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19章 不眠之夜
  • 正文 第619章 不眠之夜

    作品:《少年医仙

        窗外,电闪雷鸣,暴雨肆虐。

        但是秦朗的屋子当中,却是满屋皆春。

        因为当陶若香出浴的刹那,秦朗就有一种置身在春天的感觉。

        陶若香穿着白色的体恤,黑色的运动短裤,因为这T恤是秦朗的老妈买给他平常锻炼时穿的,所以陶若香穿在身上自然是感觉很宽松,虽然t恤衫整体看来很宽松,但是胸前却显得有些拥挤,给人一种波涛汹涌的惊人澎湃力。

        秦朗可以肯定,陶若香没有穿内衣,所以他此时看到的这种惊人的澎湃力绝对不是挤压出来的,而是天然生就的,与生俱来的雄伟、挺拔。

        “当心流鼻血!”

        陶若香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秦朗这厮色眯眯的眼光,忍不住哼了一声,然后向秦朗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用毛巾擦拭头发上的水。

        陶若香湿漉漉的头发,为她更增添了几分魅力,就如同刚出水的芙蓉一样。

        “阿弥陀佛!罪过。”

        秦朗在心头忍不住喊了一声佛号,因为他觉得陶若香的魅力实在太致命了,让他有一种想要犯罪的冲动。

        嗯,忍不住想要对陶若香“犯罪”。

        “香香姐……”秦朗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干,他吞了一下口水,向陶若香道,“诚实一点说吧,看到你现在这样子,我真的很想对你犯罪。”

        “想犯罪?那也得忍着!”陶若香哼了一声,“我陶若香可不会跟你不清不楚地发生什么事情。除非你能对我做到一心一意,那么再来追求我吧,我可以慎重考虑的。至于现在,你甭想了!”

        陶若香也感觉到了秦朗有“犯罪”冲动,所以她知道这时候不能暧昧下去了,只能给秦朗划清界限,免得这厮乘虚而入。而界限,就是要秦朗这厮一心一意对她好,这是她唯一要求,不过她知道这是秦朗无法做到的。

        果然,秦朗听了这话有些丧气,但他也只是丧气了片刻,接着秦朗就道:“香香姐,要不你再考虑一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还保留着童子身……”

        “去死!”陶若香受不了秦朗的骚扰,只好站起身道,“你要是再敢骚扰我的话,我就不在你这里住了!”

        “行了,行了,我怕了你。”秦朗忽地正经起来,“不过是跟你开开玩笑而已,你还真以为人家会乘人之危啊。我秦朗是什么人,我真要对你用强的话,哼,你知道的,我不是有傀儡虫么,弄一条虫子给你,那不是什么都解决了。”

        “你敢!”陶若香道,“我懒得跟你扯了,我去睡觉了——客房是哪间?”

        “我们可是小户人家,哪有专门的客房。香香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去睡我的狗窝吧。”秦朗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那好,你的狗窝归我了。”陶若香快步走进了秦朗的房间,然后响起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这是她直接锁门了,免得给秦朗这家伙留下“瞎想”空间。

        “果然一点机会都不给么。”秦朗同学自言自语道,内心之中难免有些失望。

        眼瞅着这都高中毕业了,都快要上大学了,却还是不破童子真身,秦朗同学和很多保留着童子真身的男生一样,都有同样的一个想法——

        感觉自己的童子身就像是一个“剩下的果实”,无人采摘。

        不过看到房门紧闭,秦朗同学知道自己是没希望了,于是他也进了浴室,准备洗洗睡了。但是走进浴室的时候,却发现洗衣篮里面放着陶若香刚才换下的衣服,尤其是最上面,放着的赫然是她的罩罩和小裤裤。

        秦朗同学顿时有充血、喷血的感觉了,甚至他心头有一种冲动,很想将那个粉色的罩罩从洗衣篮中拿起来,然后美美地闻一闻,最后将其收藏起来。

        砰!砰!砰!~

        就在秦朗想入非非的时候,浴室门上响起急促的敲门声,这是陶若香在外面敲门。

        很显然,陶若香也想到了她的衣服还在洗衣篮中放着,这都是平时养成的习惯,因为平时她都一个人住,洗澡之后衣服自然就随手放在洗衣篮中,但是现在是在秦朗家中,这可是大大的不妥,而且秦朗这家伙本来就**的,要是刺激到他的“兽性”,那她陶若香今天不是危险了么。

        “秦朗,你赶紧出来!”陶若香向秦朗说道,希望秦朗没有注意到她的内衣。

        “干什么啊?”秦朗问道。

        “我忘记收衣服了。”陶若香只能硬着头皮说。

        “噢,那麻烦了。”秦朗说,“我已经脱光光了,身上全是水……要不然,我把你的衣服给你递出来?”

        “不要了!”陶若香可不想秦朗去触碰她的内衣,此时她感觉十分尴尬,“你把洗衣篮一起给我递出来吧。”

        无论如何,陶若香决定将自己的内衣拿回来,免得秦朗这家伙有什么“变态”举动。

        “好吧。”秦朗只好将洗衣篮递了出去,这样一来,他收藏陶若香内衣的计划也就泡汤了,鉴于这一点,秦朗同学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他心头的不爽,“香香姐,你这罩杯挺大的啊——”

        “废话!瞎子也看得出来!”陶若香彪悍地哼了一声。

        “但是瞎子不知道,这还挺香的。”秦朗呵呵一笑,故意这么说了一句。

        “你找死!”陶若香还以为秦朗已经对她的内衣动手动脚了,恨不得找秦朗去拼命。

        “我可没穿衣服哦。”秦朗直接扔出了一个杀手锏,陶若香只能败退,气呼呼地将浴室门砰一声关上,然后去洗她的衣服了。

        暴雨下了一整夜,似乎一晚上都是电闪雷鸣的。

        秦朗一晚上没睡好,不是因为他不习惯父母的床铺,而是因为秦朗一趟上床,脑子里面就想到隔壁房间里面睡着的是陶若香,于是接着就会想陶若香正躺在他一直睡的床上,这个时候的陶若香会是什么睡姿……

        结果,秦朗同学可怜地失眠了。

        与此同时,陶若香也失眠了,因为她知道隔壁睡的是秦朗,她担心秦朗这小子会不会偷偷地钻进房间来,尽管门窗都是锁好的,但是陶若香觉得门窗的防御对秦朗这家伙来说实在是不堪一击。

        结果,两人几乎都折腾到天亮才睡着。

        清晨、雨歇,这是安蓉市难得的一个稍微清静的早晨。

        从窗户外面射进来的光线提醒着陶若香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虽然觉得在别人家睡懒觉不好,但是陶若香实在太疲倦了,所以她只是勉强睁开了一下眼睛、翻了一个身就打算继续睡下去,但就在睁眼的时候,她忽地看到秦朗居然平躺在她旁边,睁着眼睛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