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79章 尽在掌握
  • 正文 第579章 尽在掌握

    作品:《少年医仙

        “你为何一定要等到明天?”吴文祥诧异道,“时间拖得越久,对你越不利。”

        “第一,我给这个作弊者一点时间,如果他主动来找我的话,对他比较有利;第二,高考对大家都很重要,我不能因为我的事情,影响整个考室的同学。所以,结束之后再揪人,也就不会对别人造成影响了。”秦朗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你这么想,也对。”吴文祥道,“快刀斩乱麻,不一定在任何情况下都合适,给对方更多的时间,也能看清楚他们的企图。不过,这件事情一定要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否则会给你带来很不利的影响。如果影响扩大化,还会影响你的入学,就算是我找人给你疏通关系,恐怕都有些麻烦。”

        以吴文祥的关系,要在平川省内的大学给秦朗弄一个入学名额应该不是难事。但是,如果秦朗背上一个“殴打监考老师”的恶名,恐怕就没有哪个大学敢接纳他了,因为这些大学本身也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如果招收一个殴打监考老师的学生,那么如何面对舆论?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秦朗向吴文祥道,“不过,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吴书.记你要想点办法,不能让别人干涉我和江雪晴的考试。”

        “这个是自然的。”吴文祥点头说,“查出事情真相是应该的,但如果在事情真相不明的情况下,就想干涉你们高考,我是肯定不会允许的。”

        “那就多谢吴书.记了。”秦朗说道。

        “不用客气了。”吴文祥笑道,“我们也算是忘年交了,这点小忙算什么。更何况,你跟郑厅长的关系也不错,真要是有麻烦,相信她也能给你解决的。”

        吴文祥只是夏阳市的老大,职权范围只能覆盖整个夏阳市,但是郑颖纹却不同,她可是平川省的第一夫人,如果她要保秦朗的话,相信问题不大。

        “这点小事情,哪里好意思麻烦郑阿姨。”秦朗将面前的茶喝光,然后起身告辞。

        秦朗离开之后,吴文祥却没有急于离开,因为他还在等人。

        几分钟之后,一个人来到了吴文祥所在的房间。

        秦朗如果还在这里,就可以看到这人正是七中的校长王芝秀。

        “吴书.记,你好像不止约了我谈事?”王芝秀坐下之后,立即察觉到了什么。

        “芝秀,你就别误会了。”吴文祥笑道,“我刚才是约了人谈事情,不过却是男的,而且你还认识。”

        “我认识?”王芝秀诧异地看着吴文祥。

        “你们学校的一个学生,叫做秦朗,你不会不认识吧。”吴文祥笑问道。

        “秦朗……原来是他。”王芝秀对秦朗的印象还算是比较深刻,毕竟这小子可是得罪了省教育厅厅长宋文茹,王芝秀自然对他印象深刻。后来,这小子又摇身一变成了养生大师林无常的师叔,王芝秀还借助他大力鼓吹了一下其中的素质教育呢。但是,眼瞅这都快高中毕业了,秦朗却又搞出了殴打监考老师的事情,这让王芝秀也感到十分棘手。

        “老吴,这个小子就是一个惹祸精。不过,你怎么会约他谈事呢?”王芝秀觉得十分好奇,毕竟吴文祥是夏阳市的大当家,跟秦朗这个中学生的身份差太多了。

        “这小子不简单啊。”吴文祥说道,“芝秀,他殴打监考老师的事情,首先不要在学校里面扩大影响。另外,这件事情是你们教育系统的事,可能会对你产生影响。对于你来说,在没有看清楚形势之前,切记不要轻易站队。”

        吴文祥是官场老手,他总感觉这件事情有阴谋在其中,所以他不仅提醒秦朗小心,也提醒王芝秀要小心。

        至于吴文祥自己,他在官场上行事从来都是如履薄冰,小心异常,所以根本无须别人来提醒他了。

        “老吴,你放松一点吧,每年都会有人作弊被抓的……谈点别的吧。”王芝秀显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继续谈下去,因为她是女人,她不想随时都处于政治斗争和政治阴谋中。

        *****

        第二天,秦朗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直接去了考场。

        不过在学校的时候,秦朗发现很多人都向他投去了异样的目光,秦朗能够从这些人的目光之中读懂一些东西,他知道昨天殴打监考老师的事情让他再度成为了“焦点人物”。如今网络信息如此发达,再加上有人蓄意炒作,他不想出名都难。

        但秦朗并不在意,到了考场之后,他向江雪晴说道:“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学校领导都已经说过了,不会给你造成不利影响的。”

        “我现在担心的是你。”江雪晴道,“现在,网上都传疯了,你殴打监考老师的事情,引起了很多人关注……嗯,很多人谴责你,说你的坏话,说应该立即取消你的考试资格等等。秦朗,我担心这件事情会给你带来很不利的影响。”

        “行了,专心考试吧,哪有什么不利影响。”秦朗满不在乎地笑了笑,“真要有什么很不利的影响,那就是你考砸了。你要是考砸了,那我打监考老师的事情,才真的是划不来呢。”

        听秦朗如此说,江雪晴也笑了笑:“好吧,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好好考试的,也许我们升大学的事情砸了,但是今天的考试肯定不会砸的。你要是不放心的话,还不然拉钩?”

        “拉钩?你当我是小孩子啊。”秦朗笑了笑,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这样就行了。放心考试,其它事情我来解决。相信我,绝对没问题!”

        考试继续进行着,不过发生了昨天的事情之后,七中的考场纪律变得更加严格了,因为考场外面出现了一些记者的身影,无论是七中领导还是夏阳市教育局的领导,显然都不想再出篓子,至少不能让这些记者再抓住任何把柄。

        秦朗和江雪晴的考试还算顺利,没有人试图来中止他们的考试。

        不过,无论是报纸、电视还是网络媒体,舆论的形势都开始对秦朗不利了,很多所谓的“评论人”开始指责秦朗的所作所为,另外还指责七中和夏阳市教育系统对秦朗这样的坏学生袒护过头。而那位王老师,也开始频频出现在镜头面前,讲述着他是怎样被秦朗这一个暴力学生给殴打的。

        关于这些信息,秦朗并不在乎,不过在考试结束的时候,他大声在考场里面说道:“昨天那位作弊的同学,我希望你主动站出来承认。从昨天到今天,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时间,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现在站出来,起码算是敢作敢当,我秦朗还敬你几分。否则的话,等我揪你出来,那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考场的考生们先是一愣,但随后都陆续出了教室。

        没人留下,没人坦白。

        “草,这个世界果然没有诚信了!”秦朗禁不住骂了一句,但情绪却看不出有多沮丧。