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85章 上医医国
  • 正文 第585章 上医医国

    作品:《少年医仙

        政客就是政客,看似一句普通的话,却给人高射莫测的感觉。

        许仕平最后那一句“改变旧习也不是坏事情”,似乎就蕴藏了很多深意。

        如果是许仕平的下属,听到这一句话,一定会仔细揣摩大老板的想法,然后小心地求证,这样才好跟大老板做到步调一致。但秦朗不是许仕平的下属,所以他不需要那么多顾虑,于是直接问了一句:“许书.记——”

        “叫我许叔叔就行了。”许仕平笑道,“你看我都穿上家居服了,还当什么书记。”

        “那许叔叔,我知道你这样的高官,说话都很有学问的,但我不是官场中人,所以对于’官场话’就有些听不明白,许叔叔要指点我的话,还请用白话文啊。”秦朗开玩笑道。

        “你这小子。”许仕平呵呵一笑,“边喝咖啡边说吧,我知道你们年青人其实不太喜欢喝茶的。”

        “谢谢,这咖啡味道不错。”

        “当然,这可是你郑阿姨用咖啡豆研磨的。”许仕平说道,“小秦,刚才我们一家子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今天的表现,可不像是一个中学生,简直比政府官员还厉害。”

        “许叔叔,你这是赞我还是贬我啊?”秦朗苦笑道。

        “当然是赞。”许仕平道,“以你的手段和悟性,要是以后肯定进入政治官场的话,说不定能够有一番大作为的。”

        “呵,许叔叔你要培养公务员后备力量的话,就不用考虑我了,因为你知道的,我这人一旦控制不住,就会扬起拳头打人的。”秦朗笑着说。

        “官场中有一句俗话——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官场之中的斗争,往往是明争暗斗,几乎没有人会直接动手动脚的。不过,你动用了暴力,却又解决了问题,这就相当地高明了。”

        许仕平说,“叶景汶被你一巴掌扇下了台,你的暴力手段用得真是挺高明的。”

        许仕平一语双关,告诉秦朗叶景汶注定是要下台了。

        “我那也是被逼的,这帮人耍手段竟然耍在我头上了,我当然要给他们一点厉害看看。对了,叶景汶是不是那个叶家的人啊?”秦朗忽地问了一句。

        “那个叶家?你让我说白话,你小子倒是给我打哑谜。”

        许仕平呵呵一笑,“叶景汶,严格来说只是叶家的旁系人马,不过他也算是叶系的一员,如果不是有叶家的关照,以他的能力,他怎么可能升迁得这么快。不过,这个人看不清楚形势啊,现在的叶家,可不是以前的叶家了。秦朗,我听说你有把握彻底治愈武先生,对吗?”

        许仕平忽地将话题转移到武明侯的身上,这个跳跃似乎有些大,但是秦朗明白许仕平的意思,很显然许仕平认为两者是有关系的。

        果然,当秦朗点了点头之后,许仕平接着说:“如果你能治愈武先生的话,那么要对付叶家的话,那就容易多了。”

        听了这一句话,秦朗才确定许仕平的确有了对付叶家的决心了。

        不过,秦朗不明白这事跟武明侯有什么关系,难道武明侯和许仕平之间通过气?

        政治上的东西,秦朗看不明白,也不太想掺和,于是他说道:“许叔叔,说实话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之前对付卧龙堂,那也是因为卧龙堂的人惹到了我。不过,要动现在的叶家,我可没这么大的能耐,我听说叶家在平川省军政系统都有不少的人。我如果对这些人下手,那不是和国家作对,我可犯不着背上这样的名声。”

        “怎么,你以为我是要借刀杀人?我许仕平的格调还没这么低,我怎么可能利用你去暗杀叶家的那些人。”许仕平正色道,“我之所以跟你谈关于叶家的事情,一方面是觉得你有能力,毕竟你斩断了叶家对卧龙堂的控制,那就等于是废掉了叶家的一条黑手;另一方面,我是以一个长辈身份提醒你,在这种时候不要走错了路。”

        “请许叔叔明说。”

        “根据我所了解的信息,目前卧龙堂和五义堂几乎已经不在叶家的掌控之中了,而你对卧龙堂和五义堂影响力很大,甚至可以说拥有决策权。对于我来说,无论是卧龙堂还是五义堂,其实都是江湖帮会,绝不是什么合法组织。”

        “既然不是合法组织,为何您之前容忍它们存在?”秦朗反问了一句。

        “秦朗,我说这话不是针对你。”许仕平解释说,“我也知道,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无论在什么体制下,都是有帮会存在的。我们且认为,存在即是合理。既然注定是要存在的东西,一味想办法去消灭,倒不如去引导和改变。秦朗,你不是学医的吗,那么你听说过一句话——上医医国吗?”

        秦朗不是正牌医生,不知道这一句话的出处,不过好像以前曾经听人说过。但是,具体的道理,他却不是很明白。

        许仕平解释道:“孙思邈曾在一本医术典籍中说过一句:古之善为医者,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只医病者,是下医。而真正的医者,是要怀有一颗济世救国的心态,当年鲁迅先生弃医从文,大概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态。”

        “这个……许叔叔,我明白您说的这个大道理。不过,您才是能够医国的上医,而我就只能做一个医病的下医了。”

        “不,秦朗,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了。”许仕平正色道,“其实,你已经迈上了上医医国的道路了。夏阳市的韩三强那帮人,现在不是都已经改邪归正了吗。”

        “你……许叔叔你居然知道这事?”秦朗没想到他和韩三强的事情居然会传入平川省大老板的耳中。

        “我还知道你帮吴文祥清理了青环帮的事情。”许仕平说道,“我是平川省的一把手,只要有心,很多事情我都能知道。在这件事情上面,你做得很好。我找人暗中调研过夏阳市目前的治安情况,根据夏阳市市民的反馈,最近夏阳市的治安情况前所未有的好。从这一点来看,这就是上医医国的开端。不过,我希望不仅仅是夏阳市的治安情况得到改善,我要安蓉市、乃至整个平川省的治安状况,都能得到极大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