家人都可以好好活下去。否则的话,我们保证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也许有人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但绝对不是我。也不会是我的家人!”秦朗不为所动,也不想再跟叶家的人谈什么条件,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大步向许仕平所在的地方走去。

        片刻之后,见象和尚出现在秦朗身后,因为秦朗知道今天晚上要面对的是一些什么人了,见象和尚就算是刻意掩藏,恐怕也很难骗过这些人的耳目,倒不如直接正大光明地跟在秦朗身后。

        秦朗没有选择搭车,因为他不想再遭遇一次之前的惨烈车祸。

        毕竟他没有九条命,不敢保证每一次都能死里逃生。

        吃一堑总要长一智,这一次秦朗的伤口都还没完全复原,他自然不会忘记之前的教训。

        只不过,不打车的话,只是步行的速度当然不会有多快,这也意味着叶家雇佣的那些绝代凶人可以更轻松地拦截他。

        当然,既然这些人已经下决心要拦截他,不管他选择走路还是乘车,肯定都会遭遇这些人的拦截的。

        不得不说,叶家的人也挺有耐心的,直到这个时候才发动雷霆之势来对付秦朗。因为现在灭杀秦朗,他们不仅能够知道秦朗这边究竟掌握了多少叶家的罪证,而且也能釜底抽薪,给许仕平一个沉重地打击。

        夏天的夜,始终都这么闷热。

        走了一阵时候,秦朗就感觉到自己全身都是汗水。

        于是,秦朗决定向一座立交桥的下方走去。

        因为这里不仅有凉爽的夜风吹过,而且这里没有其它市民,秦朗不用担心误伤无辜。

        叶家雇佣的这些凶人当然不会在乎误伤他人,但是秦朗不能不在乎。

        老毒物认为这是妇人之仁,但秦朗觉得这是自己做人的原则,仅此而已。

        当秦朗和见象和尚出现在立交桥的桥墩下时,一个人影如同蝙蝠一样从巨大的桥墩上华滑了下来,出现在距离秦朗大约十米开外的地方。

        桥上桥下车辆飞驰而过,也没人会注意到昏暗路灯下的秦朗等人。

        “你不是卫寒?”秦朗主动向这人问道,因为此人是一个看起来年龄差不多六七十的老头子。不过虽然是老头子,但是却给人一种比许多壮年武者还强大、凶狠的气势。

        老头子须发很长、很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老疯子,但是那一身灰色的功夫衣下面,似乎潜伏着惊人的恐怖爆发力,让秦朗觉得这老头子简直就是一头随手都可能暴起伤人的凶兽。

        “小子,难道你的眼中只有卫寒?”老头子冷哼一声,“老夫曹龙泉!江湖人称‘血老虎’!老子闻名江湖的时候,你爹都还在穿开裆裤呢!”

        “主人,我知道这个人。”一旁的见象和尚低声向秦朗道,“这个曹龙泉,修炼的是祖传的虎啸金钟罩,这不是一般的硬功,而是内外兼修的高深功夫。这个曹龙泉,几十年前就是巴蜀一带赫赫有名的江洋大盗,杀人无数,所以才有‘血老虎’这个血腥的称号。”

        “咦,想不到你这秃驴居然还知道老子的来历!”曹龙泉向见象和尚冷哼一声,显然是听见了见象和尚给秦朗说的话。

        “什么血老虎……母老虎,见象我跟你说,这个老匹夫不过就是来打酱油的,你以为他是什么高手不成。”秦朗用不屑地口气说道,谁让这老家伙如此嚣张呢。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曹龙泉怒吼道。

        “真正的高手,谁会第一个现身呢,也只有跳梁小丑,才会第一个跳出来。”秦朗这一句话,顿时让曹龙泉哑口无言,气得差点脑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